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9公里处,我被顶尖黑人选手超过

台湾已经是我非常熟悉的地方了,五年之前台湾自由行刚刚开通的时候,我就接连去了几趟台湾,感触很多,收获很多,回来后写的游记也被出版商看到,邀我出版出来,中间波折颇多,在这期间,我喜欢上了跑步,开始到处跑马,转过头来到了2016,那本小书终于出版出来,“可以把书带给台湾的朋友们了吧”,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报名了在台北举行的马拉松。

之前去了几趟台湾,都是到的台北桃园机场,里面的设施、安排都还隐约记得,机场里还是印象中的样子,下飞机,一切手续办妥,换好电话卡,打开Google地图,发现底图上已经显示出了台北马拉松的全程路线图,台北的城市部分是在盆地里面,盆底平坦的范围不大,所以全马的路线需要不少折返路。

台北马拉松每年12月中旬举行,今年是在12月18号,12月时,台北的平均气温在15到20度之间,冬季台北多风雨,所以这个季节穿衣服也很微妙,在台北街头上,往往能看到骑着摩托车的大叔穿着羽绒服,脚上是夹脚拖,碰上风和日丽的日子,也会有很多姑娘露出大长腿来秀秀身材。

台北马拉松的起点位于台北市City Hall门前的路上,起点左前方正对着台北的标志性建筑物——101大楼。赛前领物这一天,北京正在遭遇雾霾预警,空气开始变糟,气温也已经接近0度,而台北则是风和日丽,抬头望去,蓝天之上,稍有几多白云。在起点前面,蓝天白云只下,就是台北市City Hall,City Hall的楼上面,被大幅的台北马拉松广告所占据。

明天开跑的起终点就是这里,起跑时是面向101大楼,到达终点时则是以101大楼为背景。

马拉松展会、领物的会场,就在City Hall和101大楼中间的世贸三管,今年台北马拉松的主要赞助商是阿迪达斯,会场里阿迪达斯的黄色展台占了很大片区域,非常抢眼,美津浓的展台也不甘寂寞,乱入砸场:

整个会场的面积其实不小,跟马拉松相关的服饰、鞋子、运动app、补给装备、其他地方的马拉松广告、抽奖、领纪念品、一切一切,应有尽有。

(主舞台上,漂亮的台湾妹妹在主持各种暖场活动)

取装备的区域不大,但也没什么人排队,不知是否大部分人都已经取好装备了,我这次报名为了保名额,是从大陆某代理商处报名,装备也是在会场隔壁的酒店里领的。匆匆看了眼展会,赶去和台北的老友会面,聊天吃饭叙旧,因为第二天要跑的只是一个半程马拉松,所以今天也比较放松,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定的住处就在起点不远,临睡之前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两个铜锣烧一瓶水,就算是第二天的早饭了。睡前草草扫了一眼参赛手册,装备好要穿的衣服,半马起跑是在早上七点,四点半的时候起来把早餐吃掉,继续睡了一会,六点钟才又慢慢悠悠的起来,换好衣服,走去起点。

因为住的近,赛后可以直接回住处洗澡换衣服,也就没有存包的需求了,不过过来起点的路上刚好看到了存包区,还是很有章法:被寄存的包按照数字顺序,被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中间有一些区域空着的,应该是有的选手还没有来存。

一场马拉松比赛,可以留意的细节有很多,如果让我来评价,最基本最重要的就是三个细节:按序存包、分区起跑、分层补给,在这三点上,台北马拉松做的都还不错。

全马的开始时间是六点半,比半马早了半个小时,半马选手还可以有机会站在赛道边,看嘉宾是如何开发令枪,看精英选手们是怎样以离弦之箭般的速度冲出起点的。

精英选手冲过之后,很快大部队就跟了上来:

等全马选手全部通过起点,我也该去起点后面的集结区了,分区起跑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看管,严格执行,指示标志明确,这里特别要赞一下的是,台马路线和起跑时间的设计之巧妙,让半马、全马之间的干扰减到了最轻。

一般的比赛,如果半马和全马同天、同赛道举行,都会让全马选手先出发,半马选手后出发,但这样带来的问题就是:半马跑得快的选手,需要在全马跑的慢的选手中间穿过,有经验的跑者都知道,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非常消耗体力。

台马采用的办法是:让全马选手6:30的时候先起跑,半小时后,7点钟,半马选手再起跑;在赛道上,前5公里全程半程的路线是一样的,在5公里的时候,全马路线绕出去兜个5公里的圈子,再回到5公里点的时候,全马已经跑了10公里了,跟刚刚跑了5公里的半马选手汇合。

(全马选手沿着绿色线路进行,到景福门的时候大概是5k,绕出去一个5k的圈子再回来,半马选手则是沿着红色线路进行)

在这样的设计之下,在7点半的时候,6分配速的全马选手老王跑了10公里,兜了一圈回来,正好碰上同样是6分配速、刚好跑了5公里的半马选手小张,速度一样的选手汇集到一起,就不会互相干扰了。如果再算算,跑的最快的半马选手,大约是3分配速,跑到汇合点的时候,碰到的是4分30配速的全马选手,有经验的跑友都知道,能以4分30配速跑全马的选手,已经是非常少了,跑到10公里的时候,已经非常稀疏,不会对3分配速的半马高手产生太大影响了。

说完按序存包、分区起跑,该说分层补给了,所谓分层补给,是指在补给点,提前准备好一满桌的水杯,倒好水,在上面盖上一层纸板,上面再放一层手杯,倒好水,上面再盖一层纸板,上面再摆一层水杯,这样可以在人力、桌子有限的情况下,提前准备好足够多的水,免得大部队来的时候捉襟见肘供不应求。

至于我在赛道上,似乎没什么特别经历,起跑后的第一公里人没有跑开,速度被压制在6分左右,跑开之后开始5分出头的配速巡航。早起七点起跑,太阳不高,半马大部分的赛道都是在阴凉地(全程惨一些,中间有好长一段赛道是在河边没有阴凉的路上晒着),因为是半马,也没有刻意压着速度。跑到7k,开始感觉渐入佳境,配速逐渐落到5分之内,第12公里甚至跑出了4分35,这个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我的预期了(之前半马pb是152),估算了一下时间,应该能跑进1小时45分了,后面的配速也就按照能1小时45分完赛的速度跑了。

在半马14k、全马19k的地方,路线再一次分开,全马选手继续出去兜圈子,回来汇合的地方,是半马18k、全马39k左右,我跑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计时车从身后过来,我一算,估计是全马第一名要过来了,果然,过了没多久,等来了摄像车,再过几秒钟,大长腿黑人选手就跟上来了。

三分配速简直是难以想象,平时在电视上看转播,觉得马拉松选手跑的看起来并不快,只有当并肩跟顶尖选手跑上两步,才知道差距所在,就拍两张照片的工夫,冠军就扬长而去,连尾灯都看不到了。

18k下桥,钻隧道,从隧道出来,再拐两个弯,就到了终点了。到终点抬头一看,枪声时间是1:45:16,减掉通过起点的时间,应该净时成绩是进了145了,这时候到终点的人还不多,各种活动、纪念品、拍照都无需排队,可以轻轻松松地看看台湾姑娘的拉拉队表演:

还发现一只隐藏失败的皮卡丘:

总的来说,台北马拉松的半马留给了我不错的回忆:气温不高、赛道阴凉多、组织有序,能有机会与顶尖黑人高手同场竞技(虽然不幸落败),还收获了pb。以及,奖牌镇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