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软件也有生命

每天在写程序、改程序,难免用一些很随意、很丑陋,但是能工作的办法。
 
于是,一天中午困倦午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我写的程序变成了一只鳄鱼,我把手伸进鳄鱼的嘴里,试图做一些恶心的改动。突然我感觉到软件生气了,鳄鱼的嘴要咬我的胳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