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记

其实单从法律上看,本国还是有一些民主在的,这些法律能不能准确的实施当然另说。

于是上半年的时候,我曾打算参选人大代表,用自己去实践民主,当我冒出这个念头没多久,微博上就开始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很多独立的参选人,再后来我关注了一些老牌的独立参选人,经反复考量,我打算还是先不参选了——独立候选人如刘萍,常年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我自认为自己没那个勇气和心理去承受她所承受的——而是退而求其次,争取投一次正确的票。

在投票日之前半个月左右,在微博上发现了一位同选区的独立候选人,后来便催促着HR给发选民证,以及关注投票日期,终于,在11月8日那天,用“另选他人”的方式投了这位独立候选人一票。

总结一下本次投票的感想:

1. 失误:没有跟投票站的工作人员要求秘密写票点,我另选他人的选票,是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写的。秘密写票这件事是正当的法律权利,以及正常民主程序的重要一环,应当理直气壮的提出诉求。

2. 由于我对未来二十年民主在大陆的发展很抱希望,预计下一届选举可能就会跟本届有较大差异:独立参选人会更多,也许会有一小部分代表会来自独立参选人。因此,本届选举的任何东西,都是有意义的历史见证,本打算在投票结束后收集一些贴出来的公告、官方印制的候选人介绍等信息收藏,但是投票日的第二天,那些东西便不见了。

3. 现在还无从对独立候选人进行选择,没有去了解其竞选愿景——在独立候选人物以稀为贵的当下,只好“有独立候选人便去投票支持”,希望下一届换届时,选取里能有多位独立候选人,能去试着了解一下竞选愿景,以及争取撬开官方候选人的嘴,让他们也说出自己的声音来。

4. 由于没有秘密写票点,所以我也无意中撇到在我之前一位选民的投票,他投票的方式是:点兵点将谁是我的好兵好将陪我去打仗。对此我也有一点点无奈:在这样一个高科技企业里,知识层次应该算是比较高的一群人里,居然还有这样投票的人(当然这样投也是他的权利),实在是我辈仍需努力。不过,欣慰的是,有人问工作人员怎么选,工作人员说三选二的时候,这位同事立刻反问了一句“不是还可以另选他人吗”


在台湾的时候,跟台北的好友@NefertariLee 聊天时,我提到“大陆的政府没能给我们带来安全感”时,好友表示很奇怪,“为什么安全感要靠政府给?”。

其实更精确的说法,也许是政府让人感觉很不安全,公民即使是行使正常的、法定的公民权利时,也会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复或者阻碍,你无法知道对方的身份,也无法知道对方行为的底线,对他们的行为,也无法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反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