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

五月的时候,受莫奈《睡莲》大名之诱惑,在清华艺术博物馆看了一场画展,正好赶上免费讲解,跟着志愿者的介绍,了解了西方绘画从古典主义到印象派再到抽象主义的发展过程,收获满满,对西方美术的流派发展历史有了初步的概念。

有了那次经历,在之后再去博物馆看到画作的时候,就会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顺序看展,看到一幅画,也能大概知道是什么流派,可能是什么时候画成的。

但毕竟觉得了解的还是过于浅显,于是就读了这本蒋勋的《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尝试着能了解更多美术发展历史,认识更多作品,以后再去看博物馆的时候,能看出更多门道来。

全书不过三百页,中间有很多配图,段落很短,都是简单而有节奏感的短句,全神贯注地读的话,估计两三个小时就能看完,读罢此书,关于艺术的风格变迁,有两条线索,想总结一下分享出来。

首先是,风格的变化在于对前人的突破。

这一点在之前的篇《去清华看的不是莫奈,而是美术史》中也有提及,每一种新艺术流派的诞生,都是有着对前人的不满和“为什么要和你一样”的感觉,这种不满和“为什么”,有的是在于题材,有的是在于技术,有的是在于形式,有的是在于视角,有的是兼而有之。艺术家们就是在这种对前人的总结和反思之下,不断突破创新,发展出一个又一个的新流派出来。

然后是,风格的变迁与社会变化相一致。

艺术的突破来源于时代的突破,可以把绘画风格的变化,放到社会、宗教、政治、哲学、科技的变迁中去看:对上帝的崇拜伴随着古典主义的题材,而对教权的挑战掀起了文艺复兴,摄影术的出现挑战着写实主义,让绘画家们去思考要如何去表现,而到了近代,科技爆炸、人口爆炸,一切改变又快又猛让人摸不清头脑,就像近一两百年出现的新的艺术流派,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抽象派……其发展与变迁也让人应接不暇。有的时候,不是我们看不懂艺术,而是我们看不懂时代。

书中介绍了很多流派、作品和画家,东西多但不混乱,读的时候,如果能沿着这两条线索(可能还有更多我尚未发现的线索),就可以把这本书中的内容串起来,作品、画家就像叶子一样,都是串在枝条上的。

另外,正如前文所说,艺术的突破来源于时代的突破,而艺术是与政治有很密切的联系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里无法展开说得更多,但是读的时候,也可以注意看绘画是如何被政治影响的。

有人批评这本书说,蒋勋写的过于浅显了,从我查到的作者的经历看,水平自然是在很多批评家之上的,作者本人并非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但浅显一说,也并非虚言,书中语言确实通俗易懂,读起来并不费力。

其实,书名中已经告诉你了,这是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此处的“大家”,是everybody的“大家”,而非“大专家”“大作家”的“大家”。既然是写给每个人看的,那自然不能写的过于艰涩,而能把纷繁复杂的美术史拎清理顺,让“大家”能看懂,非“大家”不可为也。如果想看更深刻的,可以找专业著作来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