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献徵和他的堰

1.

中国近代百年的历史,可称之宏大,就像是长江里的小船漂到三峡,两岸山峰险峻,船下江水激流,河道时宽时窄,水流时快时慢,有险滩、有暗礁、有漩涡,小船就在这样的江水之中,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时而打转。

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之下,芸芸众生似乎微不足道,然而若细细看来,无数生命焕发光彩。而若是从小处看大,又能把这抽象的大背景看得立体、生动。比如齐邦媛的《巨流河》,比如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比如稍逊一点的岳南的《南渡北归》。再比如,郑碧贤的这本写父亲的《郑泽堰》。

2.

光看郑碧贤的人生,就是这大时代的缩影。

郑碧贤早年丧母,大学是在中戏学的导演,后来演过红色电影《渡江侦察》《红旗谱》,文革期间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加上批评江青,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文革后把莎士比亚戏剧《奥赛罗》改编成京剧,公演,引起轰动,却因此意外的入狱,在牢里呆了一个多月。

看现在微博之上,有各种玩混搭之人,比如有一帮人在弄评书版的《海贼王》,还有马伯庸[1]更是乐于此道,比如文言版的马斯洛需求层次、魔兽风格的当代作家外号、汉朝官制版的罗马帝国人物封号。想想看吧,21世纪这些人玩的真是太小儿科了,30年前,就有人做出了京剧版的《奥赛罗》了,好大的手笔。

后来她移民法国,一次偶然的机会,拿到了他父亲当年的日记,才知道她父亲原来做过那么多事。

郑献徵,中华民国的一位县长,有古风,讲道义,幼年饱读诗书,可称“儒官”。在三台当县长期间,修成了清朝几位皇帝都没有修成的堰。由于国民党的身份,49之后也未曾过过几天好日子,自杀过,最终郁郁而终。

郑碧贤拿到父亲的日记,开始慢慢了解父亲当年做的事,这便促使她做了两件事:一是回到三台县,修缮父亲曾经修建的郑泽堰[2],而是写了一本书,来记录父女两代人在大时代之下的生活轨迹。

郑碧贤的专业是导演,把欧洲戏剧改编成过京剧,旅法期间,也写过几本书,文字的功底虽比不上研究语言文学出身的齐邦媛,也不能说是差了,三联的编辑说此书堪比《巨流河》,郑女士这本书我虽刚读几页,但若以内容和作者观,虽未必可与巨流河相齐,但也可同台竞技了。

3.

为书作序者是王康,今天的新书发布会他也到场,之前未曾了解过此人。此君生于49年,胡子一把,倔气犹存,致辞之中,对重庆局势也颇有见解,于是也去要了他的签名。

会后蹭到三联的编辑跟前,腹黑的问了一句,“这书里删的内容多吗?”编辑先一愣,随后一笑:“不多,没删,反动的东西都在。”

 

P.S. 我真是想看看《奥赛罗》的京剧会是什么样呢。

[1]. 祥瑞御免

[2]. 49后,因和谐之由,郑泽堰改名永和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