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田町夜高行灯祭

因为每次都能发现新东西,这大概可以作为“你去过那么多次日本了,为什么还要去”的答案把。

这次的发现是祭,祭并算不上陌生,第一次去日本,住在浅草寺雷门附近,就正好赶上三社祭,到了晚上,男女老幼都穿上传统服饰出来,在雷门的大门底下,有一对一的饮酒赛,大家喊着一样的拍子,两个人走着特定的步子,边走边喝酒,我在那里好好的看了一会热闹。

那次只是碰上,这次是特地去找。

微博上的@日本自由行 经常会发布一些日本的活动,像是青森睡魔祭、新潟狐狸出嫁,我就想,能不能不等他发布,自己去找一下呢?于是Google了一下“日本の祭”,果然发现了这个网站:日本の祭り,可以根据月份、地区进行查询,看各地的祭祀活动。这次来北海道跑马,就是查到了赛前一天的晚上,在离札幌1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沼田町,有一个花灯祭。

(插一句闲话,在日本的夏天,各地经常会举办烟花表演,用Google搜索“日本の花火”亦可查找到烟花大会的信息,祭全年都有,花火则通常都在夏季)

IMG_7967

北海道多水,地名多以河川命名,从札幌出发,经砂川、泷川到深川,在深川换乘留萌本线——一条往复运行的单轨火车,在石狩沼田站下车,就是此行看花灯的目的地了。八月底的北海道,阳光正好,留萌本线的铁路两边已经是日本很乡下的地方了,两边是大片的绿色农田不说,途径的车站站台,也只是用木头板搭起的一个小台子而已,小小车站,既无围墙又无天桥,也没有人卖票——在车上投币就好,一天几班的小火车,只是按固定时间在这里停靠一下,说是火车,更像是跑在轨道上的公交车。

IMG_7968

来之前还在担心,下车之后会不会找不到会场,还没出车站,就不担心了:隔着车站的玻璃门,就能看到主会场,在站前的小广场上,临时搭建了舞台,台下摆放着椅子,供内场观众坐在那里观赏。现在时间还早,太阳很高,也没有看到有花灯,但站前的气氛已经完全起来了,花灯节的元素随处可见。

DSC02435

DSC02443

来看花灯的人,比十一黄金周的故宫或者泰山自是不如,但以日本的标准来看,也是不算少了,顺着人群,很快就到了花灯聚集的街巷上,花灯多的地方,人也越来越多。

dsc02441

dsc02450

转着转着发现有个饮食广场,啤酒、烤串、生蚝、拉面、各种小吃,围了一圈,正好时间还早,带着基友随便吃吃。

dsc02471

dsc02472

这边的花灯,都是架在木头车子上的,底下有轮子,但是要好多人同时推才能动,车上有人喊着号子,听起来像是“哟一哟啊萨”的声音,问了当地人,说是“よーいやさ”,说是只是号子声而已,没有实际意义,字典上给了两个含义,除了号子声之外,还有一个含义是“挪动重物时发出的声音”,这不还是一个意思吗?在日本,“よーいやさ”的号子声好像还是比较常见,在富山县,甚至有一个祭,就叫做よーいやさ祭り。

dsc02452

祭,在日文中写作祭り,比如这次来北海道沼田町的这个行灯祭,全称就是“沼田町夜高あんどん祭り”,あんどん写成汉字是行灯,行灯行灯,听起来像是行走的灯,含义是灯笼,夜高行灯,就是架在车上的高高的花灯。

根据资料,沼田町的这个活动,可以追溯到承应二年(1653年),越中(今富山县)迎接伊势神宫的分灵作为神氐之时,迁宫的队伍行进到加贺和越中的国峡、俱利加罗山一带,要到傍晚时分。得知这个消息的村民们,手上拿着作为路标的灯笼,举村迎接,这就是这个花灯节的起源。

沼田町的命名,是因它的开拓者沼田喜三郎而得名,1977年,沼田町的9名住户拜见了在
沼田喜三郎的故乡——小矢部市津泽地区举行的津泽夜高行灯节,提出一定要在沼田町也举行这个节日,于是这个活动就传到了北海道。

dsc02534

dsc02528

在沼田高中的花车队伍中,意外的发现了一位白人面孔,上去问了几句,他叫David,来自爱尔兰,在沼田教英语,有两年多了,跟他说我来跑北海道马拉松,他说他也跑步,而且也报名了今年的富士山马拉松,不知道今年能不能遇上他。

dsc02582

dsc02583

dsc02601

到了晚上天快黑的时候,所有花灯都亮了起来,还是沿着街道游走,David跟我说,一定要等到晚上九点多再走,到时候花灯会互相撞击对方,可惜明天还要跑马,想赶早一班的火车回去,就没等到这个项目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