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宇治

关西地区已经是第三次过来了,要说熟也是熟:感兴趣的热门地点也都去的差不多了,要说不熟也确实不敢轻易说熟:京都奈良那么悠久的历史那么多的神社寺庙,随便哪一个都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那背后又有无数的故事,可能哪边就藏着一个没有那么有名的地方,但又特别好的地方。

就比如说宇治,之前有朋友夫妇来过宇治,赞不绝口,所以这次过来,也打算去京都市南边不远的这个小地方看看。

从关西机场过来宇治,辗转换了好几次车,等折腾到宇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了火车从宇治站下来,在毛毛细雨中过了桥,往预订好的旅馆走,赫然发现一个大鸟居就立在路上面。宇治果然是小地方:Google地图上看着清晰明确的路,到这边要仔细分辨一番:太窄了,很多路在网络地图上像是大路的,实际上完全是只能勉强并行两辆车,上铺着石板,像是步行街的路面,在这个鸟居所在的路口,就差一点走错。宇治的小路上很安静,见不到游人,本地人也不多,店铺开着的没有几家,从火车站到住处,除了几家京料理之外,平价馆子就只有一家拉面店。

dsc02707

在日本住宿地,叫ホテル的通常是西式的有床、有卫生间的Hotel,而叫旅馆的则一般是指日式的榻榻米房间,卫浴多是公用的。我住的这间旅馆叫塔见茶屋,这时候似乎没什么人,前台的接待人员没在,摇了摇桌上的铃铛,一位老太太出来,二话没说就把钥匙交给了我——看来今天来入住的,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了。房间在二楼,楼道里很安静,放下行李,出去吃个拉面回来,感觉旅馆里还是没什么人,去探访了一下浴室:左边有三个淋浴,右边是一个大浴缸,浴缸里面装满了热水,边缘上没有什么水迹,看来今晚还没有人用过。反正今天这里似乎没有别人住,干脆进去锁了门,自己在里面好好折腾一番。

浴室归来,在房间里喝着宇治茶,看着电视台里播的听不懂的多啦A梦动画片,微信跟朋友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推开窗户一看,是个面积不大但很精致的小院子,果然在下雨,听着雨声,感觉更安静了。

第二天早上,店家给准备了早餐,只有一张桌子上准备了餐具,看来今天我确实是唯一的客人。吃完早餐,出了旅馆,街上还是少见人影。

dsc02725

宇治川从宇治市穿过,我住的是在河的西岸,这条河的中央有两个绿洲,绿洲上有几座桥,把绿洲与绿洲之间、绿洲和两岸之间连接起来,加上不远处的横跨两岸的公路桥和铁路桥,一共是七座,也算可以凑一个宇治川七桥问题了。

dsc02746

宇治最有名的景点是位于河西岸的平等院,时间还早,我就先逛到了东岸,从Google地图上看,这边的神社、寺庙也是不少,对这些寺庙的历史一概无知,就看着路线选了不太远的兴圣寺来看。

庙门敞开着,正要进庙门的时候,有个游客从庙门里出来,互相道了一下早安,之后在寺里就再没见到别的游客了,可谓是包场,寺倒不是免费,不过,收费处也没有人在,按了门铃,听到一声回应和急匆匆的脚步声,过了一会,一个瘦削俊朗的年轻和尚推开门走出来,卖了票给我,又匆匆的回去了。

根据资料显示,兴圣寺是曹洞宗的寺庙,说起曹洞宗,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提起少林寺,恐怕是无人不晓,没错,少林寺就是曹洞宗的,曹洞宗以默照禅为修行法门,默是指是不受自己内心以及环境的影响,让心保持安定的状态,而照,则是指清楚的觉知自己内心与周遭一切的变化,我没有什么佛学知识,默与照的这个解释,也只能是看看就罢,不是很懂,道元禅师以“只管打坐”来概括这种修行方式,反而是更好理解一些。曹洞宗学说细密,故而后世与理论较为激进的临济宗相比,称“临济将军,曹洞士民”。

koshoji_uji_kyoto07n4440

(图片来源:wikipedia)

