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时空错乱的怒放

流水一下,以纪念刚刚过去的摇滚英雄演唱会,和早就溜走的九十年代。

开场的爽子不认识,掠过。

黑豹:无地自容,别去糟蹋;意料中的两首歌。不过后一首歌的认同度真低啊,周围的人没几个会的。

何勇:姑娘漂亮,钟鼓楼;也在意料之中。唱姑娘漂亮的时候照例问了句“北京的姑娘们,你们漂亮吗”,钟鼓楼的时候何玉生老爷子坐着轮椅出场,不容易,不过不是像红勘那次“三弦演奏,何玉生,我的父亲”,而是结束的时候“感谢我的父亲”。何勇唱钟鼓楼的时候两次唱错词,无奈啊。

张楚:姐姐,蚂蚁;正常的经典,前面何勇唱串了词,担心蚂蚁那么快的词张楚会不会错啊,结果发挥正常。

郑钧:回到拉萨,灰姑娘,赤裸裸,能代表郑钧的90年代的作品太多了,期待9月郑钧的北展演唱会。

后面的顺序就记不清楚了。

许巍:两天,蓝莲花;无奈啊,从这时候起,这演唱会就不是纪念90年代了,真有观众懂的,后面很多人喊水妖,那个时代才是许巍才气最旺盛的时代。我心目的演唱会,许巍应该唱在别处、水妖、我的秋天这些,不过他应该是想跟那个年代说拜拜了,显然蓝莲花接受度更高,不过好歹有个两天。

汪峰:已经变成晚会歌手了,还有啥好说的,怒放的生命和飞得更高,合情合理但跟前面的调调太不一样了。跟许巍一样,有了接受度更高的新专辑,也是打算和鲍家街43号时代说再见了吧,我对他的期待是小鸟、晚安北京。

朴树:怎么说呢,对不起朴树的歌迷点,我觉得这台演唱会他还是别出现的好。第一首不认识,第二首生如夏花,如果勉强要上的话,那些花儿,白桦林之类的吧。

齐秦:同上。不过如果来个大约在冬季,或者狼之类的,倒也算个说得过去的串场。唱的是痛并快乐着,荒(?)

信:同上。这明显新时代的东西。

黄家强:同上。虽然 beyond 也是一代不朽的经典,但跟大陆90年代摇滚圈还是交集不大。

唐朝:月梦,太阳。虽然也算是唐朝的经典作品(梦回唐朝那张曲曲经典),还是全部抹掉吧,换世纪末之梦、梦回唐朝、国际歌,不过估计丁武也没力唱这些了。

崔健:不再掩饰、超越那一天。无奈啊,一无所有,一块红布,红旗下的蛋,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不过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就算了,估计老崔也唱烦了,观众也听烦了。不过老崔的号召力真是高啊,旁边一直安静的坐着看演出的哥们,到老崔的时候也站起来了。

中间过场的时候还听到超载的低下头在人间,还小期待了一下。还有轮回的烽火扬州路,中间还闪过陈劲的名字,要是来首逼上梁山就给力了。

总结一下就是我其实是想回顾一遍红勘演唱会。


离的太远,没出什么好片子,挑三张:

拍拍光线的气氛

这算个啥呢,我也不知道。

老崔的幻灯片做的还是挺用心的。

《一场时空错乱的怒放》有9个想法

  1. 爽子就是唱《在北京》的啊 虽然我也没见过真人 但这歌还挺有名的 尤其好多老外喜欢黑豹 郑钧! 是不是窦唯不在就不能唱 don’t break my heart 了?我自诩小时候还是紧跟时代的脚步的 还是好多没听过的 我准备挨个找一遍

  2. 都找了一遍 喜欢我的秋天 看了红磡和这次的视频 发现何家两位男性发福得真是明显啊 声音变化也挺明显的 不过那三弦弹得真好 发现我还是很喜欢其中穿插的各种民乐乐器的

  3. 穿插民乐啊,谢天笑很多歌有古筝,比如《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还有崔健《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不知道是古筝还是古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