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崭新的硕士终于诞生了

帽穗被一位不认识的教授从右边拨到了左边,老教授非常慈祥。

从此,再说起自己是“北大的”的时候,就会是一种新的感觉,北大也不再能保护我们了。


下面贴出我论文致谢的最后一段

这里是最后一句话的特写

大特写

《一个崭新的硕士终于诞生了》有4个想法

  1. 北大再也不能保护我们了…看到这句话才忽然觉得悲伤铺天盖地起来。nnd,劳资今天开始就不是学生不能伪装弱势群体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