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跑42.195公里的跳跃

每年二月是日本马拉松的大月,月末的最后一个周日是名气最大的世界六大之一的东京马拉松,在东马之前的那个周末,今年的2月19号,就有京都、冲绳、北九州、高知龙马等10场全程马拉松,其中不乏规模超过10000人的比赛。

二月冬末春初,日本北部还是酷寒,所以这十场比赛集中在日本的中、南部,在九州岛上相邻着的福冈县、熊本县,就有三场比赛,为了适宜比赛的气候,不惜扎堆举办,可见日本赛事的专业和发达,这种比赛密度,即便是国内这两年虽然马拉松的热潮突起,但像日本2月时的这种一个周末十个全马的盛况,在国内也是很难见到。

(图片来源:runnet网站)

比赛这么多,就没有必要到远处去参加比赛了,所以当这次拿到熊本城马拉松的参赛手册的时候,翻看上面的参赛跑者的所属地,几乎是一水儿的熊本县,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很让人吃惊:熊本县的人口只有180万人,其中就有接近1万人来参加马拉松赛来了,等比例地放大到北京的2000万人口,相当于北京市有10万人来跑马拉松,这是相当高的一个数字:毕竟2016年北马全国各地的报名总人数还不超过7万人,而且,根据中国田协的马拉松日历,跟北马同在中秋假期举行的其他比赛只有寥寥五场,全马只有其他两场。

(图片来源: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日历)

去年二月的这个周末,跑的是京都马拉松,那也是我在日本跑的第一个马,虽然因为疏于训练跑出了个人最差成绩,但着实被京都马拉松的细致贴心的服务震撼到了,今年的二月,想着要换一个地方,就报了东京和熊本城,接近十比一中签率的东京毫无意外地落选,于是就来了熊本。

赛前一个月,组委会在官网上说,已经向各位选手寄出了领物函——纸质的,用实体邮件寄出的,一直到出发去熊本之前,都没能收到;也没有像之前的京都、大阪一样,收到一份内容详实的中文电子版参赛指南。从对外国选手的友好程度上来说,熊本确实是逊色不少。不过,后来从参赛指南上看,来跑熊本城的中国籍跑者,也就只有二十几个人而已,其中还有一些是日本风格的名字——大概是居住在日本的中日混血。

虽然没收到领物函,到现场也没遇到太大麻烦,把报名成功的邮件翻出来,在入口处就有工作人员准备好了打印机,现场给打印,组委会想的周到,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收了300日元。

(展会入口)

熊本城马拉松的领物现场是在离起点不远的一个小公园里面,场子不大,如之前所说,因为来参赛的外国人少,所以也没有专门配外国人领物窗口,号码牌的顺序也都是混编的,反正领物就那点事情,倒也没出现什么沟通问题。先领了参赛指南和号码布,然后去马路对面领比赛T恤,展会规模很迷你,厂商不多,逛不了多一会,就可以出来了。

(领物现场)

2016年4月,熊本遭遇了7.3级地震,熊本城的城楼受到损坏,目前还在维修当中,今年的熊本城马拉松,给每个参赛选手发了一块熊本城上震毁下来的砖瓦碎片留作纪念,也真是名副其实的“熊本城”马拉松。

(熊本城上震毁的砖瓦碎片)

当晚无话,无非吃吃喝喝,准备装备。第二天一早六点半起床吃饭排空身体,7点半下楼与同行好友汇合,同去起点,到了起点,存包、热身,找自己的分区,也是跑过几场比赛的人了,这些事情驾轻就熟。熊本的赛前组织还算有序,只有一点不好:起点处没有饮水服务,要到赛道上才有,赛前的一根能量胶只好硬吞了。

报名的时候填的预想成绩是3小时50分,结果居然被拍到了B区,自知自己也就是4小时左右的水平,因此在B区里也就乖乖站在后面,避免阻挡速度更快的选手,3分半通过起点,在起点处有熊本熊部长大人在给选手们鼓劲加油。

(起点处的熊本熊和熊本城吉祥物,来源:熊本城马拉松官方Facebook)

按赛前了解到的赛道情况:前15公里略有起伏,15到30相对平坦,30之后又开始有上上下下,最后两公里有一个最大的上坡。

开始时体力尚好,压住心率也能跑出5分20秒左右的配速,也是想着在消耗不大的情况下尽量为后面掉速留一些余量,前面跑得也比较顺利,5公里过后和10公里过后各有一个不大的折返,距离都不长,不会太长时间陷入“怎么比他们落后那么多啊”的情绪中去。

