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基础认星座(7)

最初写这个系列的文,是应一个好友的邀,本来的打算是自己查查资料,综合整理,能写多少写多少的,资料越查越多,越觉得自不量力,观星一事,在天文学当中,只能算是十以内加减法的水平,却也已经学问颇多了。

就说大家都熟悉的猎户座,这个星座在冬天的南天星空里非常显眼,除了北斗七星外,很多人可能就只认识猎户座了。而这个最简单的猎户座,在不同文明中,也被演绎成了不同的样子,我们最熟悉的猎户座形象大概是这个:

6

与西方星座体系颇有渊源的阿拉伯星座体系中,猎户座是捷安特巨人(Giant)座,猎人的形象变成了阿拉伯人的形象,手中的猎物,也变成了衣服上的长袖。

5

到了太平洋中南部的波利尼西亚文明中,猎户座的主体变成了儿童花绳。

3

在美国印第安人的一支——纳瓦霍人眼中,猎户座是“第一个瘦子”,在Stellarium中查看,纳瓦霍人的星空上好多是各种各样的人:旋转的男人、旋转的女人、无脚男人、第一个大个子,当然还有猎户座变成的第一个瘦子:

4

在中国古代星空命名体系当中,猎户座属于参宿,图片多截了一些,除了能看到参宿,还能看到玉井、屏、厕。

1

事实上,Stellarium功能虽然强大,但是数据还是不够全面,这一带的星空应该是这样的:

7

古人甚至为这些星写了一组诗歌(唐《步天歌》):

总有七星相侵,两肩双足三为心,有三星足黑深,玉井四星右足阴。
星两扇井南襟,军井四星屏上吟,左足下四天临,厕下一物天沉。

感觉我们的先人在设计星座的时候,真的是把地上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天上,军井者,军队用的井,厕就是厕所,在军井和厕之间,还放了一扇屏风,厕底下,还有屎。这类歌谣,并不只有这里才有,而是全天都写了歌谣,我们把视野稍微放宽一些,就会发现猎户座上面的觜,也就是“总有七星相侵”里的那个觜。而厕的左边,有军市,屎下面,有丈人、子、孙。这里也有对应的诗句:


四渎横列南河里,南河下头是军市军市团圆十三星,中有一个野鸡精。
孙子丈人市下列,各立两星从东说,阙丘两个南河东,邱下一狼光蓬茸。

不得不说,这比西方的星座好记多了。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