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少女峰,也不马拉松

这是一场另类的马拉松。

去年某个无聊的下午,在Google上搜索全球有意思的马拉松,于是得知了有这样一场活动——少女峰马拉松。这个马拉松在山间举行,以沿途的优美风景为最大宣传点,也登上了各个杂志、网站的榜单,但它,其实是个名不副实的马拉松:既不少女峰,也不马拉松。

先说前三个字:少女峰,赛道上并不包括少女峰的顶峰,甚至连少女峰的边都摸不到,只是在赛道上与少女峰相看两不厌,而后三个字:马拉松,路程倒是42公里没错,但跟一般的城市马拉松不同,这场马拉松有1800米左右的爬升,与其说是马拉松,更不如说是一场距离等于马拉松的越野跑。

(图片来自官方FB)

但看到这样的赛道照片,谁能不心动?

于是我报了名,借机去瑞士旅行。机票、酒店、签证、通票等等另行讨论,总之,在9月8号,赛前一天的那个周五,从苏黎世出发,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我到达了少女峰马拉松起点所在的小镇——因特拉肯。

因特拉肯的名字起的非常合理,合理得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它正位于两个湖的中间的一片平地上,Interlaken正是“两湖中间”的意思。小镇被群山环绕,群山之中就有那座海拔4158米的少女峰。

说几句闲话,少女峰马拉松官方FB的相册上,有“Jungfrau – Top of Europe”的宣传文字,但欧洲最高峰其实并不是少女峰,而是海拔5642米的厄尔布鲁士峰,位于俄罗斯的高加索山脉,原本欧洲最高峰被认为是4808米的勃朗峰,但后经勘测及卫星定位,鉴定厄尔布鲁士峰峰顶位于俄罗斯的欧洲界线境内。但不管怎样,欧洲之巅大概也轮不到少女峰来说,就在因特拉肯西南方向80公里,就有静静待在那里的霞慕尼——大名鼎鼎的UTMB的举办地。

因特拉肯小镇不大,有东西两个火车站,两站之间距离1公里出头,小镇最繁华的部分,就在这两站之间的1公里多的范围内,赛前发放装备是在一片空地上搭建的一个超大帐篷里。从火车站往大帐篷走的路上,就逐渐觉到马拉松的气氛了,马路上方拉了横幅,路灯的柱子上,挂着历届少女峰马拉松男女冠军的照片。

这天的下午,正在举行少儿组娱乐跑,这样的设置,在维也纳和Tromso都曾经见到过,还有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也是一个“马拉松周末”,在马拉松正赛的前一天,都会举行5公里、10公里等不同距离的跑步活动,来作为整个马拉松活动的一部分,这样一个周末就变成了运动的主题。北马前两年把半马去掉,只留全马,其实,也可以考虑在赛前一天在奥森-鸟巢一带搞一些5公里、10公里的附加赛,一方面把活动的氛围带起来,另一方面也让不中签的跑友能解解馋。

大帐篷的门口用多种语言写了欢迎,当然也有汉语。帐篷里面迎面对着的,就是签名墙,当然,上面签的语言,就更多了。

毕竟是个只有几千人规模的小比赛,展会的商家不多,但是东西还算齐全,即便是你穿着皮鞋、正装来展会,也能在这临时拼凑一身包括腰包、运动手表在内的装备,参加明天的比赛。

从路边的横幅、门口的标语、签名墙、展会现场挂着的国旗,都能看出来,这个马拉松的主办方非常注意欢迎外国选手,大概也是因为瑞士本国人口不多吧。在去取号码牌的路上,还能看到每届有多少国家选手参加,有多少完赛者。可以看出,近三年来,完赛者人数基本没有变化,但是来自的国家却更广了,吸引各国跑友来的,一是少女峰的美景,第二可能也是这种欢迎的态度吧。

拿着事先打印好的邮件,很顺利的取到了号码布,问工作人员是否有T恤衫,回答说是明天跑完在终点发放。随号码布居然发放了一个亚瑟士的双肩包,看起来做工、样子都还不错,算是小小的惊喜了。取完装备,回去住处,这次图便宜,住的是多人合住的hostel,房间里面公共区域很小,就没再把衣服、鞋子、装备都摆出来拍定妆照,而只是把它们提前放在一起准备好。跟室友们说一声:明天需要早起,我会尽量安静,但如有打扰,还请谅解,然后就出门去吃饭了。

沿着TripAdvisor上推荐的第一家餐馆,吃了他们第一推荐的特色菜:德式大猪肘子,不得不说,非常的不入味,强行吃了半个,草草收场,坐我旁边的一对韩国小情侣倒是吃得很带劲儿。结账的时候我跟服务员说,实在不好意思,没吃完,她倒是一副见怪不怪轻车熟路的安慰:这分量是个挑战哦,你已经完成的不错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是例行流程:起床、洗漱、吃饭、排空、小憩,时间差不多了就往起点走,然后存包、排空、拍照。

