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极圈里跑个步

挪威,在国际热点新闻上的出镜率并不高,它低调,但却不普通,在人类发展指数、性别平等指数、人均GDP、收入均衡指数、新闻自由指数、清廉指数等榜单上,挪威,和它的北欧兄弟们一起,经常霸占了排位的头几名。

挪威的版图南北狭长,形状像是蝌蚪:南部是蝌蚪的头,中部和北部细长的国土像是蝌蚪的尾巴。陆地上的邻国从南到北依次是瑞典、芬兰、俄罗斯。挪威与俄罗斯接壤,这也产生了一条冷知识:一个朝鲜人如果想从朝鲜跑到挪威——从一个学渣国跑到学霸国——经陆路的话,只需穿过一个国家即可。

特罗姆瑟(Tromso)是挪威北部蝌蚪尾巴上靠近尾巴尽头的一座城市,人口7万,这个人口数量如果放在中国,勉强算是小县,但在挪威,已经是城市人口排名的第九了。特罗姆瑟在北纬69度40分,处于北极圈内,每年夏天会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太阳一直不落山,这就是极地特有的极昼现象。

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造就了挪威人和特罗姆瑟人特有的生活习惯,正如知乎上“在极昼极夜下长期生活是什么感觉”的问题里的回答所说的:

对我们重要的东西平时意识不到,当它不在了,我们就格外珍惜它。

日光就是这样。

在特罗姆瑟的夏天,即便外面气温不高,甚至是下着雨,只要天还是亮着的感觉,人们也愿意在餐馆的户外座椅上坐上一会,而如果是蓝天白云的好日子,那就更不用说了。

有了这样独特的气候环境,就自然有人想到要组织一个极昼时的马拉松,它创办于1989年(据wikipedia),2017年已经是第28届(据今年奖牌文字显示)了,这也让我产生了一点点怀疑,如果1989是第一届,1990是第二届,2017应该是第29届才对,是因为中间有某届停办了吗?

这场马拉松赛的名字叫午夜阳光马拉松,其实这是Midnight Sun Marathon的直译,而midnight sun本身就有极昼的意思,所以也可以称作是极昼马拉松。比赛在每年夏天特罗姆瑟极昼时举行,晚上八点半开始跑,3小时30分完赛的选手,会正好在午夜冲过终点,由于是极昼,如果遇上晴天,就可以看到“午夜的阳光”,加上这场马拉松的赛道是经过AIMS认证过的最北的赛道,这都使得这场比赛非常有噱头。

(图片来源:官方FB封面。摄影师:Truls Melbye Tiller。)

噱头归噱头,从国内来这里却并不容易,从北京出发的话,乘坐北欧航空公司的航班,从北京到哥本哈根,哥本哈根到奥斯陆,再从奥斯陆到特罗姆瑟。三趟航班,六小时时差,足够把人的身体折腾到一个很疲惫的状态;为了赶上午夜阳光,比赛的起跑时间也设置到了晚上八点半,不能像其他比赛那样可以经过一晚的睡眠来休息身体,如果时差再倒的不好的话,完全是在一种“不知过的是哪国时间”的状态在跑。但这并不是最辛苦:据官方的FB帐号说,有个匈牙利人Gabor Toth,开车3500公里,从布达佩斯开到特罗姆瑟,来参加去年的午夜阳光马拉松。

来这里不容易,跑起来也不容易:开跑两公里之后,就要爬一座30米高的桥,下桥之后一段海边路,折返回来之后再次上桥,下了桥就回到了起点附近,路程也接近半程,后半程则是在本岛上一直往南,沿着海边跑到最南端转到岛的另一侧,到机场附近后折返回来回到起点。跑起来不容易,主要说的是那座上上下下两次的桥。为了大型船只通行,桥的最高点离水面有30多米,往年北马赛道上的科荟桥,跟这座桥相比,还是温柔太多了。

(图片来源:Panoramio, 摄影师:Asbj Gressmyr)

除去这个要翻越两次的大桥之外,一路上也并不能说平坦,岛上沿海的公路多是沿着地势而建,小型的坡道并不少,还有一些路段,跑过去的时候以为是平路,折返回来才发现刚刚过来的时候原来是下坡,而现在,要上坡回去。

路虽不够好,风景倒是不错,Tromso大桥下的海水清澈干净,虽然已是六月,附近的山上还有尚未融化的积雪,从赛道上往南看,远处的山上的积雪更多,像是在西藏能看到的那种雪山的样子,配上山脚下的内海,可以乱真个什么错了。毕竟只是个7万人口的小地方啊,除了要经过三次的市镇中心,其他的地方就只是风景,零零散散地没有什么人了。

路途遥远,赛道不易,但这并不能阻挡65个国家,约1000位跑者前来参加全程马拉松,加上半程、10公里、迷你跑,大概有三五千人。这个规模跟动辄上万人的国内比赛自然是没的比的,但考虑到小镇只有七万人口,光是来参加全马比赛的人就相当于小镇人口的1/70了,要知道北京2000万人口的1/70是28万人,以“人均跑者数”来衡量,这比北京马拉松的规模要大得多。

(这两位的完赛时间大概是5小时)

来这里的外国人,大多是冲着“午夜阳光”的名头而来吧,但今年的天气却没能让人如愿。我到的那天是赛前的中午,航班刚落的时候,天气有些暧昧,晴不晴雨不雨的,去Airbnb上订好的房子安顿好,走路去市政厅拿了号码布,在起点附近踩了点,出来发现天居然放晴了。

