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这里的道。

kono

この道、この夏。

这是北海道马拉松的宣传口号,道是指北海道的道,又是指赛道的道,而夏字,则是指日本几乎唯一一个在夏天举办的马拉松。

北京比北海道靠南得多,夏天也就热得多,北海道的夏天可以办马拉松,北京的夏天跑起步来都那么的吃力。虽然并没有觉得今年比往年热的特殊,但跑起步却似乎比去年难受得多,去年傻跑一夏天也不记得有什么,可今年,热烘烘潮乎乎的空气裹着人,跑再快也是闷在蒸笼里,更何况在这样的气候之下,脚步根本快不起来——快起来的只是心率,出汗不舒服,不出汗更难受,即便到了晚上10点,气温也经常在30度以上,有几周只好把夜跑改成了晨跑,在早上日出前后,一天中最凉快的时候,如果早上五六点钟还在30度以上,那这一天就没戏了。

北海道马拉松说是在夏天举办,其实已经是在八月底,对于北海道来说,算是夏末,酷热已经过去,早晚要穿长袖,札幌离海不远,刮起海风来,晚上穿单薄的长袖都会觉得冷。只是,白天的气温不好琢磨——万里无云的晴天、乌云蔽日的雨天、风雨交加的台风天,温度能差上10度,跑起来的感觉自然各不相同。但毕竟是在高温高湿的北京大蒸笼里滚过一夏天,北海道的天,总能承受得住,再热,也是会比北京舒服。

跑过几个马之后,也逐渐有了自己选择的想法,国内的马,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即便同一个马,过了一年就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而日本的马,组织再差也是有底线的。这次选择来跑北海道,一是因为夏天的比赛不多,另外也是因为它的奖牌设计不俗,往年的奖牌是这样的:

565332_557386370945214_488775560_n

图片来源

这个造型是北海道的雕塑家安田侃所做的雕塑作品,名叫妙梦,在日本乃至世界各地都有这件作品展出,在札幌JR站的门口,也有这么一座,札幌JR站的妙梦,就立在火车站正门一进门的地方,但丝毫没有堵路的感觉,而这样一件形状其他的雕塑放在站内,被阳光照射着非常显眼,和室内的光线形成了鲜明的明暗对比,从火车上下来出闸口,一扭头就会看到它,所以它自然也就成为了人们经常约会碰头的地方。

DSC02396

报名的时候就幻想着,拿到奖牌之后,去这个地方,手托着小妙梦奖牌,身后是大妙梦的雕塑,这样和一个影,会是很有趣的事。可谁想到,因为今年是北海道马拉松三十周年,组委会决定不沿用往年的妙梦奖牌,而是全新设计了三款奖牌,供选手投票选择。

medal

图片来源

不得不说,这三款看下来就觉得寻常了许多,扁平的单色奖牌,很多比赛的都是这样的吧,很难出彩,不出错就算是好的了。最终,选手们投票后的选择结果是C,这个像是七巧板拼接出来的形状,据说是体现了北海道的地形,从地图上看,北海道的右边部分像是一个斜着放置的正方形,左下角伸出一个小尾巴,这奖牌的设计,大概是北海道地图的一个抽象吧。事已至此,也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了。

Shadow_picture_of_Hokkaido_prefecture_edit

图片来源

这是我在日本跑的第二个马,跟之前介绍过的京都马拉松相比,北海道马拉松算是个减配款:没有太多贴心的亮点,但也是挑不出什么硬伤来。也可能是因为已经是第二个日本的马了,有了见识,也有了预期,内心里的标准提高了很多,就没有了第一次来日本跑马,见识到到京都的贴心与细致时那种惊艳的感觉了。

要说北海道马拉松的特色,还是应了那句“この夏”,夏天的比赛气温高,赛前官方在脸书、官网上强调过,这是夏天的比赛,要注意防暑,赛前发的电子版参赛指南中,也特别提到了:如遇身体不适请不要勉强坚持。

keep_alive

图片来源

赛前的环节波澜不惊,提前三周,收到参赛指南,官网亦有日韩英简繁五种版本,作为一本参赛指南,该提供的信息都提供了,不该说的废话也都没说,但跟京都比起来,在细节、人情味上还是差了一些。

参赛装备的发放是在大通公园,这也是马拉松的起点和终点,从札幌站出来,走几百米就到,在狭长的大通公园里,马拉松相关活动占用了有将近一公里的长度。

DSC02424

分号码区域发放装备,并没有为海外选手开放专用通道,接待的志愿者也不会讲中文英文,但排队人少,志愿者效率高,领装备不需要怎么交流,号码对的上,拿了就走,也还算顺畅。如前面所说,无亮点,也无硬伤。

DSC02429

领完装备,时间还早,带着基友去沼田游花灯,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这里的故事就先不提,之后会单独开一篇来介绍。

DSC02580

赛前很多天就在刷天气预报,阴?大雨?阵雨?多云?每次看到天气变化,心情也随着上下起伏,心里暗暗念叨:如果是这样的天气,我应该怎么跑,如果是那样的天气,又该怎么跑。琢磨来琢磨去,到了比赛当天,一看天气:大晴天,四下望去找不到一丝丝云,这也就意味着,夏末的太阳会考验着这条赛道,这会是很虐的一个42195。

