巴别塔

在《近距离看美国3–我也有一个梦想里》的最开头,介绍了这样一个案例:

1991年的美国,各大电视台在反复播放一段83秒的视频,其内容是四名白人警察,手持警棍,对一名黑人男子拳打脚踢。事后,这四名警察被告上法庭,控辩双方各摆证据之后,一个没有黑人参加的12人陪审团,判定四名警察“罪名不成立”。判决结果出来之后,全美国很多城市爆发了暴乱,暴乱中死亡数十人,经济损失约10亿美元。

如果仅仅看以上信息,得到的推断大概是:白人警察种族歧视,欺压黑人,陪审团审判不公,黑人兄弟奋起反抗。

然而事实是:在那83秒的视频之前,黑人男子醉酒驾车,最高时速达115英里(相当于185公里,中国的高速公路一般最高限速120公里/时),警察拉响警笛后,黑人男子拒绝停车,被逼停之后,没有按照警察的要求将手放在头上,而是试图反抗。而那83秒的视频,也是被剪辑过的,完整的视频显示,此名黑人男子一直在反抗、还击。媒体给观众们看的东西,则将黑人男子的反抗剪辑掉了。

常常有人说,“无图无真相”,其实我早说过,这个年月,有图也没有真相,且不说手段高明或低劣的PS,即使是一张未被PS过的图片,用上不同的解读,也完全可以让事情的黑白颠倒过来。视频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全方位,各角度的无剪辑视频,同样无法代表真相,古人说“断章取义”便是此意。

美国的法院在请证人出席的时候,会要求证人讲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为什么讲事实(Truth)和只讲事实(Nothing but Truth)还不够,中间还要加一个全部事实(Whole Truth)呢?我以为,这恰恰是因为,部分的事实会导致真相无法还原,甚至会走向真相的反面。

如果讲的不是全部事实,就会导致虽然双方用的是同一种语言,然而双方却无法得到相等的信息。如果说沟通或者传播的目的是为了让信息更平等,那么这种不讲全部事实的方式,无疑达不到这种目的。

所以上帝的担心是毫无意义的,就让全人类去说同一种语言吧,他们会自己在自己中间造成混乱,他们无法建成巴别塔。

《娱乐至死》里面说,比起报纸和书本的时代来,电视和电报的时代让人更容易的获取信息,但是获取的信息却是关于千里之外的事,虽快捷方便,却无法对人明天的行动作出指导。而如今看,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就是“剪辑”这个功能,使得人在电视上无法获取完整和准确的信息。

而互联网时代会怎样呢?

一种情况是,互联网时代信息的发布门槛变低,与之对应的,断章取义、误导解读变得更加容易,而获取信息则变得更难;

另一种情况是,信息会更加平等,其流动和传播速度更快,也能让错误信息被过滤和澄清的速度更快,因此会导致获取信息更加容易。

究竟是哪一种情况,兄弟愚笨,无法推测,然而作为个人,所需要做的,至少应该是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努力甄别信息。

《巴别塔》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