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之旅》

夏天的时候,我喜欢爬山,北京周边有很多风景不错的山,大小海坨、百花山、黄草梁、灵山、小五台,虽然有些未经开发,但户外爱好者们的脚步却已经走遍。爬山的时候,总能遇到各种在北京市内不常见的花草,特别羡慕那些能够叫得上花草名字的人,所以我在朋友的推荐之下,买了一本《常见野花》。作为认花之用,这本书是足够了,不过书的排版、字体都略嫌平实,选的植物图片也说不上精美,也只能供认花之用,一句话,书做得实用但不够漂亮。

所以得知这本《发现之旅》的时候,其实是抱着很大的期待和好奇的,《发》一书介绍了十八、十九世纪人类的十次对陌生的大陆、岛屿、丛林进行的探索旅行,在那个时候,照相术尚未发明,科学家们记录新发现的动植物的方式是绘画,书中有大量的插图,就是出自那个时期随考察队出征的艺术家们的手。

在那个暴力和文明、自然与科技在更替的年代,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本应该是激动人心跌宕起伏的,然而此书的主题不在于此,旅行故事讲的平实,可即便如此,也能让人感受到探险前辈们的不易,也为他们的巨大成就感到激动不已:比如五十二岁带着女儿探索未知世界的梅里安,比如年近七十岁还在儿子的陪伴下旅行几百公里的约翰·巴特拉姆,真可谓是“探险亲母女,科考父子兵”。再比如汉斯·斯隆,1753年新建的大英博物馆,其核心部分就是由斯隆的收藏构成,以一人之收藏可充满一个博物馆,可见其足迹遍布多少土地。

那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年代,到处都是未知的世界,而人类的能力刚好足够去探索,就像游戏里探路一样,把黑暗的地图逐渐点亮,航行虽艰苦,但其收获也是丰厚的,而在现在的世界,坐在电脑前面打开Google Earth就能看到地球的全貌,一点神秘感也没有。我想,等到技术力量可以去探索几光年远的太空的时候,大探索时代的感觉应该会再出现吧。书中提到,发现神仙鱼之后,被带到欧洲作为观赏宠物,等太空探险时代来临,不知道有会有什么物种会被带回地球来当宠物,真是期待呢。

书中的插图也大有看头,十次探险,每次的都有不同的随行艺术家,看十次旅行的插图,也能感受到他们风格的差异:或朴素写实,或颜色鲜艳,或构图精巧,各有各的长处,画风虽不相同,但都是相同的认真、精美、令人赞服。前些日参加中国国家地理的一个讲座,请了“飞羽瞬间”摄影比赛的获奖作者来讲他们创作的经历,刚看到获奖照片的时候,只会觉得照片拍的精彩,但是听他们的介绍,才知道给鸟类拍照远非按一下快门那样简单,为了拍一张好的照片,有时候需要徒步十几公里,有的时候需要等待几天,很多时候还可能会一无所获。如今先进的记录技术虽然比探险时代进步了许多,但好的作品所需要付出的艰辛努力和坚持精神,似乎并没有改变,彼时的艺术家、如今的摄影师,都有着一样的让人尊敬的精神。

如今,这些作品多保存与伦敦自然史博物馆里,想到此处,也为这博物馆感到敬佩,历经政治动荡、政权交替、经济波动,在宗教信仰、社会观念不断在改变的这些年,对科学的尊重似乎一直在,社会能在那么早的时代就达成共识,让藏品能完好的保存下来,也不得不向这种尊重感慨一声“赞”!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装帧非常的精美,用料扎实,这本三百页的书,跟普通的五百页的书的厚度差不多,可见纸张的质量,拿在手中沉甸甸的,非常有质感。总有人会说电子书拿在手里没有纸书那么有感觉,如果有人不懂得这话的意思,不妨把这本书拿在手里读读看。

对了,这本书当成植物学史来看,也能发现有趣的小八卦,比如植物的命名,在林奈发明双名体系之前,植物是用一个描述其花、叶、茎特征的长串拉丁语词组组成。比如书中所载,有种叫仙枝花的植物,拉丁名为Caryophyllus spurius inodorus folio subrotundo scabro flore racemoso hexapetaloide coccineo speciosissimo,意指“假石竹,无臭,叶状稍圆,叶面粗糙,总状花序,会长出状似六瓣、令人惊叹的红色花朵”,这不免让人想起中国古董的名字,比如“青花海水龙纹八棱带盖”,这种花,按古董名的译法,就大概是“总状序六瓣红花近圆形糙面叶无臭假石竹”吧。

《《发现之旅》》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