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

1.

正如电影《一九四二》开头所说的,一九四二年发生了很多事。

2.

这一年,灾民在逃荒,从延津到潼关,四百多里路,背井离乡。

省长为民请命,远赴重庆与蒋介石汇报情况,还未张口,却听到军官向蒋介石汇报一桩一桩的情报,桩桩都是头疼不已的事,就在嘴边的那个求字,又如何说的出口?

军官带着士兵,从后方到前线,准备和日本人作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食,士兵怎么打仗?想要向省长征粮,却被告知闹灾无法筹措,这回去又如何向兄弟们解释?

蒋介石远在重庆,国民党的腐败已经让他无法获知真实的情况,总算从一个美国记者那得到了灾区的惨状,决心赈灾,但烂透了的国家权力,又能让灾民真正得到几粒米?

这些身居高位的人,似乎有着很多的无奈,而对于灾民来说,抢劫是无奈,卖儿卖女是无奈,人吃人也是无奈,这一年有太多的无奈。

这一年,是个难解的迷局,假如不是这些人,而是最有良心最有能力的人,把他放在那些人的位置上,他能做什么?

历史没有假如。

3.

然而说到历史,这一年又可以跟前前后后串起来,不会因为谁定下了一个点,历史就分成了截然不同的新旧两个社会,那一年发生的事,是如此深远的影响到了如今,豆瓣上有人说

在西安旅游的时候,导游在讲到西安火车站的治安时,说起了道北人。有导游的话讲,那一片儿都说河南话,小时候提起道北人简直“闻风丧胆”。后来到《lonely planet 陕西》查了查,才知道西安所谓的“道北人”(也就是生活在西安陇海线以北的河南人),正是自1938年到1944年逃荒至此的河南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1942-1943年河南大旱造成的难民。

 

 

 

 

 

在同一年,1942年的山西延安,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整风运动是毛泽东一系列运动的开始,49年之后的种种运动,都能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找到基因。

虽然历史没有假如,但我还是想问:假如那一年的大灾,闹在了陕北,如今的中国,又会是怎样一番模样?

 

19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