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活着

设想这样的场景:查理是一个普通的英国人,奥运会在伦敦举办,听说双打比较好看,于是他去买了一张羽毛球比赛的票,到了现场才发现,这比赛也不过如此呢,于是糊里糊涂的回家了,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看这比赛了。

他看到的就是这场比赛:

http://video.2012.sina.com.cn/p/olympic/v/2012-08-01/144961819423.html

事后,国际羽联给了四对选手取消比赛资格的处分,消息一出,微博上哗然,反对者众。新浪微博的数据一度被清空,所以现在总投票数较少,但跟之前的比例相当,大概5:3的样子,这个比例放到9个人的话,大概是个6:3或者5:4的结果。

反对处罚方的观点有几个:灵活使用规则、赛制安排不妥、处罚过重、领队甚至体制也有责任。但这几个观点,都不能证明消极比赛是正确的,不能证明运动员是没有违反规则的。

国际羽联的网站上,有明确的关于运动员的守则,这次这几个运动员触犯的是其中的 “not using one’s best efforts to win a match” 和 “conducting oneself in a manner that is clearly abusive or detrimental to the sport”。大意就是:没有尽全力去打比赛、做了让羽毛球运动受辱或不利的事。

规则并没有明确界定努力到怎样的程度算是尽全力,也不可能有这样详尽的规则,但这样的规则确实存在,是否算违反了“不尽全力比赛”的规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有人用游泳比赛预赛保留实力、足球小组赛最后一轮用替补参赛、篮球比赛最后几分钟的垃圾时间来类比,这几种行为的程度、性质是否可比,哪个过了“尽全力”的线,哪个没有,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判断。在我看来,羽毛球女双的运动员的行为过线了,毫无疑问。

所以这是违反规则,不是灵活使用规则。

赛制安排不妥或者规则制定不合理,这也不能成为破坏规则可以免责的理由。赛制和规则的不合理,应当在事前提出抗议,既然来参赛了,就表明是认可规则并愿意遵守规则的。除此之外,破坏得起规则,就要接受得起惩罚。

对法律的尊重并非只包括遵守法律、从来不违反法律,也包括触犯法律时,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认为法律不合理,通过以身试法的方式,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推动大法官去判定法律违宪——这也是尊重法律。但中国羽毛球队这两名女队员,或者说女队的教练组、体制的决策层的出发点绝对不是去改变赛制或者改变羽联的规则,他们想的就是如何绕过规则和赛制,让奖牌最大化。这不是对规则的尊重。

所以赛制不妥,不能成为无罪的开脱。

经过一番讨论,确切的直到了一位朋友的想法:运动员有部分错误,但是处罚过重。他给的建议是:后面一场或多场比赛,第一局直接判负,从局分0:1打起,这样的处罚程度在我的接受范围内,不过我认为偏轻,应当并处罚金,再建立红黄牌制度,第二次触犯规则者终身禁赛。不过有个问题,如果被处罚的两队相遇,这就变成了1:1的比赛了。而且,对其他认真比赛的对手也并不公平。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中,同样被处罚韩国人和印尼人会怎么看,消极比赛的最大获益方就是中国队,中国队也是首先消极比赛的人,同样的程度刑罚给了中国、韩国、印尼,韩国和印尼怨不怨?再设想,如果中国队没有参与消极比赛,而只是韩国和印尼做了,这些认为“合理利用规则”的人,现在会怎么想,会不会“棒子sb”“印尼人真无耻”的骂上了?

所以处罚程度,虽有过重,但也够公平了。

身处体制之中,总有身不由己,运动员做出这样的举动,是被教练组安排,而教练员,则是为了金牌最大化,直接或间接的被体重控制,做出这样的安排。但国际羽联没有责任了解中国的国情,不知道听证会上各方都说了什么,可能是运动员自己把这件事扛下来了,并没有把教练组供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处罚教练组,也是合理的行为。

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迅速发表声明,用极其高的姿态,批评了运动员,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在中国发生的种种事情表明,不管你是临时工、奥运会运动员,还是薄熙来,不过你自以为自己多么贴近体制、多么与体制融为一体,甚至产生了“我就是体制”的幻想,当体制需要的时候,你都是临时工。

正如哈维尔在《无权力者的权力》说:

人们毋须相信这一切神话。但他们不得不装成笃信不疑的样子,至少对一切都默许、忍受,随波逐流。这样,每个人都只能在谎言中求生。人们不必去接受谎言,他们承受在谎言中和与谎言为伍的生活,这就够了。就是这样,人们确认了这个制度,完善这个制度,制造了这个制度,变成了这个制度。

而避免这一命运的唯一方法,就是说真话、凭良心、认真的生活,这样虽无法避免被体制加害,但能避免自己与体制同流合污,能让乌云中透出一丝光亮,等到晴天到来的那一天,能够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无愧于心。

《真实的活着》有3个想法

  1. 在中国发生的种种事情表明,不管你是临时工、奥运会运动员,还是薄熙来,不过你自以为自己多么贴近体制、多么与体制融为一体,甚至产生了“我就是体制”的幻想,当体制需要的时候,你都是临时工。

    精辟

  2. 看到那样的比赛 我也会愤怒的 不管有怎样的委屈 做错了事 都应该被指出 并为自己的过失而承担相应的责任 所谓愿赌服输。

  3. 对法律的尊重并非只包括遵守法律、从来不违反法律,也包括触犯法律时,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认为法律不合理,通过以身试法的方式,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推动大法官去判定法律违宪——这也是尊重法律。但中国羽毛球队这两名女队员,或者说女队的教练组、体制的决策层的出发点绝对不是去改变赛制或者改变羽联的规则,他们想的就是如何绕过规则和赛制,让奖牌最大化。这不是对规则的尊重。

    赞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