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学变成食粮,而艺术变成盛宴(下)

书接上回。

从科学史博物馆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在隔壁街区随便找了一家餐馆,面对着看不懂完全是什么的菜单,问服务员:维也纳本地人一般吃什么你就给我上什么吧,就这样,吃了一顿并不好吃、也并不便宜、连一杯清水都要两欧元的维也纳当地美食。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艺术史博物馆里等着我的是些什么。

艺术史博物馆在自然史博物馆正对面,两个博物馆外形一样。

在艺术史博物馆,有语音讲解器租用,可以请工作人员调成中文,最近博物馆去的多了些,越发觉得讲解的重要性,壁画、瓷器、雕塑,什么也好,既是展品,就必不是平白无故的放在这里的,展品也不是展品本身,它们后面一定都有故事。如果只是看了物件不听故事,逛博物馆的乐趣会少了很多,从这点上说,我觉得讲解的价格应该比门票更贵才有道理。

艺术史博物馆的第一个展厅是埃及展,埃及摆在第一个并不是没有道理,就像在自然史博物馆把矿石作为第一个展一样,把埃及放在艺术史的第一个展,大概是因为埃及艺术在人类艺术史上的地位。按照蒋勋的说法:埃及是人类美术史中最早形成风格的文明之一。

古埃及文化中的元素,从金字塔到壁画,都有着非常精准的数学感和几何化的倾向,形成了一种秩序的感觉,就以他们的壁画为例,人物有大有小,姿势神态各异,但能明显看出一种虽错落有致但又整整齐齐的感觉。

埃及馆的藏品并不限于这些,还有石棺、石柱、雕塑、浮雕,跟着语音导览里的内容观看文物,对古埃及的文化也能有不少了解:为什么猫在古埃及文化中的地位如此特别,在古埃及的世界观中,阴间和来世是什么样的…

古埃及展厅之后,是古典艺术展,看过上一篇推送的朋友们知道,古典艺术的绘画讲究透视和比例,以神话故事、英雄传说等为主要描写对象,画作中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而古典艺术并不只包括绘画一项,在建筑、雕塑,甚至戏剧、哲学领域都有体现,当然在艺术史博物馆里能展示的作品就不会那么广泛了,在维也纳,能看到的更多的是古典艺术的雕像、浮雕、器皿等作品。

比如这是石棺中的浮雕,描绘的是传说中古希腊人和亚马逊族人的一次战争中的场景,在传说中,亚马逊族人全部由女人组成,仔细看浮雕画中的内容,就能明显看出战争中的一方全部是女战士。

西方艺术中在小件儿中也是有着精湛的工艺,比如这一件玉雕,玉石本身是白、蓝双色,工匠巧妙地利用石材本身颜色的不同,雕刻出富有立体感的形象出来。画面中描绘的,似乎是皇帝加冕的场景。

正如之前所说,古典主义的描述的多是神话、英雄、战争等为主题,对希腊神话稍有了解的就能看出来,这是天后赫拉。

在博物馆的大厅里,也有着这样一件古典主义的雕塑作品:忒修斯斗半人马。在之前的认星座系列文章中,曾经提到过,半人马座是一种放荡、好色、凶残、野蛮的动物,忒修斯是古希腊传说中的国王,他之所以要斗半人马,也是因为半人马在一场婚礼上试图抢亲。

而忒修斯,则有一个稍微有名一点的哲学典故:忒修斯之船。如果有一艘木头做的船,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有木头逐渐腐烂,这时人们就会找一块新的木头替换上去,直到某天,船上再没有一根木头是原来船上的了,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船吗,如果不是,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是的?

下一个展厅是珍宝陈列室,统治奥地利数百年的哈布斯堡通过数个世纪的收集,珍藏了黄金艺术、精美器皿、雕塑、铜器、自动装置、钟表等精美的藏品。

博物馆中的藏品,都不是一件孤零零的东西,都会有着它生前生后的故事。这些故事,在书上读到的时候,会觉得有趣,而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时候,就变得生动起来了,故事在书与博物馆之间的相互映衬之后,人也能对故事有更清晰和深刻地认识。就像之前写星座的故事,查到的那些神话中的人物,如今真的看到了绘画、雕塑,或者是在看《巨人的陨落》中讲到奥地利的皇帝,而在维也纳就真的看到了哈布斯堡家族的藏品。

博物馆与博物馆之间,也能找到这种对应,前一篇讲在清华看过各种流派的艺术作品之后,现在回过来看在维也纳看到的“古典艺术”,就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就像为了逃避阿波罗的追求,而变成月桂树的达佛涅,看到这座在往月桂树转变中的达佛涅的雕像,想到后面的故事,原本只是精美的雕像,也变得生动活泼了起来。

博物馆里并不禁止拍照,只要不适用闪光灯就好,然而以展厅里的光线,总是很难把曝光和景深都控制的很好,所以也就更难拍到展品全部的美了。

在博物馆的官网上,有每件藏品的高清大图,拍的自然比游客照要好多了。珍宝陈列馆里像这样精美夺目的藏品,摆了好几间展厅,同样是摆满了屋子的,在自然史博物馆里是矿石、是动物标本,而在艺术史博物馆的几间展厅里,满眼看过去的,就全是金光闪闪的统治奥地利几百年的皇家的珍藏了。

如果说矿石、动物标本可以算得上是食粮,那这些,说是盛宴,就不为过吧。

以盛宴作比喻,想象这样一个场景:面前摆满了一桌子精美的菜肴,每道菜都想好好品尝,但肚子容量有限,就只能选最最想吃的那些,稍稍夹几口品尝一下,就这样把自己吃撑之后,菜肴全部撤下,又给摆满了一桌新菜。

我在艺术史博物馆,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而埃及艺术、古典艺术、珍宝陈列馆三个展厅,只是艺术史博物馆的一半,在楼上,还有油画展、钱币展和几样小型特展,等到了油画展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比较晚了,只能更走马观花地看,光是看埃及、古典艺术、珍宝馆的作品,大脑的感觉就像是已经吃饱了美味佳肴的胃,已经再无力吸收更多新信息了,再加上时差来袭,经常走着走着会犯困。

有的人在美美地吃了一顿大餐之后,瘫在沙发上,揉着肚子,会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而当我回到酒店,瘫在床上,让疲惫的身体和精神可以休息下来,脑海里开始回顾白天看到的东西,也会有一种幸福,这一刻大脑中的感觉,和吃了一顿盛宴的满足感,怎么那么想象,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总算是理解了,“精神食粮”这个词,不是虚构,而是有着深刻的现实基础的。

正所谓:当科学变成食粮,而艺术变成盛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