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庄子,基因,群体行为

先附送一个扯淡的吧:

同事:为啥去东北的火车票不好买?
票贩子:因为南方遭了雪灾了。


本文纯属民哲/民科瞎扯。

关于自由意志:

这一期的科幻世界的开篇文章介绍了一个和自由意志有关的实验。

开篇先介绍了一部袖珍科幻小说《前路迢迢》,里面介绍了一种装置,前两段如下:


  它是个小小的装置,同开车门的遥控器差不多。外形上看,它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硕大的绿色发光二级管。你揿按钮,绿灯闪亮。唯一特出之处是灯会在你揿按钮前一秒钟亮起。


  大多数人说刚上手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玩某个奇怪的游戏,目标是在看见闪光之后揿按钮,容易得很。但是当你起意去打破规则的时候,却会发现无法做到。如果
你打算在看见闪光前揿按钮的话,闪光立刻就会出现,而且无论你的动作有多快,也无法在一秒钟过完之前揿按钮。如果你想等待闪光,意图避免事后揿按钮,那么
闪光便永远不会出现。无论你做什么,闪光总是先于揿按钮。你无法愚弄预言器。
这部小说的全文在这里,但是小说讲到这已经可以表明了自由意志的不存在性。

接着,科幻世界中又提到了类似的实验已经在实验室进行了:

科学家在人类的头部装上了一种装置用来感应大脑的活动,参与实验的人被告知:当你想动手指的时候,就动一下手指,实验结果表明:“大脑发出动手指的指令”发生于“意识到要动手指”之前约300毫秒,在“意识到要动手指”200毫秒之后,手指才真的动了。如果前面的延迟不是300毫秒而是1秒,那么前面小说里提到的装置就可以造出来了。

文中接着列出了几个观点:

  • 人类的“有意识”的活动,实际上是大脑首先做了决定,再“通知”人类的意识。
  • 人类无法自由的决定要做什么,但是可以自由的决定不做什么。
  • 在一些日常小事中,比如敲打键盘、接住队友传来的篮球等动作,让人类有意识的去决定动作的速度、幅度是不可能的,只能靠大脑“下意识”的活动。
  • 即使是在大事上,比如在4辆不熟悉的汽车中选出一辆最好的来,实验数据也表明“下意识”的选择比理性的有意识的选择更好。

关于庄子:
道教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很喜欢的一本奥修的《当鞋子合脚时》,我所了解的庄子,都是从这本书中读到。书中提到的一个观点就是“放下”,不要有执念的做任何事情,花什么也没想,就自然的开花了;水也什么都没想,就自然的在流淌。

放下努力,放下执着,放下“意识”这个大脑给我们的假像,让一切自然的发生吧。

关于基因:
Linux 教父 Linus 推荐的一本书《自私的基因》,豆瓣上有一篇很靠谱的评论

这本书里提到的观点也很有趣(按作者的说法,有些已经是生物学界的常识,但是往往被大众曲解了):

  • 优胜劣汰的单位不是个体,不是种群,而是有特定功能的基因片段。
  • 动物(包括人类)中表现出来的互助、利他行为,只是因为使产生这种行为的基因在进化中由于更稳定而存活了下来。

书中还用博弈论的观点解释了上面提到的“稳定”。还用“自私的基因”理论解释了性别的产生、不同性别的繁殖细胞大小差异的由来,以及不同性别的生物对待配偶的不同态度,这一段虽然有点科幻色彩,但还是很精彩:

起初是没有性别的,两个个体各自贡献一个有半份遗传物质的细胞,结合在一起之后构成新的个体。新个体最初的营养物质就是来自于这个细胞了,于是,如果成年个体可以提供有更多营养物质的遗传细胞,无疑会使下一代存活下来的几率更大,于是这种基因获得了优势,在种群中扩散开来,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有一个个体,用同样多的营养物质生产出两个小一点的遗传细胞,则更加利于其基因的传播,在这两种趋势的共同作用下(这两种趋势之间也是相互促进的),就使得同一物种中的一部分个体,倾向于造出一个富含营养的个头很大的遗传细胞,而另一部分个体,则会高效的造出许许多多廉价的个头很小的遗传细胞来,这就是性别了。

关于群体行为
就是想想同学推荐的《乌合之众》了,我读到的观点是“群体是无意识的”。根据前面提到的“个人的意识是大脑给我们的假相”,是不是可以印证一下群体的这种无意识呢?

《乌合之众》还没读完,毕竟这书不像小说那般很容易融入其中,也不如《自私的基因》那么科普(也许是我的头脑对社会学比较的没感觉)。

《自由意志,庄子,基因,群体行为》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