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遗

昨日在厂里做了关于美国宪政历程的读书报告,期间有些点没有提到,做此文以补遗。

关于基督教:

为什么有人会说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民主文明,这话虽然有夸张,但确实有其道理,基督教中有超能超仁的上帝存在,信徒相信神之万能,也就更不愿意相信世间的身为人的领袖,这就使得对于像朝鲜的金正日那样半人半神的宣传更难以被信服;基督教教义中有对生命的尊重,这就使得死刑是否应该取消、安乐死是否应该合法、女性是否应该拥有堕胎权等问题有了深刻的世俗基础,变成值得探讨的话题;基督教相信人都是上帝的子民,彼此之间都是平等的,所以也更容易接受“人生而平等”这样的现代民主制度的基础理念;在美国制宪会议过程之中,也请了一位牧师来,每天早上开会之前先带领大家做祷告,提醒众位参会者:每个人都不会是没有错误的,请耐心与他人沟通。

就更不用说基督教自身与政治的关系了,宪法的第一修正案就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法律以确定国教或禁止宗教信仰,这就是所谓的“政教分离”,这样既避免了宗教机构沾染世俗权力,又确保了公民的信仰自由。建国二百多年来,围绕这条修正案,也出过不少案件。

虽然第一修正案在政权和宗教之间划立了一堵“分离之墙”,但基督教无可否认的已经深入了很多美国人的内心,基督教中一些教义也与「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相契合,因此有人会说,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民主文明。

不过在我看来,基督教只是民主观念的良好土壤,并非民主的必要条件,像日本以神道教为最主流信仰,台湾则是佛、道、儒、妈祖等为信仰,基督教在当地的份额都不算太大,但一样都走上了民主之路。「自由」「平等」之所以能称为「普世」价值,不与特定宗教挂钩,正是所谓「普世」之普。

关于米兰达的案子:

米兰达出狱后,在斗殴中被刺死,嫌疑犯被警方抓到,但是嫌犯行使了沉默权,没有其他证据用来指控他,所以最终没有人因为米兰达的死而称为被告,并非是成为被告但是被判无罪。做报告的时候此处细节出错。

此外再探讨一下“相信有罪”和“判定有罪”之间的差别,相信一词太过宽泛,可能是因为有明确的证据,可能是亲眼所见,可能是因为直觉而愿意信任,但是“相信”有罪不能称为陪审团判定嫌疑人有罪的理由。陪审团应当使用的理由是:排除了一切合理怀疑(beyond all reasonable doubts),关于何谓合理怀疑,电影《十二怒汉》中有例子。

关于中国走向:

我提到可以参考日本、韩国、台湾、缅甸、捷克、俄罗斯的民主化进程,所谓参考,就是看一下别人是怎样做的,走向民主之路可以有什么样的方式、需要什么样的基础,并非照搬,事实上美国的法律制度虽看起来很美,但也无法照搬。

再多说一下日本,如今日本正是个刚刚开始降温的话题,有一本书叫《日本边境论》,里面提到日本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和改变的民族,原本相信通过战争可以让国家变得强大,于是发动战争,二战失利后,瞬间改变看法,认为战争是无法让国家变得强大,反而会让民众遭受痛苦,所以有人说如今的日本,已经很难再产生全民的军国主义了,前些日看一个街头采访的节目,有一个日本青年回答“你是否愿意为国家去死”的时候,回答说“让人民去死的国家,就让它灭亡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