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初心

老罗现在在微博上刷屏。内容全都是转发那些看了他的锤子手机发布会视频之后,对锤子或者老罗进行褒奖的。

这个视频我也看了,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是出于对锤子手机的兴趣,而是对老罗本人的罗氏脱口秀的兴趣。老罗是吉林人,东北口音和东北人性格揉在一起,里面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加上做培训的底子,使得他有一种脱口秀演员的气质。我看过他演讲时对西门子冰箱的评价,以及在柴静新书发布会上的短暂演讲,他非常自然的展现出了东北人特有的幽默感,如果把喜剧表演看成一个泛的概念,不局限于相声、小品,我甚至认为老罗可以接赵本山的班,成为中国喜剧表演界的一个巨头。

发布会那天是3月27号,要不是某好友在微博上提了一嘴,我都快忘了有锤子手机这回事了,当初宣称要做手机的时候,老罗对现有的手机表示了极大的不满,所以当时的第一印象其实是“这家伙牛吹的这么大,能做出什么来”,锤子手机发布会的时候,有一个热心粉丝在做文字和图片的微博直播,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看过视频之后,我对锤子开始有了一点期待。

我一直信一个观点:媒介影响内容。同样一本书,在 iPad 上看的体验和在 Kindle 上看的体验就完全不同,当然跟纸版的感觉更加不同,即便同是纸版,书页的大小、薄厚的体验也各异,同样内容在不同媒介上的体验差异,其实是因为不同的媒介有其最擅长表现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电视上看到的节目,在报纸上不会出现,而同样一部电影,宁愿花大价钱在电影院看 imax + 3D ,而不是在电视上看。

手机也是类似,关于手机图标、手机操作的认知上,老罗就很好的把握了媒介的差异。同样是苹果公司的产品,为什么 MacBook 上的图标是形状各异的,而 iPhone 上的图标则必须是圆角矩形的,原因我不在这里剧透,我只能说老罗的团队很好的把握住了“媒介差异”这个原因,并进行了不错的创新尝试。当手机越做越大之后,5 寸的手机和 3.5 寸的 iPhone 相比,虽然只大了 1.5 寸,但这点区别已经有了足够大的“媒介差异”,同样是触屏手机,其操作方式上就已经可以利用这 1.5 寸的差异,做出非常不同的体验出来了。

另一个让我颇有感触的是,老罗在讲为什么做手机时,先讲了其他公司为什么做手机,有的公司是因为企业摊子大,能力强,凭着大企业的惯性做,有的公司是面对移动互联网大潮,做一个东西出来抢占所谓流量入口。他提到这一点时,我瞬间懂了为什么有的公司做出来的手机是如此不成器,说白了就是没有原动力,为了做手机而做手机,为了抢占入口而抢占入口,大大佬们嘴里说着要抢占用户,眼睛盯得却是市场占有率之类的数字,既非手机本身,亦非用户需要。用恋爱结婚做比喻的话,就是只盯着房子车子,没有爱。如果这一点没有改变,这些公司的手机不会成。

这也是为什么拥有大量资源的大公司推出的手机在市场上颇受冷遇,而一个创业的小米能做到有声有色的原因。

老罗在介绍会上反复重复一句话“做到这么烂,还好意思叫智能手机?!”这就是老罗团队做手机的初心,这使得他们有了异于其他大公司的出发点,从发布会上介绍的一些细节改进上看,老罗团队确实对手机操作有非常细致的观察和思考,用老罗的话说,这叫“人文情怀”。他用着罗氏特有的夸张性格说:我一个人来到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立在那里 。

当然,仅凭这次发布会,老罗做的东西,跟乔布斯相比还差很远:苹果的方便的 App Store 模式既让用户安装软件变得无比容易,也建立并养活滋润了整个 App 开发圈,推出的革命性的触屏体验,迅速占领全球,身后跟着无数的模仿者。而老罗,只是在这基础上做了一些比其他模仿者大一些的改进,不过,乔布斯已去,而老罗才刚刚开始,未来什么样,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