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边,看千堆雪

像往常一样没有做攻略,来这个名叫罗卡角(Cabo da Roca)的海边礁石,是临时在知乎上抱了佛脚,查了查在里斯本周边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让我地铁换火车,火车倒公交,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也是让这块普通的海边礁石变成有名有姓的罗卡角的噱头:欧亚大陆最西点。

从市区出发,有两趟火车,一趟开往辛特拉(Sintra),一趟开往卡斯凯什(Cascais),在辛特拉和卡斯凯什之间的 ,每天有公交车往返穿梭,罗卡角就在这条公交线路的中间。

北京已经天寒地冻的时候,里斯本却温暖如春,白天最高接近20度的气温,树木还都是绿色,从路边常见的棕榈树,就能知道这里不会太冷。可是,里斯本的纬度与北京是相当的啊,不知道是那股暖风或是哪个洋流造就了这样的气候差异。

昨晚下了点雨,出门的时候地上还是湿的。从市区上了火车,在辛特拉下车,在火车站对面买好往返罗卡角的车票,离下一班车还有20分钟,本想在辛特拉小城里转一转,刚过街角,发现公交车已经要进站了。

这天是个周六,按照在网上查的说法,周末游客会比较多,来之前还有点担心,火车会不会买不到票,公交车会不会人挤人,上了车才发现多虑了:还有很多座位空着。

车在山路上弯弯绕绕地开着,天已经放晴了,一路上全是山景,一直到离罗卡角很近的地方,才在矮山之间的缝隙中,断断续续地看到一小片一小片的海。

下了公交车,奔向大海的方向,没几步远,就到了大西洋边上,这是我见过最辽阔的大海了。

在沙滩上看海,风平浪静的时候,脱了鞋,光着脚,踩在海水里,与大海亲近,放眼望去,海水虽辽阔,但毕竟始于脚下,可以触摸。

而这里不一样,陆地的尽头是一线断崖,人立在离海水几十上百米的断崖上,拔高了的位置并没有带来丝毫居高临下感,反而因为视野可以放得更远,才让人更能感觉海延伸到了多远的远方。

在沙滩上看的海,只是眼前的海,在断崖上看的海,才是真正的一望无际。这样的海距离刚刚好:人离海远到可以感知更远的辽阔,又近到可以听到脚下海水敲打礁石发出的声响。

只有这样的海,才能让人相信,即使架起无人机,飞到它的极限高度,操纵者都看不到无人机的时候,视野的尽头也是海洋;只有这样的海,才能让人相信,这眼前的海会无限延伸下去,与其他大洋连成一片,变成广阔的水面,广阔到了覆盖地球表面的71%。

(从某个角度看地球,差不多刚好是微信启动画面的反面)

在这山海相交的地方,人们在海崖上修建了一座面向大西洋的十字架,上面用葡萄牙语刻着:Aqui..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ça,直译过来是:这里,是陆地终止的地方,也是海洋开始的地方,或许,这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翻译,才更配得上这里的气势吧。

来的路上,想到要到海边念两句诗,于是临时找来了曹操的《观沧海》来背,磕磕绊绊算是勉强能背了下来。而当真的来到海边,却发现《观沧海》用不上了:这里没有树木丛生,只偶尔有几棵低矮的灌木,也没有百草丰茂,常见的只有一种草。

沿着十字架前面的栏杆往下走,越来越靠近大海的时候,而另外两句早就背熟的词却立刻从脑子里闪现出来: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可能是海底礁石的原因,海在靠近岸边的地方,就已经变成了白色,只看那白色部分,真的就像是山岭间的雪原,海浪敲打在礁石上激起的水花,就像是雪崩时滚滚而下的雪撞在石头上的样子。

沿着栏杆的尽头可以一直再往下,远远地甚至能看到有路能通往海边,但越走越远,已经有点忐忑了,离海还很远,不敢继续向下了。

沿着山坡爬回来,往来路望去,有一座灯塔立在海边,海里边有一座礁石样子很奇特,不知道望京SOHO的设计师是否从这里得到了灵感。

 

决定回去的时候,突然想到,是否可以不从原路辛特拉返回,而是走另一条路线:坐公交车去卡斯凯什,然后换火车回里斯本。从地图上看到,离卡斯凯什不远的地方,有个地方叫地狱之门,名字有些诱惑,于是去游客中心问问。

工作人员询问了我买的车票是多少钱的,然后说,没问题,看了一眼电脑,说,下一班车是明天早上9点,我心里闪了几个念头,问:所以今天的末班已经没有了?他哈哈哈地说:我开玩笑呢,下一班是20分钟之后。要说也是去了不少地方,被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还是第一次,真不知道是葡萄牙人性格如此,还是这里游客太少实在是太闲了。

到卡斯凯什的时候阳光正好。

车站附近的海滩是有沙子的,从沙滩一直延伸开去,是一片居住区,往地狱之门的方向走,几百米之后,沙滩逐渐变成了石壁——像罗卡角一样的地势。

所谓地狱之门,是岩壁上形成的一个洞,海水可以从岩壁下方流进来,可以想象,潮水猛烈的时候,配着风雨,这里肯定会激起更高的浪花。

传说中有个巫师,把以为美女据为己有,关在一座城堡上,由一位侍卫把守,侍卫有一天好奇,发现了美女的美貌,决定带着美女逃走,愤怒的巫师在海边的岩壁上挖了一个口子,让侍卫和美女掉进里面被海淹死,这个口子就是地狱之门了。

在地狱之门不远的地方,坐在海崖边上,看海水拍打礁石,看远处下着雨的云,看阳光穿过云层,看在崖上海钓的人,过了一会,云吹到了头顶,雨开始下起来,雨点不大,但海钓的人已经再收竿了,猜想他们肯定更熟悉天气变化,于是我也收拾收拾,准备回城了。

离车站还有十几米远,雨大了起来,赶快冲进车站,钻进火车,在火车车厢上,欣赏夕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