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少女峰,半程马拉松

(接前文)

赛后第二天,天气晴好,我在山间的小路上如履平地。看湖光山色,看少女峰,算是报了少女峰马拉松看不到少女峰的一箭之仇。

这天的行程是一个极限计划。要坐一个半小时的火车上山,然后走22公里徒步路线,再两个小时的缆车+公交车+火车回城,最后是两个小时的火车去日内瓦,麻烦的是,住的地方只有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有人退房,要么八点以后才能走,要么五点之前要回来。

于是决定早起,搭最早一班火车上山。

(清晨的因特拉肯西站)

上山的火车上没几个人,边吃着从车站站台的售货机上买的小零食,边看着外面的景色随着慢悠悠的登山火车不断变化,接近终点之时,窗子上起了一层雾气,透过雾气,外面的雪山已经依稀可见。

(火车窗户外的雪山)

8:17,火车准时到达徒步起点,海拔约2000米的Schynige Platte,今天就是要从这里出发,在山间行走22公里,到达海拔约2200米的First。

这条线路路程刚好约是半个马拉松的长度,看似有点长,但风景优美,难度不高,住在因特拉肯的话,一天的时间用来走这个路线绰绰有余。据说,这条线路在Lonely Planet上用了一页纸的篇幅来介绍。

(清晨的山间小路)

Schynige Platte车站的小卖部此刻已经开了,买了一瓶水装在衣服里,跟店员确认了一下First的方位,店员指了指身后:往这边走就好,沿路一直都有标志。

果然,就是这样的小路,绵延不断。果然,就是这样的标志,伴在路边。

推荐我走这条线路的,是经常一起爬山的好友,就在我来瑞士前几个星期,他也携全家来过瑞士,这次也是多亏了他,帮我介绍了火车通票的攻略和有趣的玩法。他本来背了一个可以装孩子的背包,打算背着孩子走完全程的,但是小姑娘在背包里被晃悠着睡着了,怕孩子不舒服,他走了一个小时就原路返回了。

(刚走出来没多远,左边的湖和湖上的彩虹)

这位兄弟也是走过很多经典徒步路线的人,北京周边的海坨、灵山,远一些的小五台、大五台,再远一些的秦岭、太白、库不齐……哪个山他没有去过,即便这样见多识广的他还是强烈推荐了这条线,那必然有他的道理。

他的原话是:“走山脊,左边是湖,右边是雪山”,果然如此。

(右边的雪山)

(左边的湖和右边的雪山,是回望,所以左右对调了)

早上过来的火车上没有几个人,走这条线路的人就更少了,下了火车之后,大部分人左转去了不知什么线路,只有一对老夫妇跟我走了一边,两个人穿了全身的运动装备,带着登山杖,慢悠悠地走着,等我过了一会回望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红一黑两个小点。

(画面中间稍往下一点的两位同行)

没人了,只有我一个。再往前走,已经不再看得见车站或是山下的小镇了,自己完全沉浸在大山当中,此时的山是温柔美好的,不再是两天前那个阴着天、飘着雨、含着雾的山,远处的雪山绵延一线,只是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它们当中,就有少女峰的身影。

不知环滁是怎样的山,要靠“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这样山间的朝与暮才能看见晦明的变化,在这条山路上,明明是只要山行六七里,就能经历晦明之间的转换。在明处,太阳温暖了身体,慢慢走也要出汗,冲锋衣的拉链也拉不上了,没走几步路,就到了山阴之处,又不得不把衣服扣紧,想快走几步,不让身体凉下来,也好赶紧走到温暖的地方去。

路上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掏出手机,放起那首“我们路过高山,我们路过湖泊”单曲循环,不过,整首歌也只有这两句歌词才贴切就是了。

(走着走着,听到铃铛的声音,原来是牛)

快两个小时的时候,走了大约10公里,眼前出现一间小房子,就坐在一个山鞍处,原来是一家客栈。

客栈不大,一个小房子,房子前面一个平台,平台四周摆着几张桌子,我到的时候,有两三张桌子上坐了客人在闲聊,可能就是昨晚住在这里的,店家还有一条黑狗,可能是长期住在山里,见过我到来,好奇地迎上来。

看看在桌子上坐着的几个人,谁也不像是店员的样子,于是走进屋子里张望,这时那位红色羽绒服的女士进来,问我是要吃些什么吗。

我已经在山里走了两个小时,只吃了几根威化,面对着她提供的德文菜单,不知道要点些什么,于是问,这里有汤吗,她说有,这个,这个和这个,反正我看不懂,就又问,哪个最受欢迎啊,如果是在山下的店里,店员肯定会热情地推荐一遍,而在山间的这家小店里,店员先是略带无奈的噗了一声,然后耸耸肩:每天都在变,我笑了,那就第一个吧。

在温暖的阳光里面,看着远处的雪山,喝了这碗清甜的热汤,玩玩狗,继续赶剩下的12公里路。

出了小客栈后,是一小段略陡的上升,海拔逐渐高了起来,又是进到了山阴面,雪越来越多,在转弯之前,回望一下小客栈。

在路上碰上一个背着真枪来打猎的大叔,瑞士持枪合法这一点早就知道,但是还真是好奇啊,在这种游客经常来往、偶尔会有牧牛出没的地方,能打什么猎,打猎安全吗?

或许是某种山鸟?

两天前在马拉松赛道上的雨,看起来在这个海拔以上下的就是雪了,一天前的晴天留给太阳把路晒干,所以今天的路并不难走,少数地方有泥泞,但还是很容易躲过去。比起之前在卑尔根走的那条泥泞不堪、甚至有一只鞋被陷进泥里的路好走多了。

这段雪路走到最高点,在坡顶可以望见下方的湖和远处的山,后经查证,远处的两座高峰分别就是艾格峰(Eiger)和少女峰(Jungfrau)了,如果没有因为脸盲而误认的话。

走到这里,全程最难的路段已经走完了,接下来是一长段的平缓下坡,下到湖边之后,就能看到很多从First走路来湖边看湖和雪山的游客,从湖边去First,蹦蹦跳跳半个小时出头就可以到了。

就在这下缓坡的路上,看到几波人骑着自行车上山。

主人带着狗也来到这个海拔。

从刚刚下缓坡开始,一个人走的路就算告终了,徒步穿越的、骑自行车的、带狗上山的各式各样的人、机械、动物都开始出现。高山上的冰雪融化,汇成小溪,流进山间的湖里,初中课文中被强制背诵的那些句子又冒出来了: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临溪而渔…酿泉为酒……

知乎上有提问《是否应该取消中小学强制性文言文学习》,此时面对美景的词穷,只觉得学的文言文还太少,只能从背过的几篇课文中摘句子出来,最近写文也经常觉得干瘪无趣,大概阅读是写作的上限,还是需要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啊。

随着离湖边越来越近,严峻的大山在湖水的映衬之下,也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再往前,看到陡峭的山坡之上架起了一条路,远远地伸出去,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地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人造的设施越多,说明游人越多,也就说明下山的缆车站应该就很近了。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远处大山林立,底下一片庄园,真是实实在在的面山而居。这时候云层也越来越厚,山峰已经逐渐隐没在云里了。

原来是这样一条步道,我跟前面的游客开玩笑说:他们应该用玻璃做地板。

最终,在First缆车站附近的观景台处,根据现场图片标记,确认少女峰真容。

至此,约半程马拉松的路走完,见到少女峰真容。

迅速缆车下山、火车回镇、客栈退房、兵发日内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