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长眠》

雷蒙已经在床上躺了20多年。

在雷蒙25岁那年,因为在海边跳水时错误地估计了水的深度,一头栽进沙子里,从此他脖子以下的身体就不能动了。

为了照顾雷蒙,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变:喜欢出海的哥哥做了农夫,嫂子则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老父亲和侄子变成了工程师,帮他制造各种能让他生活稍微便利一点的工具,像是,可以更方便叼在嘴里的笔。

而雷蒙,只能躺在床上,一躺就是20多年。

这就是西班牙电影《深海长眠》里讲的故事,影片一开始,就是雷蒙已经卧床多年,久到可以让他想清楚自己的决定:他希望有终结自己生命的权利,然而他只有头部能动,仅靠自己显然无法做到,而协助自杀是违法的。有律师来帮他打官司,向法院申请,但法院一再驳回他的请求。

在影片里,他的这项申请让雷蒙有了点名气,很多人来劝雷蒙不要放弃生命,其中就有一位跟他一样全身瘫痪的牧师:他坐着电动轮椅,靠牙齿控制轮椅的方向,平时有两个年轻的教友照顾,牧师来探望时,因为轮椅太大无法上楼,只能靠小教友跑上跑下来为他们传话。

牧师的话正义而空洞,雷蒙的话充满深思但过于离经叛道——至少在两个小教友看来是如此,以至于他们连仅仅是传达都不敢让那样的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牧师说:没有生命的自由不是自由,而雷蒙说:没有自由的生命不是生命。

雷蒙并不是消沉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坚持了20多年,在卧床期间,他甚至出版了自己的书:他用嘴叼着笔,写下了很多感想,稿纸被照顾他的嫂子收好,被帮他的律师看到,联系了出版社。

但这也不是一部励志电影,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教人身残志坚不懈奋斗的电影,而只是在探讨死亡这一基本权利的电影。围绕着雷蒙,有的人可以照料他的生活,有的人可以来看望他,有的人可以来跟他探讨生活与生命,但只有雷蒙自己才能够清楚自己的感受。大概只有自己也真的体验一下:躺在床上,吃饭、洗澡、翻身、排便都要让人来帮忙——不用太久,比如利用国庆假期,然后想象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几十年,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雷蒙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吧。

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在西班牙真的有一位Ramón Sampedro,在现实中,雷蒙找到了愿意帮他完成愿望的人。

在1998年1月12日,找了十几个朋友,每个朋友只进行一小步操作,每小步操作都无法夺走他的性命,最终,一杯插着吸管、含有氢化物的水放在他的面前,他面对镜头,留下了遗言,喝下那杯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雷蒙家乡的As Furnas海滩,人们为他立了一块小小的纪念碑。

在他雕像的身后,海边的礁石开了一个口子,形成一个天然的港湾,海水可以从口子灌进海湾,涨潮的时候,海水流进来,变成天然的游泳池,雷蒙就是在这里受伤,开始了他卧床二十多年的生活,从一个阳光帅气、梦想着环游世界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秃顶的大叔。

雷蒙死后,在西班牙对安乐死进行了广泛的讨论,甚至专门有论文来进行探讨,在一片名为《安乐死在西班牙:雷蒙案之前与之后的公共讨论》的论文中认为:雷蒙的死对于西班牙国内关于自愿安乐死的讨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雷蒙的雕像依旧在As Furnas海滩上仰望着天空,正如他多年来一直仰望天花板一样,而在西班牙,主动安乐死仍未脱罪化[2]。

[1]. Euthanasia in Spain: The Public Debate after Ramon Sampedro’s Case.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1467-8519.00170/pdf

[2]. 注意区分脱罪化与合法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