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恶龙的破解之道

前些天在微博看到一篇《他们为什么会变成他们曾经反对的那种人?》,看过之后深有同感,然而有一些话题,原文中并没有提及,写出来也是给自己。

1. 在体制外

原文中说,进入体制反体制,是这个国家最无耻的谎言之一。而更残酷的现实是,在这个国家,即便是在体制之外,也难免被体制所影响甚至同化。

就以我正在做的这件事情——写博客——为例,从小到大,我们在语文课学的,在作文里写的,结构也好,用词也好,都是在那个体制规定的套路下所完成的,如果在课程之外没有自己练习过阅读与写作,写出来的文章,总能在字里行间找到体制的痕迹。

作文如是,思维也是如是。从初中开始,所有的政治课都在灌输唯物论与辩证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成了人人都会的最正确的废话。在提到国内的问题或者国外的长处时,这句话经常会被拿出来论证不要妄自菲薄崇洋媚外,而事实是,这样一句正确的废话会麻痹人,让人丧失去做整体对比的能力,甚至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意识,而是守着这样一句话,忽略了具体的问题。

2. 破解之道

关于体制化,原文中举了肖申克的救赎中关于体制化的讨论:

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不知道有人是否还记得典狱长最爱的那段,也是被安迪引用的那段圣经经文:“得救之道,就在其中”。就在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片里,也给出了面对体制化时的破解之道:

世上有些东西,是石墙关不住的,是他们夺不走、摸不到的,只属于你一个人:希望。

2

3

3. 我想说希望,也想说能力

即便是在体制之外,保持希望也并非易事,就在Andy点出希望之后,Red就说,有希望才有危险,希望能把人弄疯,希望无用,你最好认命。

空谈希望,确实无用,而能有效的——至少对我而言有效——破解之道,便是:独立思考,多阅读,多旅行。阅读与思考过后,就会对体制的所作所为,有更清醒而冷静的认识,旅行过后,就会知道这世界并非全然如体制内这般不堪,你内心深处向往的简单而美好的事物:笑容、信任,是可以很好的生存着的。

人们会很容易同意:在恶劣的条件下生存很难。然而,一旦习惯了恶劣的环境之后,换到好的环境里也并非易事:就像在黑暗、阴冷、缺氧的条件下生存的植物,把它移植到有好的日照、温暖、富氧的环境中,可能很快就死掉了。人也是一样,搞笑如段子的:

好友的妈妈今年七十多了,除了每年冬天必买个百十棵大白菜储存外还在家里钉了个小木架储藏粮食,架子上米面油一应俱全还随时保持满仓状态。我问她现在什么都不缺您存它干吗?她说她经历了59年开始的三年自然灾害后饿怕了,只有那一代人才会懂她。

也有严肃的新闻,比如孩子到了美国犯下罪行,父母救子心切,跑过去按照中国的思路办事:贿赂法官,接触证人,最终也成为重罪的被告。

人就是很难改变习惯,即使环境发生了变化,对于受体制潜移默化影响的人来说,在其他的环境里生活,绝对是需要适应与调整的事情。不举冬储大白菜的例子,也不举贿赂法官的例子,我们既没有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也很少会有机会去贿赂法官接触证人,就说最简单最日常的事情:过马路,在很多国家,汽车看到过马路的行人是会停车避让的,习惯了中式过马路的我们,面对行人是绿灯的斑马线和要合法右转的汽车,有几个人能心中不起波澜的往前走?

面对日常习惯给我们的影响,阅读与旅行是破解之道,是扩充自己认识的手段,也是让自己从体制化的写作与思考中走出来的钥匙,是反体制化的坚实证据。如果实在没有时间阅读也没有钱来旅行,那最后的办法就是,当面对体制下的种种扭曲行为,经常需要提醒自己:这很常见,但不正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