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星辰

周末的时候回老家,本来是例行的回家看看,却赶上了病中的姥爷离世。我其实不太愿意在blog里说自己的私事,但是四个祖辈当中,姥爷对我的影响最大,还是需要写一些字来纪念一下。

在整个村子里,姥爷应该是思想最先进的人,从我记事起,就看到他一本一本的买一些科学种田的书,还订了相关的报纸,那些报纸隔期的最后一版,会是一些逸闻趣事、小故事、谜语之类的内容,小的时候能接触的阅读资源十分匮乏,那些报纸的最后一版就是我的宝藏。姥爷还订阅了电视报,那时候也没什么能读的东西,看电视报也成了我的乐趣,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其他途径获取电视节目的信息,我就成了大家的电视节目预报员。我下象棋也是跟姥爷学会的,小孩子学东西快,很快就能一直胜他了,自觉很厉害,但出来上学才发现世界如此广大。但不管怎样,我觉得我在科学和智力走的蹒跚第一步,很大程度上是受姥爷影响完成的。-

姥爷的晚年过的不错,虽出身农村,但其实当年是在工厂上班、退休的,退休之后也有退休金拿,加上几个孩子对他都不错,虽然住在不太富的小乡村里,但是电视、冰箱、DVD、空调、电动自行车都用上了。身体一直也很好,80多岁的年纪,攀梯子到房顶上去晒粮食都干得。一直到去年冬天,发现癌症,做了手术,今年春天还能拎着铁锹帮人盖房子,夏天的时候转移了,住进医院没多久就走了,由于有糖尿病的底子,癌症也没给他带来多大痛苦。可算是相当令人羡慕的晚年了。

虽然晚年生活过的不错,虽然碰巧看到了姥爷最后一面,虽说快九十岁离世按中国老话讲是喜丧,但回想起小时候和姥爷在一起玩的点滴,还是觉得想念。念到深处,就会觉得,希望那个给我做了科学启蒙的姥爷,其实并没有离开我们,而只是化作了天上的星辰,依旧带着笑,在望着我们,在爱着我们。

《天上的星辰》有2个想法

  1. Honey, 听起来很难过。节哀。你老家是哪里呢?能看到星星很好,而且村子里什么都有的样子。今年春天,我姥姥去世了,村子里很破,感觉和30年前没有太大区别,屋里还得烧煤坐壶,尽管我姥姥最近20几年一直也没怎么住在村子里,一直在城市里,但是她却在最后时刻,选择回到村里,就在她回到村里的第三天就离开了我们。

    1. 其实倒没什么难过的,姥爷生前过的还不错,人就是这样来来去去,每一次告别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只是有时候我们知道,有时候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