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

二二八事件时隔已经多年,能知道这件事的大陆人更是少之又少,然而提到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二二八却是不可忽视的一环。

 

微博的出现,让一些以前无法从官方媒体获取的信息,以较迅速的方式传递到了网民的眼前,然而,这样的方式却更容易传递出碎片化的信息,很少会有长篇有深度的解读,就算有,碎片化时代的人们也较少愿意去沉下心思来,仔细的去思考。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对台湾民主化进程的理解,最流行的一个解释是(曾经我也是这种说法的信徒):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蒋经国,他在民进党要成立之时说“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禁止手下人去抓捕、镇压。

 

没错,蒋经国先生晚年此举确实很重要,然后若是仅看到此,就会对台湾的民主化有错误的解读,以为只要有以为开明的独裁者愿意放弃权利,民主化便是囊中之物。微博虽较以前的网络更开放,但有些事情却无法传播开来,像是后蒋经国时代的李登辉,大力推动修宪、推动总统直选,像是八零年代美丽岛事件中为抵抗专制做出努力的陈水扁、谢长廷、吕秀莲、施明德等人,像是在开放党禁之前,台湾就已经有了县市官员的选举制度,像是在日据时期(1895-1945),台湾人就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一定的民主权利。

 

像是二二八。

 

几个世纪以来,台湾一直被各种势力占据,荷兰、日本,原因呢?用好友lee的话来说:贪婪,因为贪婪的原因,强权们为这片土地争来争去。1895,清日海战,清朝失败,将台澎金马割让给日本,日本人还算有点良心,他们来到这个岛屿,并不是想着把资源一扫而光,而还是比较倾向于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土地来管理——砍掉的森林,他们会继续补上新的树苗。日据政府和民众的关系,也逐渐从最初的冲突、对抗,逐渐找到了彼此可以妥协的点,慢慢倒后面,日本派来的总督,也不再是武将,而是文官了。

 

1945日本战败,日本放弃了台澎金马的主权,此时前来接收统治权的中国政府已经不是清政府了,而是国民党的国民政府。两方面相比:日本早早完成了明治维新,开始发展工业文明,政治上也开始学习西方的制度,在砍树后懂得去种树苗的政府统治之下,台湾的经济水平、民众意识都有相当提升;而清朝则一直闭关锁国,较少接受过天赋人权之类思想的洗礼,清中后期贪腐严重,战争连连失利,频繁割地赔款,民国成立之后,各地军阀林立,后又被日本侵略,为抗战,不得不从贫苦农村征召青壮年,既少机会发展经济,又少机会发展文明。

 

来接收台湾的国民军的素质,可想而知。

 

不管是国民政府,还是军队里的军官、士兵,都应了前面两个字:贪婪。军官们贪的是日本人留下的房产、土地,士兵们贪的是市井小民的财产、甚至学生的脚踏车,可谓丑态百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反抗,是最直接而自然的结论。

 

而国民政府的反应,也一如几千年来统治者的反应:镇压,直接的镇压,假意和解但偷偷调兵的镇压,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不应该把枪口指向自己的国民,彼时的国民政府做到了,在二二八那天,冲突达到顶峰,无数台湾人在那一天丧命。

 

二二八纪念馆之中,有一大面墙,上面排满了在二二八事件中遇难的人名,其中一些还能找到当年的照片,而更多的,只有一个名字,和没有相片的空空的相框。而在一个展厅的角落里面,还有一个砖头砌的房子的一角,在原本的墙里面,又砌了一堵墙,形成一个狭窄的空间,旁边的介绍牌上写着:二二八事件之后,某某人为躲避追杀,藏身于两墙之间的夹缝当中数十年。

 

几十年过去了,那些应该为此负责的人有很多已经不再掌权,影响力也渐小,加上社会逐渐开化、解冻,终于可以把二二八这样的事情拿出来说,如今的当权者,像是马英九,在二二八发生之时可能还尚未出生,却多次对二二八事件发表道歉,他为什么需要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道歉?那是因为,二二八的受害者很多还健在,二二八造成的伤害也还在,他们需要一个说法,需要有人为此做点什么,来尝试抚平曾经受过的伤害,来安慰曾经不安的心灵,还有,民众、政党、官员,也需要对此事不断反思:是什么造成了当年的悲剧,而又该如何,才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台湾人终于第一次真真正正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他们可以选择谁为自己说话,他们选择国家的方向由谁带领,如果他们做的不好,台湾人也可以去集会、抗议、表达自己的想法。

 

如今的二二八纪念馆,已经不仅仅为了纪念二二八事件本身,像是它的一层,现在在做的是一个关于人权的摄影展,有关于本土的美丽岛事件的,也有关于非洲饥饿儿童、缅甸少数宗教的。如今的台湾人,已经不仅仅有了自己的权利,他们也在关注其他地方的不公义。为什么要去关注这些事?这可能就是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差别,物质上变富有的人,不一定会去关注穷人如何变富,而遭受过强权统治、武力镇压的人,在自己获得了人权上的权利之后,则会更加容易去关注其他人权情况较差的地方。龙应台在一次演讲时,被问到一个问题,“台湾是否应该关心大陆的民主进程呢?”,龙应台对此的回答大意是:“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如果他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我们都应该关注,想办法改善他的处境,而这件事情,只是人对人的最简单、最质朴的关怀而已。”

 

这,就是这一刻的台湾。

《二二八》有5个想法

      1. 可悲的不是承认“日治对台湾的进步是有帮助的”或“日本也能和好沾边”,而是“一个国家/地区经过其他国家一段时间的殖民统治反而能进步的更快”。那“美军来了我带路”就是正确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