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圣的电影

比起在中国大陆常见的抗日题材电影,这部《赛德克巴莱》有着诸多不同。

看过诸多大陆片之后,局中人给人留下的典型印象是这样的:若是抗日的农民英雄,他应该是高大的身材,正气凛然的方形脸,机智又勇敢,即使遭遇挫折,也从来不会动摇。若是亲日的中国人(俗称“汉奸”[1]),一定是形容猥琐,或者极瘦或者极胖,典型的发型应该是分头且油光晶亮,嘴边再留两撇小胡子,卑躬屈膝,亦步亦趋的跟在日本人后面。若是日本人,则必须是暴躁、残酷、狡猾、弱智的结合体,日本军人一定会死,而且死的很蠢,或者死的很狼狈。

而魏德圣镜头中的人,则更为丰富。

像是反抗军的首领莫纳鲁道,他深爱的族人们的猎场领地,面对日本人的枪炮,看着族人们不得不放弃绵延已久的生活方式,日复一日的搬着木头,微薄的收入却只用来换酒;族人们与日本人冲突之时,为了“不吃眼前亏”,让族人们可以活下来,他不得不放下骄傲,去跟日本人道歉求情。身为传统部落首领,若无法保护族人安全,地位和威望就会逐渐消磨,这般忍耐,与少年时那个冲在最前的莫纳鲁道极不相称,骄傲的灵魂希望他去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少年时一样,而屈辱的身躯则只能喝着酒,默默准备。

比如帮助日本人的当地部落,他们的行为也并非像大陆片里讲的只为利益和贪欲,他们帮助日本人,有出于与莫纳鲁道部落是世仇,也有出于负责部落的日本军官对待他们极好,乐意向他们学习打猎,而并非仅是像对待牲畜一样让他们劳作。他们也并非是一直帮日本人直到最后丢了性命,当看到莫纳鲁道部落的族人因避免屈辱而自缢在树上的尸体之时,他们也去抗拒日本人的任务。当地人也并非仅有反抗或者帮凶两种选择,也有的不愿意参加反抗,不愿者也有多型:有的会表示帮助保守秘密,有的愿意为反抗者一族的妇女儿童提供庇护。并非只有哪一种才是对的,不管怎样选择,都是在两难的情况下做出的不得不做的妥协。

再看日本人也不是千人一面,在基层之中,除了前文中提到的对待本地人颇好的基层军官之外,还有的是飞扬跋扈,对待本地人非打即骂,遭遇还手之后又会大声惨叫求饶,被救了之后嘴上则是不依不饶,就连头领来道歉求情也没有用,像这样的“小人物”,其形象也被刻画得极为丰满,并非千篇一律的脸谱面孔。而日本军官,则从一开始的“装备如此先进的帝国军人,竟然被一帮蛮人打得团团转”的暴怒,到“我要与你决战”的决心,在末尾之时,更是将反抗者称为他之前不愿意称为的“战士”,这样的情节,在大陆的影片里面,是非常之少见的。

整部片给我的总体感觉是:情节饱满,故事流畅,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似乎一瞬而过,看罢不觉得累,也不曾有一刻觉得时间难捱,片尾的部落歌曲深沉悲壮,旋律和声音与故事也非常相称,以前看电影我也会把字幕看完,但仅仅是出于对拍摄者的尊重,而这部片,则是真心的不舍得离去。而人物,则如前文所述,不管是主角还是小人物,都刻画的极用心,没有模式化的脸谱,而是一个个都非常立体、生动,越琢磨越能体会拍摄者之匠心。徐若瑄还露过几面,但没有太多情节,我猜测在完整版之中,她应该也是有故事的,有机会要去找找4个半小时的版本再看一遍。

对战争的反思,决不可结束在“日本人真坏”的草率结论之中,战争因何而起,战争中的人都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战争给双方带来怎样的伤害,我们要怎样做才可避免战争,这些才是更重要的东西。我希望有一天,中国大陆也能够放开对电影出版的审查,让有才华的电影人拍出的电影不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被禁[2],若是往好处看,《赛德克巴莱》能够上映,便算是通往这个目标的一步吧。

—-

[1]. 其实“汉奸”一词,颇为不妥,抗日之时,各族人民俱为一体,回族、满族等也出了很多抗日英雄。

[2]. 推荐《鬼子来了》,才华横溢的姜文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描述的在河北乡村里的日本侵华一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