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教授,我们能看到那一天吗

杨教授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而今,一百年过去了。

孙文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作革命。”我们现在有文明的幸福吗?

《杨教授,我们能看到那一天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