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我对台湾的爱

从台湾回来之后,发现我的wordpress博客被GFW屏蔽了,那样便好,我便多写一些尺度之外的东西,默等解封。

长期以来,官方反复在民众耳边重复的“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说法,就像“发展才是硬道理”或者“稳定压倒一切”一样,重复了太多次之后,头脑里剩下的似乎只有这样一句话,而完全没有人会去想这样的话是在如何的条件下提出来的,为什么要这样提,历史上又发生过什么事才会有人这样提,民众的思辨能力变得干涸枯萎。

从国际关系上说,台湾用中华民国的护照,而大陆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二者在国际社会上会被看成不同的东西,而其他国家的人要来台北,或者北京,也是跟不同的机构去发生关系。在台北的青年旅社遇到一位美国人,她从澳大利亚来台湾,只要买了机票就可以过来了,但是要想去大陆,就必须提前30天办签证。

诚然,双方都对“中华文化”有认同,大陆由文革、改革开放带来的文化浩劫暂不提,台湾的文化也非是完全的中华文化,由于历史的原因,台湾的文化中包含了原住民文化、日本文化、中华文化,以及对西方的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认知。

从文明的状态看,双方也有较大差距,或者说是大陆需要向台湾学习很多,对秩序的尊重、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做义工做慈善的认真态度、迅速反应的立法、公开的司法、自由的媒体,等等所有这些,台湾领先大陆一个时代。

台湾人到了大陆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属于全体国民的自然景观还可以关起门来收费?为什么脏乱差的厕所还要收费?为什么小商贩会把价格定的虚高等人砍价?为什么政府和法院的大门戒备森严不让民众进入?为什么街上只有“人民代表人民选”的标语而没有候选人的竞选广告?为什么人大代表的参选人会被政府控制、监视、限制自由?

在这样的状态下,又何以能空谈“统一”?如果大陆能够达到像台湾一样程度的民主和自由,社会风气可以回归中华传统的礼仪敦厚,双方人民可以自由进入彼此领土、民间有很多经济合作往来、政府之间关系融洽,那名义上的统或者不统,又有什么关系?

说回标题,此次来台湾之前,在网络上面关注过很多以前成行的人所写的游记,里面提到台湾人如何的淳朴热情文明守规矩,到了台湾之后,这些说法全部命中,无一例外。

就拿“谢谢”来说,在台湾听的最多和说的最多的便是这句话,哪怕只买5块钱的东西,把钱递给店员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会见到的是笑脸、双手接钱,以及热情的“谢谢~~”。以前总觉得礼貌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到了台湾才真心的感觉到礼仪带来的好处,真的可以让人很舒服,再暴戾的心境,也可以随之变的平和起来。

然而空谈羡慕亦非我们所能做之极限,台湾人能有今天的生活,也是台湾人自己努力所得来的,蒋经国先生开放党禁报禁,诚然有其长远的眼光,然而民众运动的推动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现在台湾政坛的热门人物陈水扁、吕秀莲,就是当年民众运动中的活跃分子。

不丹的国王,在民众还没有认识到选举和自由的好处时,就主动的在民间游历,向民众介绍为什么要投票,大陆是比较难出现这样的政治人物了,那么时代是把这个任务赋予了民众和媒体,民众逐步实现自我启蒙,媒体不断触碰政府底线,扩大报道范围。不管怎样,出现大规模的流血牺牲和经济倒退不是民众们所愿意见到的,而未来中国会以怎样的方式与世界潮流接轨,我也不知道,如果有人能够想明白这个问题,并推动其实现,我想他的智慧程度可与乔布斯相比。

最后,讲一则小事。在台北有一家民宿,去台湾之前发邮件过去询问住宿情况,几个回合的邮件下来,才知道这家民宿只接待女客或者情侣档,但在主人的推荐之下,在高雄找到了不错的住处,发邮件表示感谢之后,主人回信说“回北京之後也要帶著熱帶島嶼的熱情認真的過生活喔..^_^好好的介紹台灣,將熱情一起傳播下去吧…”

这便是我对台湾的爱。

《这便是我对台湾的爱》有2个想法

  1. 大陆确实由于政治和文化的断层,出现了许多本不该有的社会问题和道德沙漠,盘根错节多了,也难管理。历史的进程不同带来的礼数习惯也不同。但台湾本身也有很多问题,(不是我说的,陈文茜老在那边说),不能孙膑赛马,拿自己弱的一面和别人强的地方比。其实文主可以再分析地细一点,现在讲的还是太表面。
    可无论大陆怎么操蛋,为毛我还是坚信 “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又是一篇口水大战……嘻嘻)
    注:偶不是愤青,偶以抨击偶的祖国为己任。

    1. 台湾固然是有台湾的问题,但不能因为此便不去学习台湾比我们先进的地方。我以为,若是比较,分出高下胜负也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找到差距,并且改进之。

      不知道 haijie 兄更希望在哪一方面展开分析?毕竟我去台湾时日太短,许多见识也难免流于表面。

      至于是不是“自古以来……一部分”,我们观点可以存异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