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与放弃

跑步这个词,似乎越来越多地与坚持、热爱、习惯、改变这些积极的词联系在一起,看过太多太多的鸡血文,看过太多太多跑友的故事——很多人的故事都是相似的:一开始从来没有运动习惯,甚至身体羸弱,因为某个契机,开始尝试跑步,经过前几次吃力的坚持,逐渐变成习惯,再变成热爱,有的人甚至还会上瘾,最终站在马拉松的赛道上,完成对自己的挑战。

回想我跑步这两年来,也是类似的经历,总有些时候,想要把自己的故事也写出来,但又觉得,写出来也是千篇一律,所以这里,我不打算讲这些事情,而是说一说不那么积极的事,我想说一说跑步与放弃。

放弃有很多种。

有一种放弃,是刚开始的热情高涨,立下重重的誓愿,说自己一定要如何如何,但只跑了两三次甚至只跑了一次,就或是觉得太难,或是觉得没有成就,或是不能发现跑步其中的乐趣,或是有乐趣但没有热爱,最终无视了当初的誓愿,又变回热情高涨之前的那个自己。

我想说的,并不是这种放弃。

而是那种,你已经经过了最初的难受期、适应期,开始习惯、甚至爱上了跑步,知道了该怎么训练,怎么休息,为了一场比赛,做了充分的准备,赛前三周的长距离慢跑,你的状态非常好,有信心把个人最好成绩提高10分钟、20分钟,但到了比赛当天,却因为身体出了状况,不得不退出比赛,只能站在赛道边上,看着小伙伴们快乐的奔跑。

dsc00909

去年的富士山马拉松,我就是这样的情况,赛前训练非常充分,对路线也做了详细的研究,细到想好在第几公里要怎么跑,但是赛前那天的晚上,突然发烧,早早躺下,希望能通过好好休息来把身体养好。半夜醒来,迷迷糊糊间,发现身体还是发沉,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手机,去Google上搜索,寻找发烧了还能不能跑马拉松的答案,很多人都讲了自己发烧但还是去参赛并顺利完赛的故事,但有一个不长的答案击中了我,他说,那些发烧坚持参赛但是出了事的人,可能就没机会来发帖给你讲他的故事了。

于是我决定放弃,为了断掉念头,出门陪小伙伴去起点的路上,身上穿的都是无法跑步的日常穿的衣服,路过车站时,买好了回程的车票,然后送同行的跑友去起点,只是,我在鞋子上绑好了芯片,在所有选手都出发之后,才走过起点,只为在赛道起点处留一个纪录——此行是DNF(Did Not Finish),而不是DNS(Did Not Start)。

还有一种放弃,是因为雾霾。去年冬天的奥森半程马拉松冬日站,就在家门口的比赛,奖牌是非常漂亮的小雪花,在阳光照射之下还会泛出蓝光。虽然很喜欢这个颜值很高的奖牌,但因为当天雾霾太重,我也放弃了参赛,主办方非常贴心,发通知说,在赛后十天之内,可以自己去跑一个半程的路程,把跑步软件的截图传给他们,依然可以拿到小雪花。但那十天之内,没有一天没有雾霾,于是我还是没能拿到小雪花。一直到后来年底的心愿马拉松,也是因为雾霾,弃赛了。

430015745528442028

(图片来源于好友朋友圈)

今年的吉林马拉松,为了去一个没有去过的省份报的名,虽然是东北,但依然是最热的夏天,比赛当天气温非常高,没有风,也没有什么云彩,5公里之后,路边的树荫都非常少了,原本能轻松跑的配速,心率却很快彪了起来,跑到15公里左右,已经苦于坚持。而且,跑过来的一路上,看到好几例倒在地上接受急救的人,这时气温也越来越高,虽然主办方准备的水还算充足,但还是担心自己会出状况,于是到了半程终点附近,就果断的左转了,志愿者们看我的号码牌,提醒我“全程直行,全程直行”,我摆摆手“不跑了,撤了”。

总结这几次的放弃的经历,是想说,放弃,不是懦弱,恰好相反,有时候放弃才是最需要勇气的事情。是想跟自己说,也是跟跑友们说,跑步的时候,别忘了要提醒自己,当初跑步的初衷是什么,跑的再远,也不要忘记为什么出发。也是想说,放弃,并不意味着是终结,而是为了下一次的继续开始。

我们怀着各种各样的初衷,开始跑步,跑过五百、八百、一千、两千公里,时至今日,或许跑步已经成为人生的重要调剂,甚至是人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跑步始终不是人生本身,不要因为跑步,在不经意间放弃了人生,忽视了身边的关心与爱。

而有时候,人生就如同马拉松:一路之上并不总会一帆风顺,会有起伏、有转弯、有折返、有风雨。有的路线,虽然绕出去很远,但最终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有的路线,一条道跑到黑,没有回头路,去了就再也回不来。跟你一起出发的人,并不一定能陪你跑到半程,陪你跑了中途的人,不一定能一起到达终点。在人生跑道上,我们就这样或互相陪伴、或擦肩而过、或分手之后互道加油,配速不一致的时候,我们也会放弃了共同的脚步,难免我先你后,各自保持自己的节奏,继续向前,如果有足够的幸运,或许,转过一个弯去,发现那人就在前面等待,笑颜盈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