(从Tromso的海边,遥望南边的山)

推送的天气预报说北京前两天正在遭遇高温,而在这边十几度凉爽的气温,配上温暖的太阳,舒适的风,真是舍不得回去休息,这时也更懂得了极地圈里的人们对于阳光的热爱。

这样的好天气没能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1:30左右,天就阴了下来,之后干脆就滴起了雨,午夜00:00的时候,正是在细雨当中。不过,跑到约11点的时候,我前面一个跑者突然喊了一声wow,接着伸手指了一下右边,我沿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wow,居然天边有一道彩虹,按时辰算,已经是子时了,午夜阳光无缘得见,但子时彩虹,尤其是在马拉松赛道上的子时彩虹,也不是那么常见的吧。

(图片来源:官方FB首页)

比赛的成绩倒是没什么好说——五月后半以来,北京气温升高,训练量大幅缩减,而马拉松又是一个诚实的运动:你怎么对待跑步,跑步就怎么对待你,缺少训练量的后果就是:抽筋。跑到还剩10公里不到的时候,左大腿开始抽,拉伸,继续跑起,右小腿又开始抽,剩下的路程就在跑、走、拉伸、抽筋中穿插进行。赛前对自己的预期是保4,结果果然:3小时59分26秒,基本上是踩了线。

(刚过终点回身拍)

4小时完赛,当地时间已经是后半夜0:30,赛后挂纪念奖牌、取包、换衣服、回住处洗洗睡完全是按部就班,没什么特别。早上五点钟醒来,伸手摸到的是备用手机,上面的时间没有调整,还是北京时间:上午11点,这家Airbnb的退房时间是中午12点,而下午1点在附近一个酒店里还有赛后发布会,算了下时间,现在差不多要起来、收拾东西、退房、吃饭、去围观发布会了。

以为是中午12点的我,出了门,极昼的日子,阴着的天,也完全感觉不出现在是早上6点还是中午12点,在去发布会酒店的路上,店铺都关着门,街上没有什么车子在跑,只有偶尔能看见几个遛狗的当地居民,心中越发迷惑:我知道欧洲有些地方周日店铺不开,但这也太清净了,当地人都在家里窝着吗?一直到了发布会的酒店,跟前台小哥确认了发布会的地点,出来开始找711买东西填肚子,才终于意识到,现在是早上,离发布会还有7个小时而不是1个小时。

(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迷惑)

真是一喜一忧:喜的是,可以回去再睡上几个小时了,忧的是,我脑子不会跑坏掉了吧?

回到住处,把打包好的行李拆出来,还没有干透的跑步的鞋子继续拿出来晾,睡下,到了11点又醒来,再重复一遍早上的流程,就再又出了门。这时出门,不再是早上冷清的样子了,汽车跑了起来,有些店铺也开了门,博物馆前有游客在拍照,仿佛离开了寂静岭,重回人间。等吃过饭,到了开发布会的酒店,是在发布会前半个小时,大厅里聚的人越来越多,看来发布会会很热闹。

(果然挤满了人)

说到发布会,就又要提到比赛的规模了,万人规模的比赛跑的多了,真的是有点喜欢上这种规模小巧的比赛,就像是看过了渋谷站前十字路口汹涌的人群,就会喜欢广岛的宁静和安详,见识过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喧嚣和繁华,来到华盛顿就会觉得松了一口气,人多的比赛里,热闹是热闹,但不免到处都是人,速度普通的跑者,跑到终点也不见跑步的人群散开,而在小规模比赛里,起步就散开了,很快可以进入到自己的节奏来跑,超人或者被超,都可以轻松自如。小规模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开一个气氛热烈参与感又强的发布会,1000人左右的规模,能容纳几百人的多功能厅,基本上想来参加的跑者都可以进来。发布会的主要内容就是颁奖:全程、半程、10公里,分性别和年龄组公布前三名,距离、性别、年龄的分组,有四、五十个,每个分组有3名选手获奖,获奖的就100多人,这100多人中,有些亲友也来参加了发布会,这无疑让气氛更加热烈了起来。

(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上,很多人已经换上了便装,但运动给人带来的快乐和气质却是很容易能识别出来:不满十八岁的少男少女们,还有些害羞的青涩,但青春的气息抑不住地散发着;二十多岁的短发女生,没了青涩又多了活力,脸上写满了骄傲又嚣张;而我最喜欢的,反而是60岁左右的人群,尤其是男子组,老绅士们换上了得体又不会过分正式的便装,身材挺拔,脚步轻快,根部不需要用服老或者不服老来形容他们,而是从他们身上,根本看不出老来;男子70到74年龄组的冠军,成绩是3:51:39,这是很多青年人都难以达到的成绩,他们上台领奖的时候,主持人还特意说了一句“congratulations to the boys”;75岁以上组,还有一位选手完赛,成绩是5:24:44,老先生上台的时候,全场欢呼。

(骄傲又嚣张的年轻人)

(得体的绅士们)

(祝贺你们,boys)

(75岁以上组冠军,也是唯一的完赛者)

在赛道上跑到抽筋的时候,难免会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折腾三趟航班,来找这个罪受,而在发布会上,看到这些获奖者的精气神,为获奖者鼓掌欢呼的跑者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热烈气氛,还是让人重新激动了起来,回去之后,还是好好训练,下一次跑得更好一些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