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一种在实践中提升的能力

回顾台湾民主化进程的时候,大陆这边一个很流行的说法蒋经国开放党禁功不可没,蒋经国先生的此项行为,虽颇有其伟大之处,然而纵观台湾历史,却又只是承前启后的历史逻辑中的一环。

承前者,台湾早在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推行地方县市领导的选举,在国小国中里也有学生自治组织的选举,加之十大建设使得台湾经济迅速发展,随着带来的就是民众的政治诉求,在本省人外省人的冲突,也在某种程度上,让台湾的反对党有了群众基础。

启后者,有务实的新任总统李登辉,推动修订宪法,推动总统直选。再到后来,在美丽岛事件中崭露头角的民进党政治明星们,已经在各级选举中摸爬滚打,积累了足够的参选经验,并在2000总统大选中获胜,完成了政权在不同党派间的和平转移。

针对中国大陆之现状,有一个观点说中国民众的民主素质尚不成熟,若直接开放国家最高领导人选举,会出乱子。这也许是真的,但是,民主素质,或曰民主能力这回事,是需要在实践中提升的,若是全国开放最高领导人选举会出乱子,那么从基层村镇做起如何,或者,在某几个省市试点如何,再或者,在党员内部真正践行民主如何?在当权者的逻辑之下,党员这个群体,比起普通民众来,素质是要高很多的。

民主能力的缺乏,绝不是不推行民主的理由,反而恰恰需要在民主的推进过程中,逐渐培养起这种能力。让基层村镇、试点省市、党组内部开始推行民主,让这些实验区域的人可以感受民主,让媒体去报道这些地方推行民主时发生的事情,让没参与试点的民众可以去思考并讨论民主,缺乏的能力、素质不就建立起来了么?

那么这样的能力真的可以建立起来么,再看台湾的例子好了,2012年台湾大选之后,在旺报上刊登了一篇作者为郝明義的文,里面有这么一段:

回想三十多年前的選舉,投票所是一些火爆事件的引發點;二十年前,投票所是反對黨要緊盯監票的重地;近十年來,投票所成了社區一個比較大的活動地點;到今年,我發現自己要去投票的地方竟然是自家樓下的一間圖書室。圖書室外面,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真正能做的事不過是幫一名投票的媽媽照顧她的寶寶。

别人的路已经走出来了,只要愿意学,我们可以更快的完成转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