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件中的小人物

1.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全球巨变的大背景下,韩国也身处其中,1980年爆发的光州事件,可以算是韩国的民主化变革的开端吧,以此为背景的艺术作品有很多。2013年韩国有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辩护人》,讲述一位律师,为报答求学之时曾获得过恩惠的小饭馆老板娘,答应她经常去店里做客,有天因为老板娘的儿子参加读书会而被当局以赤色分子的名义逮捕,本来闷声发大财的他,决定帮老板娘的儿子辩护,与当局抗争。

电影拍的好,又有大时代背景,在韩国的政治气氛逐渐宽容自由的时代,这部电影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在全国人口只有5000万的人口,上映33天后,观影人次超过1000万。

这部片的原型叫卢武铉,在故事发生的当时,可以算是个小人物,但后来却变成了韩国的总统。而真正的小人物,是另一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出租车司机》——的主角,从头到尾都是默默无闻,多年以来一直没有人找到过他。

2.

《出租车司机》也是在那个时代的大背景下发生的故事:1980年,韩国光州爆发大规模游行,当时掌握军权的全斗焕,下令进行武装镇压,同时封锁公路、新闻、电视,不让外界知道光州发生的真相,一名德国记者得知消息,来到韩国进行报道,电影讲的就是一名首尔的普通出租车司机,带着记者进入镇压现场,进行拍摄,并逃离现场把新闻传出去的故事。

在影片中,司机金四福本是个普通的单亲出租车司机,靠开车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活,日子过的捉襟见肘,欠了房东好几个月房租,车开了几十万公里也不舍得大修,女儿鞋子不合脚了也不忍心跟父亲要钱,只能踩成拖鞋,在一天偶然听到别的司机约了个大活——一个外国人首尔光州往返,车费够四个月房租——之后,他赶紧跑去机场把活拦了下来,抢着把客人接走了。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客人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天里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曾经在军队服役过的他,也不相信军人会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直到到了光州,亲眼见到一切。

小人物的妙处就在于,既贪小利,又晓大义,这两种情绪反复在一个人身上出现:刚到光州的时候,司机觉得局势不妙,趁机开溜,往回走的路上看到一个打不到车的老太太又赶回来帮她;当看到军方在街上排成队,对搬运伤员的市民开枪的时候,他和几个当地出租车司机,又冒着枪林弹雨,把车横在军方和伤员中间,去抢救伤员。

我总觉得,的哥这个群体,是非常有故事的群体,有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事,从这部电影中的有好几个配角都是出租司机,从他们身上,也多多少少能看出北京出租司机的影子,也忍不住回去想,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北京的哥身上,会有怎样的故事,其实,或许不是如果,而是真的曾经发生过吧。

影片对于镇压现场的描写非常直白惨烈:伤打在身上,血不断流出来,生命在一秒一秒中流逝;旁边躲着的人如果冲上去,就也会被开枪打中,如果还是躲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伙伴、朋友、亲人流血死去。

影片中有几处细节让我印象很深:在离开光州的检查站,负责检查的军士发现明显疑点,但还是放行了;逃离光州之后,因为新闻封锁,外面的人得知的是官方途径发布的消息:海外背景的暴徒进行有组织的暴乱活动,导致维持秩序的官方人员伤亡。后一件事显然是独裁统治者常用的手段,影片反应了现实,而我则更希望前一件事,也有真实事件作为背景,也算是人性的光芒所在。

面对惨烈的现实,在光州当地司机的帮助下,这个来自首尔的小人物,一个普通的出租司机,终于完成了他的这单大活:帮德国记者安全地返回首尔,坐上飞机离开,最终把新闻传播给了全世界。

3.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和《辩护人》同为1980年代韩国民主化大背景之下的电影,主演是同一个人,在香港,这两部电影的名字分别被翻译成《逆权大状》和《逆权司机》。

如前所述,影片和《辩护人》一样,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在现实中,德国记者多年来一直寻找这个帮助他的司机,但尚未成功,当《出租车司机》这部电影播放之后,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讲的应该就是他已故父亲的事情。

在现实中,光州事件先是被定义成暴乱,后来随着民主化的逐渐推进,相关人员得以平反,镇压者受到审判,相关的纪念、赔偿也得以进行,直到相关的影视、图书作品得以公开发行,成为热门。而在某个海上邻国,这部片却变成了404,人们蜂拥到另一部同名作品——1976年的《出租车司机》条目下去表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