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清华看的不是莫奈,而是美术史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最近在做一个《从莫奈到苏拉热》的特展,以莫奈响亮的名头,和睡莲原画的诱惑,无疑能拉来不少观众,但如大家所知,莫奈一生中画了两百多张睡莲,在清华的展里,莫奈的画也只展了这两百多张中的一张而已。

但,千万不要因为只有一张莫奈,就不来看展了。

(本次展品:莫奈,睡莲)

为了帮助我这样的外行能看到一点点门道,每个周末都会有志愿者来讲解(讲解安排可查阅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没有志愿者的时候,也可以租借语音讲解器。借着讲解、查资料、结合以前了解的背景知识,我总算是能在这个展里找到一点点乐趣了。

如果说,大标题中的莫奈是一个揽客的噱头,副标题的“西方现代绘画之路”则更好的概括了展览的内容。所谓“现代之路”,始于19世纪初,延伸至20世纪下半叶。百余年间,历经许多艺术运动和风格流派:古典主义、写实主义、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以及抒情和几何抽象主义等。

(以下多是外行见识,请慎重采信)

古典主义:

重视透视,人物形象画得逼真生动,题材多是神话人物、英雄故事等。

(非本次展品:拉斐尔,雅典学派)

写实主义:

对古典主义的题材不满,凭什么要画那些有的没的,主张描写现实场景和普通人的生活。代表人物库尔贝,曾经说“我不会画天使,因为我从没有见过他”。

艺术的发展是有现实基础的,当艺术家们把目光从天使、神话、英雄转移到自然场景、乡村生活、普通民众的时候,也正是政治上民众的个体意识、民主主义慢慢开始自主觉醒的时候。

(本次展品:库尔贝,田园景色)

印象主义:

古典主义注重透视,注重线条,注重形状,而印象主义则更多的关注的是色彩,使用色块来表达,凑近了看只是色块,反而适合远远观赏。

本次展出的睡莲是一副典型作品,印象派的画作当然还有这幅日出:

(非本次展品:莫奈,印象日出)

象征主义:

写实主义抛弃了神仙,用日常现实作为题材;印象主义不再用线条和透视来表达,而是使用色彩。而象征主义,则抛弃了客观性,使用各种强有力的象征来暗示各种思想。

按照志愿者的说法,中国绘画早于西方绘画六七百年,就开始有了象征主义。比如中国绘画、瓷器上的梅花、竹子、松树、蝙蝠、石榴,大家都知道这些元素在中国文化中的象征意义。

在之前的观星座系列(烂尾中)文章中,介绍过俄耳甫斯的故事:俄耳甫斯善于音乐,弹得一手好里拉琴,琴声也打动了仙女欧利蒂丝的心。后来欧利蒂丝被毒蛇噬足而亡,痴情的俄耳甫斯冲入地狱,用里拉琴声打动了冥王,允许俄耳甫斯把欧利蒂丝带出冥界。冥王告诫俄耳甫斯,离开冥界前万万不可回首张望。冥途将尽,俄耳甫斯遏制不住思念,转身回望,却使欧利蒂丝堕回冥界的无底深渊。后来里拉琴被升入天空,变成天琴座。

在象征主义画作上,就经常能看到里拉琴的样子:

(本次展品:赛昂,俄耳甫斯的里拉琴)

(本次展品:奥斯伯特,孤独)

(注意图中人物手上的里拉琴)

立体主义:

艺术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绘画要表现的又应该是什么,不同时代的艺术家们不断地否定前人,尝试突破。

到了立体主义者这里,艺术家们开始追求解析和重组,用许多角度来描写,并把不同角度的观察放在同一个画面中,他们认为这样才是物体最完整的形象。

如果说追求透视的古典主义是在表现三维,印象派是减弱对三维的表达而更注重光影和色彩的印象,那立体主义就是要把三维世界解构成四维、五维,再整合到二维的画布上来。

(本次展品:毕加索,静物)

超现实主义:

当不同流派在尝试用透视、光线、还是对空间的解构来表达现实的时候,有的艺术家则把目光投向了另一类主题:直觉、潜意识、梦境。

(本次展品:伊夫 唐吉,手与手套)

按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中的东西,大多还都是现实中也存在的,即便梦到外星人,也多是电影中的外星人的形象。而这幅画里,只有一些元素跟现实有关,很难想象谁会梦到这样的东西。该怎么理解这个画呢?

从另一个角度说,梦中的情节则多是离奇的:角色会变化、空间会变化、场景会快速切换,经常会有人这样描述梦境:“本来在某处做什么,然后场景突然换到另外某地”。在画作中无法表现空间、场景、人物的迅速切换,但用结构、形状的变化和组合,大概可以表达梦中的这种离奇吧。(不一定对)

抽象主义:

别的主义描写的是神话、现实、色彩、角度、梦境,但又有的艺术家会去问,为什么一定要以具体的对象为目标呢?单纯地通过点、线、面、色彩、形体、构图,是否可以表达情绪?于是就有了抽象主义。

但抽象与具象的划分又不是绝对,也有游走于抽象与具象中间的状态的画作:

(非本次展品:马涅利,抒情爆炸)

 

上图画作的作者马涅利,就如同介绍词中所说的,“马涅利处于具象与抽象争论的中心”,上面的画作虽然色彩、线条、构图为主要表达,但还是能看出来像是一个坐在地上的男人。

在更接近抽象的位置,他也有过这样的画作:

(本次展品中有与其同一系列的,但没找到原图)

而在从具象到抽象的光谱上,往抽象的方向走了更远的,就是有下图这种。值得一提的是,这幅画作作于1926年:

(本次展品:多梅拉,新造型主义作品5-1号)

此次特展的标题叫:从莫奈到苏拉热。从睡莲开始,那最后的镇楼之作,就应该是苏拉热的这一幅了:

(本次展品:苏拉热,1979年6月19日画作)

这里有什么,在说明什么,在描写什么,在象征什么,在隐喻什么?大概不同的看画人,会有不同的理解。“这是什么啊,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不一定错了,而像分析“这几天心神颇不宁静”说明了作者怎样的心情一样,长篇大论写一些什么感受,也不一定是对的。可能作者想表达的就是:你们爱怎样理解,就由你们去吧。

美术史是美术史,但又不只是美术史。

古典主义画众神和英雄,是因为那时人们普遍崇拜、羡慕,或是屈从于权威;现实主义画身边景色和普通人物,是伴随着社会上普通人的民主意识逐渐觉醒;超现实主义画梦境,是以弗洛伊德对梦、潜意识、精神分析的研究为理论背景……

拓宽来看,不仅美术如此,文学、音乐、建筑,这些不同门类艺术风格的变迁,都有着类似的演进路径:

文学作品的主题可能会从神话英雄变成贫嘴张大民,手法上可能会写实、隐喻或是意识流。当把《荷马史诗》和《百年孤独》放在一起,人们能明显感觉到它们的不同,就像画作《雅典学派》和《手与手套》上,也有的不同,在科隆大教堂和各种奇奇怪怪的建筑上,也…能发现一些差别吧…

很惭愧,一点粗浅的见解。(有错欢迎指出)

延伸阅读:一张图让你看懂15个艺术流派

《去清华看的不是莫奈,而是美术史》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