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奇案》

1.

大概是2002年前后,北大山鹰社几位社员登希夏邦马峰出事了,一位师姐说不仅仅是欣赏他们,而是崇拜,那时的我懵懵懂懂。

2007年,我不知深浅的组织了一次小五台,开始了我的户外生涯,爬了几座北京周边的小山坡,离职业登山当然还差十万八千里,但也开始懂得其中的意义了。虽然在山上会累的直说以后再也不这么虐了,但下了山,过几天休整过来了,便开始向往着下一次出行了。

2012年,清华的严冬冬也出事了,水木旅行版户外版上又开始争吵,跟2002年北大那次差不多。严冬冬在自己微博里说,他知道登山是危险的运动,自己虽然会认真准备,但也难免会遇到困难,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谁料一语成谶。

2.

就像不可能所有人都能赞同山鹰社一样,十年过去了,如今也有人会不赞同严冬冬。一件事情的对错,真的是很难说清楚。

有这样一个虚构的案例:

“五名洞穴探险人受困山洞,水尽粮绝,无法在短期内获救。为了维生以待救援,大家约定抽签吃掉其中一人,牺牲他以救活其余四人。威特摩尔是这一方案的最初提议人,但在抽签前又收回了意见。其他四人仍执意抽签,并恰好选中了威特摩尔做牺牲者。获救后,这四人以杀人罪被起诉并被初审法庭判处绞刑。” [1]

如今这件案子打到了上诉法院,要由大法官决定这四人是否有罪了,该怎么判呢?

按照中国的老规矩,杀人偿命,可这样是否太残忍了呢,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人难免做出平时不会做出的行为,可能每个人在当时的情况下都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样的行为还能算作有罪吗,更何况这些人无罪释放的话,也会是正常的好公民,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的危害。

无罪吗?那死去的人的公平在哪里,他们真的是别无选择了吗,为什么去探险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受困的风险,没有多带物资,即使弹尽粮绝,除了杀人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比如吃掉自己的手指脚趾。

或者,可能每个人在当时都会做那样的事,可这能作为无罪的理由吗?英国曾经发生过一个类似的真实案例,不是在山洞,而是在失事的船上,4个海员和乘客杀了一个最虚弱的人,获救后被判杀人罪成立,法官说:“有时候,我们必须定下一些我们自己也无法做到的规矩。”后来,女王用特赦权豁免了这些人。

那么,如果有行政分支的特赦权在,司法分支的法官就可以判人死罪,然后等待或者建议行政长官特赦吗?司法本来是正义的维系者,要靠行政来帮助才能完成正义吗,司法体系内部就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了吗。

如果能够解决,该用什么理由呢?法官断案常见的几个思路:立法意图、刑罚后果、对社会的影响、法律的来源和基础,可从这些角度,似乎会推出不同的答案。

《洞穴奇案》一书的作者,模仿了法院的五个大法官,从不同角度来给出这个案子的判决,以及他们的各自理由。

对错,真的就是这么难,不光是在这个虚构的案件里,就算是真实的世界,也有很多到了最高法院也难以分清楚的:奥巴马医保方案是否违宪,5:4;芝加哥禁枪令是否违宪,5:4;戈尔和小布什的计票之争,5:4;还有经典的焚烧国旗案,5:4。

这个世界远不是非黑即白,很多事情是各有各的道理的。所以,需要允许各种不同思想、观点的存在,允许思想和表达,允许不同的人发出声音,而非强制规定哪一种观点才是唯一正确、其他观点不允许表达,只有这样,思想才会激荡,真理才会沉淀,社会才能进步。

3.

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应当是像严冬冬一样的登山者,遭遇危险之后,后方立刻派出救援,然后救援非常成功,无人伤亡。

可世界并非完美。

[1] 摘自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6974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