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偏爱

我喜欢柴静。

这喜欢是从她的博客来的,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一句“自由,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开始找到她的博客,柴静的文字沉静而有力量,那力量是缓缓地不知不觉地推动,似乎从都到尾都没有过剧烈的冲击,但整篇读下来,却让人不得不审视之前的想法,尤其是面对某个社会热点正有激烈的感情的时候,读罢柴静的文字,感觉我整个人的观念都被更新了。

这本《看见》里便有很多这样的文字。

至今还能回想起来的便是药家鑫案。药家鑫案刚刚出来的时候,微博上是一片声讨的声音,其义愤填膺,以高晓松的最可为代表,后来药家鑫终于被判死刑并执行,曾经轰轰烈烈的讨论挣扎了几下,终于归于平静,不再有讨论,也不再有反思。少有人去想,为什么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如何能够避免惨剧再次发生,而这也像是我们面对历史的态度,大跃进、文革、毛氏专政,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一个可以讨论和思考的空间,似乎那不光彩的历史就像屋子里脏乱的衣服,装进柜子里看不到了,就可以当它们不存在了,就这么过着假装光鲜的生活。

柴静和节目组,则在药案的热潮已经退去的时候,去采访了药的家人,书里介绍了采访的过程,读罢才知道,药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以及,撞人之后是以怎样的心态去想要杀死对方,曾以为自己在此案中已经够能不那么激动地去看,但读过这段采访记录,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宽容和理解,其实很窄,很浅。

书中还讲了高晓松,当年面对药案的漠视生命的指责,转眼就应到了高晓松的身上——他酒驾了,后来柴静采访高晓松的时候,高晓松说:“我觉得我活该。每一个犯了错的人,别人都有权利把你以前言论拿出来印证你。”

其实人就是如此,有了经历,才有了观念的成长,逐渐从少年时的狂妄变得开始理解、冷静和宽容,若自己无法亲身经历,读书便是好的途径,书中还有其他精彩的故事,比如非典的故事、奥运的故事、周正龙拍虎的故事、虐猫案的故事、支教德国人卢安克的故事等等,每一个都可以让人看到新闻背后都发生了什么,能引发人的思考。

顾准说:“所谓专制,就是坚信自己是不会错的想法。”读罢此书,最大的感受就是让自己更加地不那么冲动的去判断是非,也更能让自己向内审视自己,思索自己的不足,因为即使自以为站在正义的那一方,也不应该闭塞眼睛、耳朵、心灵。而此时的柴静,并不是一个偶像般的不会犯错的存在,而更像是一个和自己平等的个体,她在讲述她的故事,而我在这讲述中,获得了一些改变。这种感觉,就像读她的博客一样。

然而,我从来没有完整的看过她的任何一期节目,所以当这本书开始卖的时候,面对铺天盖地的“表演式采访”、“不像真正的记者”的批评,我没有自己的观点,我对她的偏爱,只在于文字,至于书出版后又突然出现的关于她生活中的八卦,我更愿意去忽略它们,我觉得文字写得再好的人,也有可能处理不好自己的生活,即便八卦是真,又或者真实在八卦的方向走得比八卦更远,大概也不会影响我对柴静的偏爱——即便再愿意反思,我还是固执地想在心里留上这么一块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