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广岛

从广岛火车站前的地下通道出到地面上,一眼就看到了脚下这个井盖,去过日本的城市也不算少了,广岛的这款井盖,是我见过最有设计感的:图案、色彩、字体,都不落俗套,上面的纸鹤也是对这座城市的历史和精神的最好诉说。

提到广岛这座城市,尤其是在中国人心中,第一反应大概是原子弹爆炸,这款井盖,就与原子弹爆炸有关。1945年原子弹爆炸的时候,两岁的小女孩佐佐木祯子,家住在距离核爆中心只有1.7公里的地方,核爆过后,佐佐木祯子的身体没有出现明显问题,她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正常成长,直到10年之后,她被诊断为白血病,寿命大概只剩下一年。日本的民间传说说,生病的人,只要折出一千只纸鹤,就可以恢复健康,怀着这样的心愿,佐佐木祯子开始折纸鹤,然而纸鹤折成,小女孩却还是被死神带走了。

hiroshima-01

佐佐木祯子死后,人们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树起了一座纪念碑,纪念碑上的雕像,一个举着和平鸽的少女,就是以佐佐木祯子的形象创作而成。

被核爆的历史,就像被侵略的历史一样,似乎不管怎么理解,都有一种抛不掉的屈辱在里面,如何把屈辱化解开,不卑不亢的面对它,需要有足够的智慧和胸怀。如果没有战争和核爆,佐佐木应该会像个普通孩子一样长大,过完自己的一生,也就不需要折这些纸鹤,可以说,佐佐木的纸鹤是因战争而来,而纸鹤又有乞求健康、和平之意,一个在核爆中重生的城市,最需要的就是健康和和平。广岛选择用纸鹤来代表自己,是平静而又坚定的诉说,既没有忘记战争,更没有忘记和平。

hiroshima-12

和平纪念公园建在元安川畔,元安川在广岛市流过,流到这里分成两叉,两叉的中间出现了一座岛屿,和平纪念公园就在这岛上。河上有一座丁字形的相生桥,连接元安川两岸,丁字的一竖,通往分叉后的小岛上。当年核爆投弹的目标,就是这座丁字形的相生桥,实际的核爆,并不是在桥的正上方,而是偏了六百米,核爆之后,桥依然屹立,又使用了38年后,1983年重建。

桥没有塌,但核爆中心的建筑几乎全毁,夷为平地,然而就在元安川边上,离相生桥不远处,有一座建筑虽然伤痕累累,但也艰难的立了下来,这就是当年的广岛县产业奖励馆,现在被称为核爆圆顶。战后重建过程中,关于这座建筑的去留,一直存有争议,随着重建越来越完善,想把这里留下来当做战争纪念的意见成为了主流,所以现在当你去广岛,仍会看到这座破旧的建筑,在元安川边静静地立着,与周围平安祥和的景象格格不入。走在河边,闭上眼睛,想象当年核爆后的场景,一座破破烂烂的楼立在河边,放眼望去,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全城尽是平地……

hiroshima-09

这次来广岛,居然看到核爆圆顶被架上了脚手架,走近一看,原来有这样一个说明,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hiroshima-08

在和平公园的南侧,有广岛和平纪念博物馆,门票不贵,折合人民币不到3块钱,里面有中文的语音讲解器可以租,有时间的话,建议租上一台,在里面慢慢走,慢慢听,看这个城市的人是怎么理解历史与战争的。

hiroshima-13

除了核爆后的惨象,最震撼我的是这张照片:在废墟瓦砾当中,一丛植物长了出来,配图上说:那年秋天,被人断言将几十年寸草不生的广岛,新的幼苗从烧焦的废墟中长了出来,绿色带来了生命,也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希望和勇气。

DSCF7818

一圈走下来之后,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感慨,在展馆出口处,有好几个纪念本子,在上面有各国人的留言,他们用不同的语言讨论着战争与和平的话题。

在博物馆北面不远,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是核爆死难者追悼馆,地方不大,里面很安静,一周的墙上,贴满了因核爆而死的人的名字和照片,门口电脑上显示,目前为止统计出来的死难者,一共是19994人,这不是简单的统计数字,而是有名有姓的人,这项整理工作仍在进行。

hiroshima-14

hiroshima-15

二战后期,盟军对日本本土进行了大规模的空袭,东京、大阪、名古屋都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广岛和长崎更是遭受了人类所能发明的最厉害的炸弹袭击,有这样一次核爆,广岛就没什么古迹可言了,所以在和平纪念公园北面不远的广岛城,橹也好,天守阁也好,神社也好,都是战后所建,虽是新建,却古风犹存。

hiroshima-03

hiroshima-06

hiroshima-07

 

在广岛城中,残存着一片地基,这是当年天皇的住所。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国力大幅提升,铁路修到了广岛,广岛城南边沿海的宇品港也建成了,这里就成了理想的军事基地,1894年9月到1895年4月,甲午中日战争期间,明治天皇就住在广岛城中,这座地基所在的地方,此后日本的战争野心愈加膨胀,接连挑起战争,但终究被盟军打败,广岛也遭受到了核弹的打击,当年天皇在广岛的住所,也被打成了这副模样:

hiroshima-04

提到广岛,可能中国人的另一个反应就是那首著名的《广岛之恋》,这首歌是为同名电影《广岛之恋》所写,歌中描述的感情,正跟电影中一样:一个法国女人来战后的广岛拍摄关于和平题材的影片,与一位日本建筑师邂逅,对他讲起了自己在战争中与一位德国士兵相恋的故事,那位德国士兵被打死的那一天,正是广岛遭遇核爆的同一天。已经成家的法国女人,和已经成家的日本建筑师之间,产生了一种《广岛之恋》歌曲里唱的那种感情——放纵的爱吧!这就是法国人眼中的和平吗?

离开和平纪念公园,就看不到一点昔日战争的痕迹,有人把辐射计数器带到广岛,去核爆圆顶处测量背景辐射量,仅仅是地球上平均辐射量的两倍,远在安全范围之内。今日的广岛已经完全恢复了生机,河水在静静的流淌,走在河边,你似乎想不起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而那些战争、核弹,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无论哪里的人,都能像今天的广岛这样,自由安静的走在河边,望着蓝天白云,该有多好。

hiroshima-02

 

《日本游之广岛》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