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时隔三年,完稿的书终于付印,在各网络书店也均已上架,总算是把“写书”这件事做完了。

五年之前,台湾个人游开放,向往已久的我,克制住了做第一批游客的冲动,等台湾的天气凉快下来以后,开始了第一次去台湾的旅行,在那之后的一年半之内,又接连去了两次。每次去都会有很多感慨,也很认真的在百度旅游上写下了自己的感想,台湾的人情味,台湾的美食,台湾的历史,在台湾遇到的种种感动,都被我写进了游记之中。那时大陆地区民众去台湾的热情正在逐渐升温,我的游记发的又比较早,有幸在百度旅游上过几次首页推荐,逐渐的,点击量被刷起来。

有一天,突然收到这么一条留言:

无标题

加了QQ之后,发现对方是一个出版工作室,想把我的游记集结成书,身为码农,没太想过自己能出一本讲旅游的书,所以也没怎么考虑,就接受了这个提议,那时正好处于换工作期间,有充裕的时间可以用来整理书稿。无奈的是,能写出来的东西还是太少,不够出版方字数上的要求,最终还是接受了合著的方式,所以现在在书的“自序”部分,能看到合著者们的信息。

那时候对出版的事情完全没有概念,工作室的人对我说,成稿之后,需要校对、找配图、画手绘、排版、审核、印刷,一套流程走下来,大概三四个月之后,才可以成书上市,于是我也这样期待着,等书出来之后,带着书去台湾再去见一下结识的人。

哪想这一等,就是三年。

众所周知,台湾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有着不同别处的意义,由于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但此类题材的书不同于一般图书,审核起来是慎之又慎,需要经过许多相关部门的多轮审核修改,方可通过。就这样,三年过后,这本小书终于过关,得以印刷出版。

这三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我去了几次加拿大,几次日本,见识到了与台湾不同的美食美景;我的爱好列表里增加了跑步,从一个2公里都难以坚持跑完的人,变成了一个已经跑过几个马拉松的人;Facebook依然没有被解封,但在国外发展的很好,而国内的流行,则已经从微博变成了微信。至于台湾,总统府还是那个总统府,在里面办公的人却从马英九变成了蔡英文;在书中推荐过的宫铃,前些日因为抑郁症去世了;我在台北住过的民宿,老板已经结束了个人职业者生涯,去公司坐班,民宿也停止营业了;高雄的民宿高雄仁的家还在,不光还在,而且他们还有了可爱的二代仁。

860142_552508268115298_130938630_o

(高雄仁的家里的手绘)

说到写书的体验,其实,在写这些游记的时候,并没有一种在写书的心态,去玩的时候也没有刻意规划过,怎样的行程、怎样的照片才是适合书的,只是想着,我不要写流水账,我要尽量写的有内容,要把自己真实的感动写出来,如果能有人,因为我写的这些文字,可以增加一点对台湾的兴趣,就算是成功了。

回想起来,能在出版界留下一个脚印,也完全是兴趣推动之下的机缘巧合:先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买了一个kindle,开始了疯狂的刷书经历,在上面也读了很多台湾相关的书;写游记呢,则是因为有一个同事转去了百度旅游,专门请我们几个人吃饭,邀我们去写游记帮忙丰富内容;之后工作室来约稿成书的事,前面已经讲过了。而台湾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跑步的爱好,多多少少受了同样身为跑步爱好者的台北和高雄的民宿老板的影响,而去更多的地方旅行,也是因为从台湾开始,发现了旅行的美好。

书成之后,有朋友很快买来读完发来感想,收到最高的评价说有林达的风格,或者是说部分内容有《阿勒泰的角落》的水平,为此开心,也为此忐忑,要知道,我是多么喜欢林达的游记和李娟笔下那充满生活气息的阿勒泰;有朋友跟我分享看到某些内容时的感动,我很欣慰,因为发生那些事时,我自己也是被感动了的,写下那些文字时,我也是怀着感动的;当然,有好评就也有差评,不同章节之间的水平有所起伏,有些地方结构生硬,这些,我承认我也接受。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遗憾,比如我最喜欢的几篇:二二八、美丽岛、同志大游行,也都因为大家能理解的原因,没能出版,后面我会把这些稿整理出来,再发出来。

书稿正在审核之时,有一天参加豆瓣上一个讲座,主讲者是当时已经出过一本讲台湾旅行的书的作者,她当天讲了一个故事,说她有个社团里的朋友,也被出版社约稿,朋友找她来问意见,她说建议先别出,因为她觉得她朋友的水平还不够。当时我心里一惊,我水平够吗?转念一想,管它呢,我身为一个码农,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出书的机会了,万一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可怎么办,怀着这种硬着头皮上也不想错过的心情,现在有了这个:

715mpHIYTVL

谢谢。

 

《写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