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做了一个彪梦

谁说只有 chy 才能做彪梦 , 我也做了一个:
 
大意是和一帮同学去回龙观看房, 四室一大厅, 室里面摆满了床: 一个双人床两个单人床, 一个电视机, 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厅很大, 靠墙摆满了桌子. 看到这样的房间我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这桌子要是都摆上电脑能好多人一起连星际啊, 不好, 太影响搞科研了.
 
觉得没意思就往回走, 从看房的地方去车站要走很高的山路, 费了半天劲才上去. 回北大的车有两种, 一种是公交车, 一种类似原来万柳的校车, 直达的, 结果两个都没赶上. 那个直达的车很汗, 是那种很长的有车斗的车, 在京沈高速上常见那种车, 用来运猪啥的.
 
后来走路去六环上找打车的地儿, 路上兜里的钱还被同行的同学摸了, 汗, 不过我及时发现, 要了回来. 路上来过几辆 taxi, 有几个同学先坐上走了, 后来我打到的是那种三排座(双排座派生出来的?), 而且司机坐在最后一排….
 
后来的就不怎么记得了.

《我也做了一个彪梦》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