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基础认星座(0)

last-flight-at-sunset

为什么要读书?举个例子:当你看到夕阳余晖…你的脑海浮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不是:“卧槽,好大的鸟,真TM大,卧槽,真TM太好看了!”

关于这个段子,还可以继续往下谈,比如,孤鹜中的鹜,其实只是野鸭而已,而这张图上的弯曲的长嘴,跟野鸭扁扁的短嘴并不相同。再比如,看到这样一张夏日星空图,你脑海亦可浮现“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而非“卧槽,好多星星,好壮观的银河啊!”

summer-stellarium

只是,你能认得出来哪是牛郎,哪是织女吗?

只看画面正中,银河两侧标注了河鼓二和织女一的,就是我们说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加上稍上方一点的天津四,牛郎、织女、天津四三颗亮星,亮度在全天恒星中排名分别是第12、第5、第19,位于夏季银河的中间位置,构成一个近似的直角三角形,称为“夏季大三角”,非常好认,辨认夏季星座,可以以这三颗星为起点。

stellarium-summer

牛郎织女,正像故事中说的那样,分居于银河两侧,仔细观察,牛郎星的左右两边,还各有一颗星,按民间故事所说,那两颗星代表了牛郎织女的两个孩子。

在人类还没能造出大船,环球航行,进行文明间的交流之前,各个文明自己已经在仰望星空了,不同的文明给星星分成了不同的星座,起了不同的名字。织女一、河鼓二、天津四、牛郎织女的故事,这些都是中华文明中对这些星星的解读,而在西方世界,他们心中的星座却有着另外的故事。

在西方星座体系中,织女一属于天琴座,而河鼓二属于天鹰座。

天琴座得名,是因为形状类似古希腊的里拉琴,里拉是什么,说中文名不太好理解,说它的英文名Lyre就好理解了——音译而已,天琴座的英文名叫Lyra也就顺理成章了。相传里拉琴是希腊一位名叫赫密士的神所发明,提起赫密士,知道的人可能不多,说他的英文名很多人就熟悉了:Hermes,爱马仕的创办者的姓就是这位神的名字,在法语中,H不发音,因此变成了爱马仕。

说回这琴,赫密士把琴送给了阿波罗,阿波罗又把琴转送给了俄耳甫斯,俄耳甫斯弹得一手好琴,“猛兽俯首,顽石点头”,也因此吸引到了醉心于琴声的水神尤丽提西,婚后有一天,俄耳甫斯在演奏之时,爱妻尤丽提西竟然被毒蛇咬伤,中毒身亡。俄耳甫斯悲痛欲绝,抱着竖琴闯到阴曹地府,寻找妻子,他悲伤的琴声感动了冥王,冥王答应可以让他的妻子重回人间,但在回去的路上,千万不能回头看妻子。就在马上到达阳间之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妻子是否跟上,而他看到的却是妻子一声惨叫,坠回阴间。俄耳甫斯伤心至极,毁掉竖琴,投河自尽,天神宙斯知道这件事,就把琴放在天空,变成星座。

lyra

毕竟是古希腊的神话,从我来看,这其中槽点不少,比如,既然说他弹琴的技术高到不知哪里去了,猛兽都可以俯首,为什么毒蛇不能像印度训蛇那样跳舞,而要去咬人?闯阴曹地府,为什么不像孙悟空一样,拿一件趁手的兵刃,而是抱着竖琴下阴间?毕竟读书太少,这些事难以理解。

说完织女说牛郎,牛郎星(河鼓二)在西方星座的体系中,是天鹰座,关于天鹰座的传说有很多版本,这里选一个有趣的:宙斯为追求复仇女神涅墨西斯,将自己变成天鹅,并命爱神阿佛洛狄忒变成一只鹰追捕自己,博取涅墨西斯同情,后来经过一番转折,终得美人芳心,宙斯为纪念此事,将天鹅和鹰一同升上天空,成为天鹅座和天鹰座。

lyra-and-others

有一个不怎么按套路出牌的,按理说,追求妹子的更常见的方式是:把妹子变成天鹅,把帮手变成鹰,自己化身猎人之类,把鹰赶走,救出妹子,宙斯的骨骼真是有点清奇。

再看天津四,天津是中国古代的星官之一,意为“天上的渡口”,因为位于银河边上而得名,得知这一由来,突然觉得天津市的名字变得有点浪漫了起来。

天津四在西方星座体系中,位于天鹅座,就是前面宙斯为了把妹,把自己变成的天鹅,而天鹅座的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纠结的版本,主角仍然是宙斯和复仇女神涅墨西斯,宙斯对涅墨西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穷追不舍,而涅墨西斯为了躲避宙斯,先后变成多种动物逃跑,最终变成天鹅,仍未能逃脱宙斯的追赶,宙斯也变成一只天鹅,追上涅墨西斯的天鹅并强暴了她……涅墨西斯之后将蛋产下,孩子长大后成为希腊第一美女海伦。

不得不说,这个版本的传说更是……变成很多种动物的,有人还记得西游记里这段吗(有删减):

大圣慌了手脚,变作个麻雀儿,飞在树稍头钉住。二郎圆睁凤眼观看,见大圣变了麻雀儿,摇身一变,变作个雀鹰儿,抖开翅,飞将去扑打。大圣见了,搜的一翅飞起,去变作一只大鹚老,冲天而去。二郎见了,急抖翎毛,摇身一变,变作一只大海鹤,钻上云霄来衔。大圣又将身按下,入涧中,变作一个鱼儿,淬入水内。二郎赶至涧边,不见踪迹,果一变变作个鱼鹰儿,那大圣变鱼儿,顺水正游,忽见一只飞禽,急转头,打个花就走。二郎看见,赶上来,刷的啄一嘴。那大圣就撺出水中,一变,变作一条水蛇,游近岸,钻入草中。二郎急转身,又变了一只朱绣顶的灰鹤,伸着一个长嘴,与一把尖头铁钳子相似,径来吃这水蛇。水蛇跳一跳,又变做一只花鸨,二郎见他变得低贱,——花鸨乃鸟中至贱至滢之物,不拘鸾、凤、鹰、鸦都与交群——故此不去拢傍,即现原身,走将去,取过弹弓拽满……

如果吴承恩读过宙斯和涅墨西斯的故事,在第一个回合,直接把二郎神也变成麻雀,让两只麻雀上演断背山的故事,也不失是一段佳话。

扯远了,再说宙斯和涅墨西斯,涅墨西斯居然就这样从了,还为宙斯把孩子生了下来,你是复仇女神诶,怎么能就这样就认了……

综上,这“夏季大三角”在不同的文明中真的是上演了完全不同的剧情,在中国以及在东南亚,牛郎和织女的故事都广为流传,而在西方世界,牛郎所在的天鹰和天津四所在的天鹅之间,有着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织女所在的天琴,则蹲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完全是另一个故事。

在夏季大三角的故事完结之前,还有一个彩蛋赠送,就算是解一解宙斯故事的腥气:圣斗士星矢里的冰河,穿的白鸟座圣衣,白鸟座也就是天鹅座了。

hyog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