熊本城市不大,没跑多久就出了城,之后就是小镇和农田交替出现了,地方荒凉,路边的观众却很少断过,似乎是越小的地方,人们就越发的淳朴热情,加油的,击掌的,私补的,奏乐的,跳舞的,花样频出,最神奇的是,路过一片农田的时候,居然不知道谁摆了十几个稻草人在那里拉着加油的横幅,这要是晚上来跑,搞不好会被吓到。

熊本地方不大,补给毫不含糊,种类多,数量足,一直到我跑完,领奖牌、领包、和朋友见面、拍照、换衣服,往宾馆走的路上,当时已经5个多小时了,路边看到的补给站里,水和食物还是有很多供应。因为是在熊本举行,所以也有当地的特色零食:熊本熊造型的饼干。


因为训练相对充足,全程无撞墙无抽筋,只是18公里和36公里左右膝盖出现了短时间的不适,稍微调整一下跑姿也很快就恢复了。由于前面跑的速度不慢不累,给自己后面留了足够多的余量,到后面无论怎么算也能破四,心情也放松了很多,到后面稍微掉速,也不需要太过在意。

一直到了41公里,终于遇到最后的大坡了,而且不光是上坡,而且越到后来越陡——因为最后的终点是在熊本城广场,既然是城,就要修得易守难攻,这场马拉松也像是一场长途跋涉之后的攻城之战:最艰难的战役出现在最后,打完,就胜利了。

过了终点,虽然枪时超过了4小时,但净时肯定是进4了,相对很多高手来说,还是有很大差距,但相对自己毕竟还是进步了,兴奋之下,喊着跳了起来,结果居然被摄影师抓拍到了,感觉真是不错。于是突发奇想:这似乎并不是来跑马拉松,而是进行了一次助跑42.195公里的跳跃。

赛后拿到的小奖牌:

赛后的组织也是一贯的日本标准:志愿者笑着列队对选手鼓掌,把围巾披在肩上,把奖牌挂在身上。领物区的志愿者也早已把装备按顺序摆放整齐,可能人少还是安排的不太够,我到的时候还是排了几个人的队才拿到装备。

赛后的恢复区有一大长条的帐篷,下面坐着一排志愿者在给选手按摩,我正在四处张望看在哪排队的时候,一位志愿者发现了我,就做手势叫我过来,直接就享受到了免费的按摩服务,用仅会的几句日语,跟志愿者聊了几句:我从中国来,今天跑的很开心,感谢您,我很喜欢熊本,下次希望还能来跑。

结束之前讲一件小事。

今年同天举行的冲绳马拉松,发生了一件趣事,可以在朋友圈里流传着的冲绳马拉松关门的视频中看到。冲绳马拉松的关门,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关门:时间一到,有一个电动卷帘门徐徐落下,门前志愿者们挽住胳膊组成人墙,挡住没能按时完成的跑者,已经跑了几个小时的跑者自然不甘心,还要尽力突破人墙,最后终于有几个人连滚带爬冲过终点。

而在熊本城马拉松的终点关门时,却发生了另外一幅画面。7小时关门的熊本城马拉松,在7小时04分的时候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名跑者,终点前有手上拿着完赛毛巾、早已等待在此的熊本市市长,跑者到达终点的时候,市长迎上去把毛巾披在选手身上,扶着选手的肩一并通过终点。这固然可以解读成有作秀的成分在,但在不影响交通的情况下(熊本城马拉松最后几百米赛道是公园内部道路),稍稍宽限几分钟,让辛苦跑了几个小时的跑友能够有机会冲过终点,拿到奖牌,也算是一种很有人情味的作秀吧。
  

最后说一点点小的tips:

熊本虽然听起来感觉偏僻,但交通其实很方便:北京到福冈有国航经停大连的航班和东航经停青岛的航班,虽是经停,但由于距离近,实际时间跟北京东京的航班差不多。福冈机场还有一个好处:离市区非常近:从机场到市中心的博多(福冈旧称)新干线车站,乘坐地铁只要10分钟,从博多新干线车站坐新干线到熊本,也只要40分钟而已,如果火车时间卡得合适,从机场到熊本也只要1个小时就到了。

如前所说,熊本城马拉松举办时,日本有多个马拉松同天举行,这也使得这一天的比赛报名相对容易,从我观察到的状况看,去年京都和今年熊本城,都非常容易成功。而且熊本城马拉松参赛的外国人不多,追求小众的跑友不妨一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