起点区域之前,有人在表演这种当地特有的乐器(谁能告诉我它叫什么名字)。

并没有人在奋力地维持秩序,大家都自觉地按照自己的区域站好,按照报名的成绩,我被排进了2区,赛前一天仔细评估了赛道和训练状态,预计自己不会跑得很快,果断站在了2区最后,避免挡人。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就在拍完这张照片两个小时之后,比2区晚起跑了5分钟的这些照片里的3区的选手们,逐渐都超过了我。

8:30,精英选手和1区选手出发,8:35,我所在的2区出发。

前4公里是在镇子里绕,4公里过后,出了镇子,人烟逐渐变得稀少,前10公里像是个正常的公路马拉松,基本上全是柏油路,坡也不大,拉长到前25公里看,也都还勉强算正常,虽然断断续续的一直有上坡,但还都算是在正常概念之内,25公里处的海拔比起点也只是高了250米而已。

只是路不再是单一的铺装道路,而开始有一些徒步的土路了。

这个立在25+公里处的牌子,大概起了山门的作用——越过这个牌子,路就开始变陡,要进山了,从0到25公里,海拔上升了250,从25公里到41公里,则有剩下的约1600米要上升,大部分选手在这段路就很难跑起来了。我的计划也是先跑到25公里处,剩下的路就当爬山慢慢溜达了,只要在5小时35分之前,赶到37.9公里处的关门点,能不被关门,就可以了。

前25公里的计划完成的还算顺利,530到550之间的配速上上下下,26公里开始,最难的时刻到了:坡太陡,配速降到了18分钟每公里,如果按照这样的配速算下去,37.9公里处肯定要被关门,天也没有放晴的迹象,还逐渐下起雨来,腿也有抽筋的迹象。

看着穿着官方衣服骑自行车的工作人员,想起在参赛手册上看到过的sweeper bikes,心想这些人是不是来收尾劝退的,于是开始开小差、怀疑人生:问自己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这个地方来受这个罪,要是被劝退了怎么办,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上哪坐火车去,不可能让工作人员骑着自行车驼选手们下山吧。着急往前赶吧,抽筋,慢下来几步吧,怕关门,看着工作人员,一边想着,要是被劝退了就不纠结了省事了,一边想着,要是被劝退了可太丢人了。

就这样念头着,路突然变平了,配速逐渐回到了10~12分之间——正常的平地走路速度,偶尔甚至平到可以小跑几步,落下的时间逐渐被追回来,盘算时间,应该能在关门前赶到,过了一会,肯定不会被关门了,再过一会,即便再来个大坡,也不会被关门了。

心情也逐渐放松了下来,有闲心看看周围的景色了,只是这时候雨逐渐大了起来,装在腰包里的手机摄像头前全是水汽,手上又湿又冷,衣服上也是雨水加汗水的混合。屏有水、手上有水,解锁十分困难,所以照片也少,少数几张照片,因为镜头上的水汽,看起来朦朦胧胧。

30几公里处正在慢慢走着,突然一个身影超过了我,身后写着北航长跑协会,我喊了一声北航,那个身影停了下来,等着我,于是我们聊起来,原来这哥们是在德国留学的,他公路PB是309,但是不知怎的起跑区域在6区,晚了我20分钟出发,如今也追到我了。一起走了几百米,吐糟天气吐槽了几百米,北航男看着路有点平,就不等我,挥了挥手继续跑起来向前了,我则继续走路模式,过37.9公里的关门点,到最后一段羊肠小道上的上升。

按照组委会在FB上发的照片,往年的时候,最后这两公里上升是在山脊上前行,赛道被群山环绕,蓝天白云、冰川雪山是我所期待的场景。

(图片来自官方FB)

然而今年,却是这样的画风。

(图片来自官方FB)

于是,面对终点,我既无体力又无兴致来把我的手机掏出来、擦干、解锁、拍照,而在官方摄影师的眼中,终点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官方FB)

最终6小时6分11秒过终点,想卡在6小时6分6秒而不得。

过终点之后,领奖牌(被挂在脖子上)、领完赛装备,进了一个大厅里领寄存的包裹,换下湿衣服,换上干衣服,人多,选手也粗犷,见到有的选手(男)嫌麻烦没去更衣室,直接脱了个全裸换的衣服……

不得不提的是,不知是主办方有钱还是赞助商大方,赛前一个双肩包不说,赛后发了一大板瑞士莲的巧克力、一个装满了运动饮料的水杯、一件居然是长袖的完赛T恤衫,重点是,不管是双肩包、水杯,还是T恤衫,都是可以拿出来用而丝毫不显丑的。赛后几天在瑞士游玩的时候,就看到好几个人穿着长袖的完赛T恤。

可以凭号码布免费坐火车下山,为了尽快把选手拉下山,还加开了班次,总之在火车上看到的,基本上不是选手就是家属了,游客被稀释得很惨,还要闻着这些跑了好几个小时的人身上的汗味。旁边坐的一拨人,不知道是谁带的香槟,就在车厢里开了喝了,也真是快乐。

赛后第一天,天气转晴,我在伯尔尼的平地上如履平地。

赛后第二天,天气晴好,我在山间的小路上如履平地。看湖光山色,看少女峰,算是报了少女峰马拉松看不到少女峰的一箭之仇(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