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烧了吗

我想,应该有一种与脸盲症对应的病,来形容像我这样记人名成问题的人。像《红楼梦》,除了贾宝玉,姓贾的人都是两个字的名字吧,我总是搞不清楚他们之间的辈分关系,像《百年孤独》,祖孙几代可以叫同一个名字,更是带给我很多困扰,再像日本战国史,更是让人崩溃,我很佩服能把十几本《德川家康》读下来的人,读的时候,我还特地查了资料做了笔记,可是像德川家康:“松平广忠的儿子,小名竹千代,名元信,后改名为元康,后改名为家康,后改姓德川”,或者是上杉谦信:“长尾为景的儿子,小名虎千代,成年后叫长尾景虎,后来被赐姓上杉,改名上杉政虎,后来又叫上杉辉虎,后出家,法号谦信”,究竟要怎么才能记住呢?[1]

这本《巴黎烧了吗》,讲述二战后期巴黎解放的历史,里面有五百多个人物,书中记录了在巴黎解放这个大背景下,不同角色人的故事,每见到一个新的人名,都要痛苦一下,由于记人名的能力差,翻过两页之后来了一个出现过的人物,可是因为前面没记住,这里对于我又是新人名了,直到读到中后部分,才知道,哦,原来不需要记他们的名字,只要当成是一个又一个Jane Doe[2]的故事就好。

全书读下来,除了本来就知道的戴高乐、希特勒,就记住了半个名字:肖什么铁茨,被希特勒派来守卫巴黎的德国军官。肖尔铁茨,查了原书,找到了正确的写法,在网上搜,也有翻译成肖尔蒂茨的,就是这个人,被希特勒委以重任,让他守卫巴黎,并且希特勒下令,一旦与盟军交战失败,巴黎失守,就实行焦土政策,留给盟军的,只能是一片废墟。

希特勒的这个人事选择,不可说不对,肖尔铁茨有着坚决服从命令的良好记录,也曾严格执行过焦土政策的命令,被认为是不折不扣的纳粹分子,更何况,在那个对希特勒个人崇拜极其严重的时代,为了确保肖尔铁茨能执行命令,希特勒还亲自接见[3]了他。

然而若是若干天后,希特勒在怒吼着问“巴黎烧了吗”的时候,若是时光可以倒流,他肯定会选择另外一位军官去守卫巴黎,或者是不去接见他,因为肖尔铁茨并没有执行他的命令,巴黎并没有烧毁。让肖尔铁茨不去烧毁巴黎的原因之一,就是希特勒本身,肖尔铁茨在受元首接见之前,是怀着朝圣一样的心情去的,可是见到了老迈的元首,听到沙哑无力的嗓音,以及看到他颤抖着的手,让希特勒在肖尔铁茨的心中迅速的去神圣化了,肖尔铁茨开始怀疑希特勒。[4]

[帝国的毁灭].Der.Untergang.2004.Bluray.720p.DTSHD.x264-CHD.(ED2000.COM)-shot0003

 

图片来源:电影《帝国的毁灭》,肖尔铁茨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呈现老态的希特勒。

肖尔铁茨拒绝执行烧毁巴黎命令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巴黎太美了,书中讲,有一个盟军这边的人,在一个阳台上,和肖尔铁茨一起俯瞰巴黎的街道,这时正好有一个穿裙子的少女骑自行车经过,你看,我们的城市这么美,看这街道,看这建筑,看这红裙子少女,当战争结束后,您以游客的身份再回到这里,再站到这个阳台上,您会庆幸自己没有摧毁这一切。

当时的肖尔铁茨,口头上并没有答应,但心里已经被说动了,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一直用各种理由来拖延命令的执行,甚至暗示盟军如果不快点占领巴黎,他就要执行命令了,原本打算绕过巴黎直扑德国的盟军,在最后时刻也改变了方案,各方“配合”之下,保住了巴黎。

如今,有好友嫁到了法国,就住在巴黎,她的法国老公带她走巴黎的小路,跟她说,这是我上学时候走的路,这是我小时候经常买面包的地方,巴黎的记忆,还在流传。[5]

[1] 补充一个例外,三国演义里的人物也不能说少,我记得倒还可以,是通过反复的听评书、看原著、看电视剧、玩三国杀获得的能力。

[2] 美国司法案件中,对无名女受害者叫 Jane Doe,男性叫 John Doe ,原因未知。

[3] 想想受毛主席亲切接见在当年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一件事,或者想想现在的朝鲜,能跟金正恩欧巴挽着胳膊是什么感觉。

[4] 在电影《帝国的毁灭》中,描述了希特勒最后的日子,其中希特勒疯狂发飙的片段,被无数网友恶搞。其经典台词有“我从河北省来”。

[5] 1949,傅作义率众投降,北平和平解放,北京城里的古建筑完好保存。现在呢?

《巴黎烧了吗》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