前面10公里,人群没有散开,被大部队压制着速度慢慢向前。考验一个城市的绿化好不好,不是看什么比例数字,举行一场夏天的马拉松就知道了。北海道的前10公里,是在市区里,高楼和大树交替出现,帮赛道上的选手们挡住阳光,在路上形成一段一段的阴影,这个季节的札幌,阴凉底下和太阳底下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就这样,阴凉帮忙降温,人群帮忙降速,跑得还算轻松自如。

要说难受的地方,也是有那么一处,是在9公里前后的路,那是在地下隧道里,隧道的通风不够好,外面的风吹不进来,几千人跑在里面,很快就把空气跑得又闷又热,而这样的路绵延了接近一公里,只能望着远处微小的出口,希望早点跑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3

从隧道里出来,转过弯来,没多久就开始出城了,高楼越来越少,农田越来越多,树木越来越矮,到了15公里处,路边的小树已经没有多少树荫可以帮选手降温了,这时也开始了从15到35,、长达20公里的折返+暴晒路段。按照之前的设想,争取以6分配速能坚持到30,之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跑这段路的时候,遇到两个台湾女孩,我看她们俩速度比较稳,就跟在后面跑了一段,大概过了半程左右,发现还有余力,于是甩开她们往前跑了。

2

太阳越来越高,气温也越来越热,进补给站喝一杯补水,浇一杯降温,跑出去200米,刚洒在身上的水就被身体烤热,和汗变成一个温度了,恨不得再来一杯浇在身上。

在24左右,意外的碰到了夏天赛道上最大的惊喜,路边有一处补给站,不知是私补还是官补,提供的内容不是吃的也不是喝的,但确是救命的:冰块,我拿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冰,一边跑,一边往身上擦,而这个冰块,帮在暴晒下奔跑的我撑了两三公里远。冰块用光之后,身体很快就又热了起来,好在后面又断断续续碰到几处补给点,又分别拿了几块冰,能在这样的天6分配速撑到30,冰块居功至伟。不管是谁在热天组织马拉松比赛,都应该把冰块当第一重要的补给。

1

37过后逐渐回到城市,楼群开始出现,树木变得高大,尤其是38公里穿进母校(误)北大,甚至会有遮天蔽日的树荫了,两年前来日本玩的时候,曾在北海道大学里面逛过,如今在马拉松的赛道上,看着似乎熟悉的地方,那时来的时候已过中秋,关西还有夏天闷热的誉为,北海道已经是清冷了。此时以马拉松选手的身份再回北大,虽然这里是后半程最凉快的地方,可已经不怎么跑得动了,似乎是撞墙,又似乎要抽筋,看了看表,430无望,440无忧,就有点泄气,一度决定最后3公里完全走下来,最慢的一公里——在最凉快的树荫底下——甚至用了9分钟。

出了北大,街两旁围观的市民很多,热情也很高涨,隐约已经能听到终点处传来的音乐声,和主持人在热情的说着什么的声音,怀着即将完赛的心情,脚步又颠儿了起来,很快就到终点了,志愿者带着热情的笑,把奖牌挂在我脖子上,我学着日本人的习惯,回头对着赛道鞠了一躬,摘下奖牌,拿在手里,我来过,我跑过。

4

也在手机上,收获了这么一张步枪一样的线路图。

9

赛后一直到第二天,整个人一直处于很兴奋很愉悦的状态,大概是多巴胺内啡肽之类的东西久久没有代谢干净吧。简单的动作重复的做着,从开始的轻松享受,到后面的努力坚持,到最后到达快乐的终点,身体虽然瘫软,但心情的愉悦却值得不断回味,这大概就是马拉松的魅力所在吧。

我不想以这样的抒情作为结尾,还是讲个故事吧。

赛后第二天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旁边一个日本老爷爷在看报纸,我撇了一眼发现了里面有一整页在介绍北海道马拉松,在旁边的便利店报纸架子上有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翻了翻没发现有讲马拉松的——人家是全国性报纸,自然不会介绍地域性的比赛了,于是跑回来用新生儿水平的日语跟老爷爷问看的是什么报纸,老爷爷说是北海道新闻,重回便利店问店员,说是北海道新闻已经卖光了,正准备去另一家便利店碰碰运气的时候,路过看报纸的老爷爷,老爷爷把我叫住,“I give this to you!”,想要掏钱被老爷爷制止了,“No, I give this to you!”,鞠了一躬,“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现在,这份报纸正躺在我的书架上。

这就是我的夏天,我的赛道。

8

文都已经结束了,现在开始的,只能算是附录了:

最后,介绍一些不错的小细节:

比如起终点区域的洗手间,前面加上了围挡来帮助保护选手隐私:

DSC02425

 

领完装备就自然会经过一个芯片检测区域,在别的马,检测芯片是可选,到这里变成了必修。

DSC02431

赛前补给点,开跑之前就可以有运动饮料、小西红柿、香蕉。

1

赛后回收芯片,自然也不用选手亲自动手了。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