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之渺小

近期颇有感慨。

先是看了这篇文:古巨蜥好几吨重,但在我们智人祖先面前也是枉然[1],一篇很提神很刷新观念的文章。文中说,我们的智人[2]祖先在一万两千年前从亚洲东北端走到阿拉斯加,在那之后的两千年里,智人的足迹一直推进到了美洲的最南端,在这个巨大的迁徙和殖民过程中,美洲的生物系统受到来自智人的重创:北美洲47个属的生物灭绝了34个属,南美洲60个属灭绝了50个属。猛犸象、乳齿象、大地懒、巨型骆驼、拟狮,这些曾经占据了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都随着智人祖先殖民地球的脚步,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而这些生物的灭绝,只不过是人类迁徙过程中的一个不大的篇章,按照已知的化石证据和考古学分析,古代人类最早从非洲开始繁衍,随着不断的演化发展过程中,智人从非洲出走,占领欧洲、亚洲、大洋洲、美洲,最终足迹遍布全球,智人们不光灭绝了几十个属的其他生物,连同在人属下的尼安德特人,也被灭绝了。

说尼安德特人完全灭绝,也并不完全正确——在古人类时代,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生殖隔离尚不是非黑即白,尼安德特人被人类侵占生存空间,逐渐灭绝,但也有一小部分与人类融合,尼安德特人这个物种虽然已经灭绝,他们的基因顽强地保留在了现代人类的身体内——每个现代人类的基因中,大约有1%到4%是属于尼安德特人的。

人类结合尼安德特人基因,自身的基因也在发生着分化,下面这张图,就是人类基因随着人类走出非洲的脚步,不断发生分化的路线。有不少朋友移民国外,在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开枝散叶,想到他们,不知怎的,我就会想起这张图,从个体上看,他们只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想去国外发展,但从宏观上看,他们也是人类发展、迁徙这个巨大历史巨流中的一部分。

人类的迁徙过程中,不仅改变着其他生物、改变着自己,也在改变着地球,在人类究竟对地球做过什么中,引用了几张卫星照片,看到人类对地球的改造:

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也在不断加强:近些年来科技发展,只要几百块钱,邮寄一口唾液,就可以测出基因信息,不仅可以得知你的祖先是沿着哪样一条路径从非洲走到中国,还能得知你的健康风险,更容易得哪些病,更不容易得哪些病,当你得了和别人一样的病的时候,因为基因的不同,不同的药物对你们的作用不一样。

但是,即便如此,人类还是很渺小。

作为个体的人类,是渺小的,回顾历史的宏大叙事,其壮观让人赞叹让人感慨,而一旦我们把眼光缩放到个体身上,却能看到很多的无力与唏嘘。同样是YiXi的讲座,在另一篇听越多的跌宕起伏越无话可说里,演讲者讲了几个个体的故事。其中一位老先生,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出去帮工厂采购,剩了四块钱,回到厂里已经下班了,有工友跟他借钱,他就借了出去,第二天等会计上班,照常销账还钱,可几天之后,来了几个民兵,以挪用公款的罪名抓他去劳动改造,一改,就是几十年。在时代洪流中个人的无力感,在这个故事中暴露的淋漓尽致,正如演讲者所说:不知道是谁的小拇指动了一动,他的人生就离自己的原点十万八千里了。即便是我们自身,面对雾霾、环境,面对社会中的种种,也总会泛起各种各样的无奈,完全不像那个拳打南山古巨蜥,脚踢北海剑齿虎的智人祖先。

像四块钱那样荒谬的故事,时间上离我们只有几十年,而在同时代,距离上离我们也并不遥远,在朝鲜的演习视频中,全国唯一一个胖子被几个瘦军官簇拥着参观演习,而朝鲜的空降兵乘坐的直升机,是用钢索吊着的,不知是退役的直升机,还是只是个模型。朝鲜人在这样荒谬的环境下,已经生存了很多年,未来还不知道要继续生存多少年,朝鲜智人对此无能为力。

即便作为整体的人类,也依旧很是渺小。虽然我们队地球的地貌做了那么大的改动,但地球吃过的盐,比人类吃过的饭可多多了,地球经历过无数次冷热交替,也经历过生命的从无到有,有纪录片里说,人类消失之后,用不了多久,地球上就再也难以找到人类存在过的证据了,以地球历史的尺度看,也就是弹指一挥间。在知乎上也有人讨论,以人类目前的核武器,能否毁灭地球,各种答案估算的方法不同,但结论都很一致:人类把所有核武器一起引爆,对地球的伤害,就像别人用扇子隔空给你扇了一下风的伤害差不多;更有人说,别说是核爆摧毁地球了,举全人类之力,能否毁灭蚊子?

人类发展至今,已有70亿人口,但如果把70亿人口肩并肩站在一起,所能占据的面积,也不过是一个27公里见方的方块——周长108公里,北京五环基本上是个正方形,周长98.5公里,也就是说,全人类几十亿人口,稍微挤一挤,能全挤进北京五环里面。

 

看了这么多的故事,见识了伟大又渺小的人类,该作何感想呢?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似乎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写博的时候,像是看一场电影,或是投入地看着一本书,像是在时间中拉出一个空洞,可以让自己投入进去,暂时忘掉自己的无奈的渺小。在博中所能做的,只是记录下这些感慨,暂存,继续保持着观察、思考和行动,期待着将来有一天,能更加豁达地面对。

[1]. 这是一系列演讲,主办方是一席YiXi,很像TED的模式。

[2]. 智人:一种灵长目人科人属的直立行走物种,现代人类的生物学叫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