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的13年

1.

王朝案的前因后果,可见腾讯网转载的新京报报道:抢劫案因存疑点被发回重审 嫌犯自称遭李刚逼供。详情和摘要都不在这里提供了,链接里面讲述的比较清楚。

此案发回重申之后,2011年9月8日上午8:40,在保定北市区法院开庭,9月9日凌晨0:40,判决结果是维持原判:王朝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20000元。

2.

中国和一个法制完善的国家的差别在哪里?这个案子可以作为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来看。

* 疑罪从无

疑罪从无的原则是指:除非有明确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否则应该判其无罪。

在具体实施中,美国较多州采用的方式是陪审团制度,由12个平民组成的陪审团始终观察庭审现场,听取控辩双方的证据和辩论,然后在一个小屋子里面开会商讨,判定嫌疑人的罪名是否成立。陪审团的有罪判决需要排除一切合理怀疑,也即”beyond reasonable doubts”。

疑罪从无原则无疑会放掉一些真正的罪犯,但比起那个来,剥夺无罪人的自由是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如果忽视这项原则,陷害和偏见便更容易产生,拥有国家权力的政府便更容易利用此来控制民众。在当今社会,若是没有疑罪从无,披上法律的外衣的“莫须有”则更为恐怖。

关于陪审团和合理怀疑,可推荐的电影有著名的12怒汉,一部50年代的老电影,绝大部分场景都在一个房间里拍摄,但剧情非常精彩,这部片后来还被俄罗斯人翻拍了。还有一部叫做失控陪审团的片子,里面则描述了陪审团是怎么挑选产生的,没兴趣看电影则可以看看这篇短评。若是对此类片子有兴趣,则更要推荐一下美剧Boston Legal了。

* 毒树之果

毒树之果是个比喻,其真实含义是指通过非法手段如刑讯逼供(此为毒树)获取的证据(果),在法庭上不得采信,陪审团也不能依据这样的证据判定犯罪嫌疑人有罪。

和疑罪从无原则类似,这样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民众的权利,而限制政府的权力。与之对应的,便是“沉默权”,人无需自证其罪。具体实施中,我国实行的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是会有多宽、多严,没有具体量化的指标,嫌疑人不知道自己认罪会少判多少年。在某些国家,实行的是“抗辩交易”:如果没有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无法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而证据的获取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如果犯罪嫌疑人肯认罪,则会省掉很多社会资源,因此如果嫌疑人认罪,则可将刑期减至若干年。

不管是疑罪从无还是排除毒树之果,追求的核心的东西都是程序正义,以及普通民众的权利,在“不能冤枉好人”和“不可放过坏人”之间选择前者,不要认为本本分分做人就不会被冤枉,肖申克的救赎便讲了这样一件事。

3.

专为此事,保定市北市区法院开通了微博,但明显可以看出,此微博的工作人员错别字较多,作为一个官方微博,这么多的错别字实在容易让人对其公信力产生怀疑,摘抄几条如下:

法院表示,如王朝不服本判决,客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北市区法院或者直接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以上即为王朝案的主要判词。

此处,“客在”应为“可在”之谬。

14时30分许,王朝在京石高速公路石家庄新乐附近使用所抢手机接听邢世平打来的电话,邢世平催促王朝赶去处理交通事故。15时07分王朝到达石家庄桥西,与邢世平在桥西事故中队办理交通事故相关手续。期间,王朝将所抢手机送个朋友底某。底某将手机交旗子史某是可用。案发后该手机被追回并发还被害人。

此处,“交旗子史某是可用”,疑为“交其子史某使用”。

9日零点40分,王朝案在保定北市区法院的审理有了一审结果。法院经再审审理查明:2006年8月11日上午8时许,王朝驾驶汽车从石家庄触犯,11时32分到达保定市华电生活区。12时10分许,被害人陈英茹下班回家,王朝趁陈不备,将其推入屋内,使用胶带将陈嘴封住,手脚捆绑。

此处,“从石家庄触犯”疑为“从石家庄出发”。

4.

据此官方微博称,本次庭审现场去了很多记者旁观,现在已经早上8点多了,再过些时候,他们的报道应该会陆续出炉,届时看他们怎么说。

此外,王朝还有上诉的机会,且再关注。

// 每次遇到这些事,都想写点什么,但是一旦写出来之后,发现和自己想写的又不太是同一个东西,文字功底太差。苦恼。

《王朝的13年》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