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等幾年再說吧。

輾轉從一位朋友手中,借到了這本《芬蘭驚豔》,一口氣讀到兩百多頁,雖未完全看完,但也夠寫一些感想的了。

2005年,我剛剛開始讀研究生,那時的我的生活很簡單:上課、逃課、上網,對於我所生活的環境、造成這個環境的歷史、其他國家的人們都在過什麼樣的生活諸樣的事情,并不懂得去關注。

2003到2005年這三年的“全球成長競爭力第一名”都是芬蘭,而彼時的台灣,按照豆瓣上的說法“危機四伏,政治的懸宕,經濟的空轉,黑金貪污的陰影,全球化的挑戰,中國崛起的壓力”。懷著對這樣的芬蘭的興趣,作者吳祥輝去了芬蘭旅行。

然而貫穿全書始終的,並非是這個“第一名”,而是“國家識別”和“國家價值典範”,展開來說,就是對於一個國家而言,什麽是這個國家的精神,是什麽東西使別人知道“這就是這個國家”,這個國家的民眾最尊敬、喜愛什麽樣的人和什麼樣的精神?

既然是旅行,便少不了遊記,書中確實有介紹到他和女伴在芬蘭的經歷:如何租車、遇到車禍怎樣處理、探訪的城市、學校和菜市場、遇到怎樣的人、有過什麼樣的談話等等,在這些件件小時的細節當中,與台灣的現狀進行對比,思考台灣未來可以走的路。今年十月,我去台灣短短旅行了幾天,不知不覺間會做的一件事,便是對比台灣與大陸,在我看來,作者眼中的台灣和芬蘭之差距,與我眼中的大陸與台灣之差距,頗有一些相似之處。

就比如說作者說芬蘭的居民可以很方便的出入政府機關,而台灣的總統府則是荷槍實彈戒備森嚴難以靠近,而2011年的中國大陸,中南海什麽的就不用說了,隨便一個縣政府是那麼容易能進去的嗎?而在台灣,我進過許多的議會、法院參觀,就是總統府的一層,也是可以參觀的,只是安檢比別處嚴格了一些,而且每個月還會有一天是大開放,整個總統府全部可以任意參觀。

再比如,作者說芬蘭對各種語言都很尊重,國民通常都會芬蘭語、瑞典語和英語,而在台灣,閩南語和客家話不那麼被重視。我在台灣旅行期間,我所搭乘的捷運、火車上面都是國語、閩南語、客家話三語報站,到了台東花蓮,還會加上一種原住民的語言,而在大陸,最近乾脆發佈了一個什麽規定,要限制廣東媒體對粵語的使用,真是不知道這個腦殘的規定是怎麼做出來的。

還有紅葉國小用中學生跟日本小學生比賽獲勝,舉國歡慶,沒人去追究是不是有超齡球員,而這一手,我們現在也在用啊,U-xx足球賽、奧運會,處處都有。

書中有一個線索,便是芬蘭人選出來的“最偉大芬蘭人”,遊記的內容在本書中占的篇幅其實不算大,更多的是在介紹這些偉大的芬蘭人,通過對這些人的介紹,把芬蘭的歷史沿革、人情風貌帶出來,既不是浮光掠影的之談風景,也不是深入小巷去觀察普通人的生活。這些人物五花八門,有世界小姐,有歷任總統,有科技人員,有作家、藝術家。

正如豆瓣中其他幾個書評中所提到的,這本書里有很多“台獨”內容,朋友說“去掉台獨內容,便是深度遊記。”對此我并不認同,作者此行的目的是爲了探尋“芬蘭識別”和“芬蘭價值典範”,并以此來探尋台灣識別和台灣價值典範,加上愛爾蘭和挪威的遊記,構成了“國家三部曲”,即便把在中國大陸看起來政治不正確的內容去除,這本書的寫作目的,如何能夠去除?“國家三部曲”的隱喻,如何能去除?這件事就像是骨肉一樣相連,需要有多精細的手才能把這些東西都摘的一乾二淨啊?

在微博上與一位台灣的朋友聊起在大陸出版的那本《我們台灣這些年》,朋友那個時候對大陸出版的看法,我還無法理解,如今看了越來越多的台版書籍之後,才有一些體會到她的含義,在當今這個國度中,政府是一個極其要面子的機構,他們不肯面對現實,不願意去做實際推動融合的事情,兩岸交流上遮遮掩掩動作緩慢,不願意讓民眾更多的去瞭解對方,而非要在口舌之上站穩立場,他們造出來一個又一個奇怪的名詞逼著自己或別人的國民使用:國家或地區、中華台北,諸如此類。

話說回頭,也許台灣人也未必能認同書中的所有觀點,在網絡上[1]也能看到一些台灣人對這本書的批評,比如作者對日本殖民統治的讚揚之聲(其實有些讚揚在我看來也比較中肯),比如作者只提台灣比芬蘭差的地方(我覺得這點不實啦,作者也有提到台灣的美食比芬蘭好、物價比芬蘭便宜)。其實,只要你去短期旅行,而且目的地不是特別的不堪,基本上都會看到的多是優點而少有缺點,而且這並不一定是壞事。

上周參加果殼網的一個活動,裏面提到一個觀點:不同的人看世界是不一樣的,要學會瞭解到這一點,並且嘗試去理解別人爲什麽看到的是一個不同的世界。我頗為認同這個觀點,所以在看這本書的時候,可能別的大陸人會覺得刺眼的“台獨”字句,我還是可以很平靜的讀下來的。而且,在兩岸問題上,我可能還更像綠營的觀點一些,不管當局多麼的不願意承認,兩岸的現狀就是在國際社會看來,這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任何的未來都是要基於過去和現在的,要想有好的未來,必須先正確的認識歷史和現狀。如今的台灣社會,已經可以對歷史、對政治進行公開透明的討論了,他們能比我們看的更清楚。

這樣的一本書,如何能在大陸出版呢?還是等幾年吧,也許過些年之後,我們也可以進入那樣一個狀態:一個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沒有人會限制你說話的權利的狀態。

[1]. http://blog.markplace.net/marks_place/13/2006/07/08/122

《出版?等幾年再說吧。》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