从兴圣寺出来,看地图上显示,附近还有一个源氏物语博物馆,《源氏物语》是日本最早的长篇写实小说,其中有不少章节的故事就发生在宇治和京都周边,但我终究读书太少,还没有读过这一部名著,所以博物馆也就先不去了,关西魅力无穷,迟早会再来看的。

dsc02825

再回到西岸,就奔去了平等院,来之前并未做太多功课,并不知道这里会是什么样子,等进了院门,没走几步路,凤凰堂就出现在眼前,眼睛立刻就被抓住了,内心里也被这座建筑感动到,不知该怎么描述这种感动,只觉自己读诗太少,就像只会说“好美的夕阳,好大的鸟”而不会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到了这里的我,也只会在那里呆住,赞叹“好美呀,啊啊好美呀,好美呀”而已。

dsc02860

平等院沿着宇治川边兴建,是日本早期木构建筑,院里水池里的水引自宇治川,水池之西建阿弥勒堂,后因“阿弥陀堂”外型似欲振翅而飞的禽鸟,在中堂脊沿更有两只尊贵象征的金铜凤凰像,遂在江户时期,更名为“凤凰堂”,据信,凤凰堂是古代日本人对西方极乐世界的极致具体实现。

dsc02864

凤凰堂究竟美在哪里?硬要分析的话,首先是建筑的造型规整又灵动,然后是在水池中的倒影,配着蓝天白云,加上日式建筑中常用的这种红色,这种红,在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或是清水寺的建筑上,都能看到,大概就是这些元素结合在了一起构成了凤凰堂的美?

dsc02833

进院门往左转稍走几步路,就能看到平等院凤凰堂正面的全景了,从叶子上看,水池的岸边种了松树、枫树,沿着水池的岸边走,从不同的角度看,看也看不够。现在是十月底,关西地区还没有暮秋的凉意,枫树还都是绿叶,可以想象,等过一个月之后,枫叶红了,又会是另一番的景象。

dsc02841

如果说只有这一个古香古色的凤凰堂,倒也不会有那么大的震撼,而就在平等院里,凤凰堂不远,有一座叫做凤翔馆的博物馆,带给了我又一波冲击。

dsc02847

凤翔馆之内,展着凤凰堂相关的文物和介绍,与东方传统庭院建筑为邻的凤翔馆,却大胆的采用了西式现代简约的建筑风格,风格转换的跨度非常大,但却丝毫没有到影响院落里的整体观感。

about_a

(图片来源:平等院官网)

原来,为了让博物馆的外观与庭院风格相协调,凤翔馆的设计师——栗生明——采用了半地下的设计,让博物馆隐藏于小丘之内,避免了风格的直接冲突。

而在馆内,又有意识的引入了大量的自然光,如果说在庭院之中是被云水倒影所震撼,那么,在馆内就是为天光而感动了,空间、挑高、纵深结合在一起,震撼又协调,给人以宗教的神圣感,却又亲切包容,不会有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

about_c

(图片来源:平等院官网)

凤翔馆里最贵重的宝物,就是这一对凤凰了,凤凰堂之所以叫凤凰堂,原因之一就是在其大殿屋顶之上的两侧有着两座铸铜镀金的凤凰像,现在在凤翔馆里能看到的,是公元11世纪在日本平安时代修建的原版,由于大气污染等原因,原版凤凰生锈严重,最终决定拆下放入博物馆里好好保存,现在在屋顶上看到的,是新造的二代凤凰像。

about_e

(图片来源:平等院官网)

凤翔馆展品上的光线应用,也颇具匠心,比如这墙壁之上,光影映照之下的飞天佛像,飘逸灵动,又有一种神圣感,让人觉得,似乎神佛在天上现身飞行的时候,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about_f

(图片来源:平等院官网)

从博物馆出来,可以绕到平等院的南门,这里大概是平等院里唯一可以看到古今东西风格的建筑在一起的地方了。

dsc02855

此行平等院,有三个遗憾:一是为了赶去马拉松会场,没进凤凰堂,二是没见到春天(紫藤?樱?)花开,三是没见到秋日红叶,所以,大概至少还要再来两次吧。在网上找了两张图片放在这,算是给以后再来留个由头吧:

byodo-in-temple-japan-pond-reflection-spring-cherry_2560x1600

图片来源

cimg2714

图片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