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城堡

这些天微博上有一个@二混子–Stone 画了一组漫画介绍日本历史,可谓是简明扼要深入浅出。摘抄两幅图:

japan-history

日本从未经历过改朝换代,天皇是一脉相承的,虽然中间出现过幕府执政,但也是类似于挟天子以令诸侯,没有人取而代之过,所以日本没有朝代划分而只有时代划分,这一点好像在其他国家很难看到。

在“天皇打酱油”的那段日子里,从室町幕府到德川幕府的转变过程,就是日本的“战国时代”,战国时代持续了一百五十多年,比中国的三国时代还要长,这期间出现的英雄、名将更是数不胜数。

我看战国时代的故事,却总是看不进去,这里面不仅人物多,而且每个人都有好多个名字,就比如说著名的德川家康,他的名字是这么来的:

松平广忠之子,小名竹千代,名元信,后改名为元康,后又改名为家康,后改姓德川。

再比如上杉谦信:

长尾为景之子,小名虎千代,成年后叫长野景虎,后来被赐姓上杉,改名上杉政虎,后来又叫上杉辉虎,法号谦信。

真的很让人崩溃,拿中国的三国故事作比,刘备,字玄德,领豫州牧,被称为刘豫州,又因是皇叔,也被称为刘皇叔,也就是这些称呼了,多出来的称谓,无非是字号官职,日本这些人则是改名换姓,又改名换姓……

直到有一天,有个朋友跟我说,战国时代就是一群人打打打,织田信长马上就要统一全国的时候被谋反,丰臣秀吉接班,德川家康抄底,结束战国时代。

@二混子–Stone 所说:

japan-sengoku

铺垫了这么多,是为了说这座日本三名城之一的大阪城:

1583年,丰臣秀吉建造了大坂城,丰臣秀吉死后,他儿子丰臣秀赖住在大坂城里,当时还是丰臣家的辅政大臣的德川家康,也住在大坂城,后来德川家和丰臣家闹翻,丰臣家战败之后,德川家康的儿子在原城废墟之上填土,把旧城废墟完全掩盖,修建了更高的新城,重新设计了天守,寓意埋葬丰臣氏的记忆。

1665年,德川版的天守被闪电击中,着火全毁。

1930年,在时任市长的倡议之下,大阪城天守重建,使用的材料是钢筋水泥,有趣的是天守的设计,并不是完全的德川版本,也非完全的丰臣版本,而是二者融合:底下几层是德川时代的白漆设计,最上一层黑金色是丰臣时代的风格。

osaka

下面这座犬山城,样子小巧可爱,但却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天守。

犬山城又叫白帝城,当年刘备托孤就是在这里(误)。根据wikipedia的记载,传闻白帝城一名是根据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所启发而来。因为在其地理环境上来说,中国的白帝城位于长江的沿岸,而犬山城则邻近日本知名的木曾川旁。

犬山城和@二混子–Stone 提到的战国时代人肉三连发中的“织田信长”有关:犬山城当年的城主叫织田信清,别问我他和织田信长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因为织田信长的父亲叫织田信秀,爷爷叫织田信定,12个儿子中有9个叫织田信X,9个孙子中有3个叫织田信X,wikipedia里是把织田信清列成了织田信长的“一门众”,大概是一个大家族里的吧,至于辈分谁大谁小,是叔侄还是堂兄弟,就搞不清了,这人物关系比《红楼梦》里贾X贾Y贾Z要复杂得多。

inuyama

总之呢,织田信长的派部下打败了织田信清,占领了犬山城,后来在丰臣秀吉时代和德川家康时代又几经易主,1617年起,从成濑正成开始,历经正虎、正親、正幸、正泰、正典、正壽、正住,一直传到第九代城主成濑正肥。

你现在去犬山城,在天守里面,还陈列着成濑家历代城主的画像,以及成濑正肥的照片(其实一点也不肥):

DSC07229

姬路城有姬路城的说道,首先这配色就与众不同,白色的外墙清爽干净,外号白鹭城。当年织田信长打过来的时候,城主的家臣背叛,献城给织田信长,后丰臣秀吉的家臣开始修建天守。这里奇怪的是,大阪城顶层的黑色,说是丰臣秀吉时代的风格,下面的白色是德川时代的风格,可为什么丰臣时代修建的姬路城却是这么白呢?

姬路城历史上有过几次大维修,最近的一次开始于2009年,结束于2015年,2015年的3月27日,就是我正在写这篇博文的这一天,维修后的姬路城重新开放。幸运的是,我去姬路城的时候,天守阁上的脚手架已经拆除,虽未能进入天守,但至少看到了全貌。

在城里跟管理人员询问的时候,得知这里面种了大量的樱花,“桜、桜、皆桜”,他当时好像是一边指着周围的树,一边这么说的。

就像大阪城是日本三名城(名古屋城、大坂城、熊本城)之一一样,姬路城是另一个版本的三名城(熊本城、姬路城、松本城)之一。

himeji

看了白白的姬路城,下面来看黑黑的冈山城:

冈山城别称乌城或金乌城,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的交集较少,这座城的天守原版也在二战的空袭中被毁,现在看到的,是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模拟版本了:

okayama

现在能看到的福山城天守,也是战后重建的了,中文wikipedia上能查到的资料甚少,日文的资料倒是很多,翻几页也翻不到头,只可惜我的日语水平仅限于比会背五十音图强一点点,所以可说的也不多了:福山城就在福山火车站的马路对面,火车站的另一侧则是餐饮、商业区,如果坐火车路过福山,不妨下来休息一下。

福山城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fukuyama

这个天守的最高一层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对鸽子夫妇在此安家,一只在家,另一只进进出出的叼树枝进来,看上去已经堆了一些树枝了,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fukuyama-pidgeon
广岛城在前一篇广岛篇中已经有介绍,由于核爆的原因,广岛大部分建筑被摧毁,城和天守也夷为平地,现在来到广岛城旧址,还能看到当年天皇住所遗留的地基,以及重修后的这座天守:

hiroshim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