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地图的那点颠覆的小事

最近朋友圈里流传一个帖《俄罗斯没有那么大,欧洲真的超小,我们看到的地图一直错的离谱》,据说颠覆了很多人的“世界”观,是的,字面意义上的“世界”观。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的根源,是因为一件小事:地球是圆的,地图是平的。把球的表面画在平的地图上,总会出些问题。不妨想象一下,怎么把剥下来的桔子皮摊平到一张纸上——而在纸上制作地图,遇到的就是摊平桔子皮的问题。

orange-peel1

这个“摊平”,专业的说法叫做“投影”。在制作地球的平面投影地图时,总要有所取舍:角度、形状、面积、位置关系,无法每一样都做到跟地球一模一样,各种投影方案,无非就是在这些变化中进行取舍,以适应不同的使用场景。

《俄》一文中开篇题图中所说的“我们平时看到的地图”为例,这是一个墨卡托投影,互联网地图服务,一般用的就是这种地图,它的好处是:角度不变,这是航海地图的好选择:地图上的西北方向,就是对应实际的西北方向;还可以把地图切成一块一块,用来缩放,缩放之后形状不变,可以说是互联网地图服务的唯一选择。

world-map-m

缺点也很明显:面积变化,越靠近极地的地方,面积变化越大。一般的互联网地图,都只做到了南北纬85度左右,如果做到南北极(90度),面积变化会无穷大。《俄》一文中提到这种地图上非洲显小而俄罗斯显大,就是因为非洲的纬度低而俄罗斯纬度高。

墨卡托投影的示意图如下:

map_mercator.svg

然而,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墨卡托投影并不是很流行,我们经常见到的,挂在各办公室墙上的,是这种罗宾森投影:

world-map-east

可以看出,为了减少面积变化,高纬度地区的纬线圈变短,左右两侧的经线逐渐弯曲,这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墨卡托投影把高纬度地区变得特别大的问题,非洲看起来也没那么小了。

这种地图的缺点是,中间部分的形状基本保持原状,左右两侧的形变比较严重。上面这张图是东半球版本的罗宾森投影,你在百度地图搜索“世界地图”,搜到的多半是这种。如果你去Google搜索”world map”,你搜到的很可能是这种地图:

它把欧洲放在了中间位置,中国、澳大利亚偏安于角落之中,还有那可怜的新西兰。这正是西半球版本的罗宾森投影,专为欧美人设计,欧洲的形变较小,非洲的面积够大,欧美之间位置关系(在东半球版本的罗宾森投影地图中很难看出来)也够明显。

world-map-west

罗宾森投影的原理:

Usgs_map_robinson

而将面积变化调整到最小,把形变调整到最大的,则是Mollweide投影了,这种投影上显示的面积是没有错误的,但是形状变化则非常离谱(看新西兰):

1024px-Mollweide_projection_SW

再来欣赏几种神奇的地图投影方式:

下图是亚尔勃斯投影:

Albers_projection_SW

下图是彭纳投影(蛮可爱的是不是,只是新西兰已经变成一条线了):

 

Bonne_projection

Goode homolosine 投影:

1024px-Goode_homolosine_projection_SW

以上地图,都是把赤道放在地图的中间横线位置,没有任何一张图能清晰的表达出极地的形状,以及极地和周围大陆的位置关系。

下面介绍的这张是郝晓光做的世界地图:

001kzUtjty6DZ34tu4h39

非常好的视角对不对,第一次在世界地图上看到完整的南极洲的样子对不对,瞬间就理解了北京飞加拿大、美国要经过北极圈对不对,北冰洋的开发应该在那些国家之间怎么分配也有了感觉对不对。

颠覆了世界地图,也来颠覆一下中国地图。我们常见的中国地图是把南海诸岛切出来一个小块,给人感觉:第一,南海诸岛不重要,第二,中国领地东西比南北长。竖版地图一出,两个问题都得到纠正:南海海域面积很大,不可谓不重要;中国领地是南北比东西长。

chinese

最后,我为为什么反复提新西兰呢,因为这里有一个梗:新西兰人最近很受伤:我们的存在感呢!你们的世界地图上都不画我们! 最初的搬运工是微博上的@英国那些事儿。当然,你也可以点这里看英文原版:World maps without New Zealand

《关于地图的那点颠覆的小事》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