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妇的资格

s26658733

在斯蒂芬•茨威格的作品《恐惧》里,讲了这样一个女人的故事,她的丈夫富有高贵又体贴温柔,孩子们健康活泼,家里大大小小事务有管家和佣人帮忙处理,这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似乎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样子。

如果只是这样的简单平淡,也没有什么故事好写,更不会用《恐惧》这种名字,书中的女主人公,与一位年轻的钢琴家发生了婚外的激情,一开场,讲的就是她从情人家里出来被人撞破的场景,那人自称是钢琴家的女朋友,向她索要钱财封口,故事便从此展开了。

一条微博的篇幅就能讲清楚的情节,作者却写了一个中篇,书中大段的心理描写,细致入微又干净利落,似乎没有一字多余。就好比说刚被勒索的第一天,女主人公回到家里之后,殷勤的仆人,活泼的孩子,温柔的丈夫,熟悉的家,不同的是女主人公的心情,自己心中深藏着一个秘密,眼前的一切似乎真实却又陌生,人在熟悉的场景之中,内心却无法宁静,作者把这种做错事之后害怕被惩罚又渴望被原谅的感觉描述的十分精准。随着情节不断展开,女主人公的内心不断发生着变化,这些心情也都被作者捕捉到并呈现成文字。在读到这个故事之前,从没想过小说还可以这样写,有人说这本书中女性心理描写的非常好,没错,但这种做错事后的心情,却是无论男女,只要有丰富的内心,都能体会得到的。

女主人公如何从平淡的生活走向婚外情,书中描写不多,但也颇具深意,我们也会说,生活太平淡,缺乏激情,但作者说的却是,“她委身于他,并不是需要他或者对他产生了强烈的渴望,而是由于懒得对他进行反抗的惰性,或是出于一种不安定的好奇心”,“这种冷热适中的幸福,要比不幸更容易使人受到诱惑”。故事中也不断提到,女主人公在这样习惯了的平淡幸福的生活中,逐渐对丈夫变得陌生起来,相爱容易,相处不易即便是书中男主人公在世人眼中算是个聪明富有又温柔体贴的完美丈夫,拥有外人看起来的完美家庭,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更何况,这世上还有大把大把只知道赚钱不善于温柔体贴沟通交流的人,还有大把大把连赚钱这件事都做的不好的人,生活不易,不仅仅是经济、物质上的不易,贫贱夫妻百事哀,解决了经济基础的问题之后,如何去了解身边最熟悉的人,是件更需要好好修炼的事。

情节的转变我不想剧透太多,只能说,是个看起来团圆的结尾,但这又是另一个版本的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重归于好的幸福是确实的,也能持续一段时间,而在那之后呢,在后面的生活里,对于家人,如何去重新了解、好好相处,又是一桩功课,就像故事的最后一句“就像伤口在彻底愈合之前还在火辣辣地疼一样”,愈合之后又会如何,那条伤疤能否常常提醒自己呢?

想起一个不太搭调的故事,可蕊的《不良少年的资格》,没有坦然的心态做坏事,就不要学别人做不良少年,还是回过头来做个普通人,所谓资格,说的就是这种坦然做不良少年的心态吧。《恐惧》中的女主人公,想去寻找激情,却没有承受激情被撞破之后生活的能力,这个故事,也可以写成《不良少妇的资格》,这里说不良,我并没有批评女主人公的意思,一点点都没有,我们都只是凡人,会有各种情绪,好的或者不好的,凡人也都难免因为小事做错而酿成大的后果,同为凡人的我们,没有资格指责别人,只能好好拷问并接纳自己。

茨威格生活的年代是上世纪早期,那时欧洲的社会环境与当今中国有许多不同,信息太多,变化太快,以前被认为是天大的要紧事,如今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浮云而已了,在现实重压之下,平淡的幸福已越来越难,诱惑和变化却越来越多,而生活在其间的你我,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心灵来面对这一切?

书中第二个故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就是被徐静蕾改变成电影的那个故事,电影是几年前看的,回过来翻着看,发现已经基本上忘光了,不知道是她拍的不好,还是那个时候自己不懂。读茨威格的故事,感触则深刻得多,比起《恐惧》来,这个故事更多的抓住了爱情中的女人的心,飞蛾扑火般热情的爱,可能更容易获得女性读者的共鸣。

在《恐惧》里,作者也这样描写着女主人公的心态,“她在少女时代曾经朦朦胧胧地梦想过伟大的爱情和销魂的情感,但被新婚头几年愉快而宁静的生活和初为人母的游戏般诱惑所麻痹,她的梦想如今在她快要步入三十岁的时候又开始苏醒了。像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她给自己的内心注入了一种巨大激情的能力,却并没有给亲自的体验赋予意志和勇气,这种勇气就是甘愿为风流韵事付出舍生忘死的代价”,两个故事的女主角,都有个这样的想法,只是际遇不同,有人遇到了所以做到了,有人没有,很多人会说,这样为了自己幻想中的爱情的一辈子很傻,虽然傻,但也是一种纯粹,人的一生不长,能有值得追求或是守候的东西不多,凭什么说事业或是金钱就一定比飞蛾扑火的爱情更伟大呢?

对女性心理的描写到这种程度,已经让人佩服不已,查了查资料,茨威格居然还是《人类群星闪耀时》的作者,《恐惧》和《人类群星闪耀时》这两本书的差别,简直就像是林黛玉和花木兰的差别一样大。能写出这样两本风格迥异的书,已经足以成为偶像了,更何况每一本都写的那么好,回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看书、写博,机缘巧合之下也通过写字赚到了一些钱,比起茨威格这样的作家来,还是差了太远太远太远。

《不良少妇的资格》有2个想法

  1. 来信中所写的爱情,我倒不觉得是飞蛾扑火,她心中所怀有的东西就是爱情本身,那个男人只是载体,不幸的只是她爱而不得,但心里怀有爱情就是足够幸福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