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国犬

瑞士地处西欧中部,国土面积只有4万平方公里,有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强邻环绕,却能一直保持中立,近200年来从未卷入过国际战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国界多在阿尔卑斯山脉上,山岭之间终年积雪,道路难以通行。

然而再难的路也会有人去走,在瑞士和意大利的边境上,就有一条小路可以翻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德小径(Great St Bernard Pass),从瑞士的Martigny出发,沿着山间的峡谷上行,翻过隘口,到达意大利的Aosta。

在那里,目前仍然能够看到青铜时代的人类活动遗迹、罗马时代的羊肠小道和拿破仑军队1800年进入意大利时使用的道路。但这条路也只是可以通行而已,每年除了夏季的7到9月,大雪封山,道路非常艰险。

在1050年前后,意大利Aosta的牧师Saint Bernard时不时能看到人们从阿尔卑斯山口中出来,备受山间气候摧残,浑身疲惫,惊魂未定,于是他决定在山上修建一座驿站,后续的人们不断维护、扩建,知道现在,这就是圣伯纳德避难所。

传说有这样一个故事:1800年,一只名叫Barry的狗出生了,在牧师们的照顾下,Barry健康成长,长大之后,Barry就在山间执行救援任务,它有着强壮的身体和厚实的毛皮,可以帮它抵御风寒,凭借着灵敏的嗅觉和认路能力,它在暴风雪中寻找受困的旅人。它的脖子上总是挂着一个木桶,里面装着酒,找到在风雪中奄奄一息的旅人之后,Barry先是用舌头把人舔醒,醒过来的人可以打开木桶,喝酒取暖,然后跟随Barry,找回正确的路,来到避难所修整,如果Barry无法救援,它还会回到避难所,找牧师们帮忙。相传在Barry 14岁的一生中,一共救了40个人,在它救第41个人的时候,被人误认为是狼而被杀死了。

然而这只是传说,真实情况是,酒精会加快身体热量流逝,并不适合作为山间救援,而考古发现的木桶,也都是无法打开的,所以无法装酒[1]。历史上,Barry确有其狗,但并不是在救援的时候被误杀,而是在12岁的时候,被人带到了伯尔尼退休,安享晚年生活去了,在它14岁那年死后,人们为了纪念它,把它的形象做成标本,存放在伯尔尼博物馆。

其实在Barry的故事之前,狗就在阿尔卑斯山区执行救援任务多年了,牧师们精心培育,养出了这样一种体型巨大,身体健壮,忠实可靠的狗,Barry的故事的流传让这一犬种变得有名,人们用避难所的名字称呼它们为圣伯纳犬。

现在在Martigny小镇,有一座博物馆就在讲述避难所和Barry的故事,博物馆的名字叫Barryland。

为了纪念Barry,人们创作了许许多多的艺术作品,来讲述它的故事。

现在在Barryland里,二楼是修道院和Barry的展,而在一楼,则是个繁育中心,由于科技的发展,人们在阿尔卑斯山上打通了隧道,让路变得更加容易,执行救援任务的,也从圣伯纳犬逐渐变成了汽车、直升机,原本在避难所里工作的狗狗们,就有些转移到了这个繁育中心。

在繁育中心里,它们再也不用在暴风雪中执行任务,可以在夏日的阳光房里,享受悠闲的下午了。虽然看起来很悠闲,但似乎还是有点寂寞,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也许它们也会向往在山间奔跑的时光吧。

我到这里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下午1点会有人牵出一条Barry出来,供游客近距离接触、合影。

在Barry之后的两百多年里,经过不断的培育,如今的圣伯纳犬身体更加粗壮,头也变得更大,也有了长毛种[2]。这种犬看起来高大威猛,但内心忠诚又温柔,脾气好又有耐心(就是口水有点多),深受瑞士人喜爱。在因特拉肯马拉松的前一天,领物现场不远,就见到一位大哥,手上的绳子上牵着两只圣伯纳犬,当然,是可以摸,可以合影的。

在伯尔尼的时候,正值建市600周年纪念活动,街头上就有许许多多的圣伯纳犬的艺术形象,每一座犬像下面都有看起来像编号的数字,似乎总共有60多个。

圣伯纳犬也成为了瑞士的一张名片,在如今的瑞士,很多个博物馆里都会有圣伯纳犬或者Barry相关的展,纪念品商店里,也经常能看到脖子上挂着一个小木桶的圣伯纳犬的形象。

[1]. 瑞士国犬-圣伯纳

[2]. Barry其实是短毛种,因为长毛粘上雪之后融化让身体变湿,并不适合在风雪中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