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台湾

今天看到这个帖子,又勾起了我去台湾的愿望。
http://www.liuopus.com/taiwan01.html

听说台湾最近就要开放大陆自由行了,先在北京和上海试点,如果开放,我想我会很快去一次台湾,哪怕只有三五天,只是在普通的县城、村镇里随便转转,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同胞的生活。

1986年,台湾民进党成立,在此前的几十年里,一直是蒋氏的国民党掌握着台湾政权。当时的蒋二世蒋经国说“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拒绝了对民进党“反动分子”的镇压。后来,在1986年的10月10号,蒋经国指示修订法律,放开党禁,有人提醒他“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台湾人是幸运的,他们虽然遭遇到了蒋家两代的独夫统治,他们的幸运之处在于遇到了用强人政治结束强人政治的蒋经国。

1987年,台湾当局宣布“反攻大陆”无望,抛弃了一个坚持了几十年的无聊包袱,同年,开放大陆探亲。1988年,开放报禁和发禁。所谓发禁,就是中小学生的发型规定。

那个时代的对岸也有一个强人,他面对大学生的时候,做了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

在一党专政下几十年的台湾,开放了党禁报禁之后,20多年,“民主”就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提到民主可能有人会觉得虚幻,实实在在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土地上盖的房子,没有人敢去强拆;所谓的“人大代表”是需要客客气气的来跟你“拜票”,而不是你从来没见过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稀里糊涂的就“被代表”了;就是你可以不用担心要买什么样的牛奶才安全,要去哪买健康的奶粉给自己的孩子。

任何说“中国人(国情)不适合搞民主,搞普选,搞多党制”的言论,都是短视、愚昧、怯懦的,台湾人身上流着和我们一样的血,他们可以做到的,我们不可能做不到。

遗憾的是,我们已经没办法模仿台湾的路了,他们曾经有一个愿意结束独夫统治的独夫,而我们不再有一个能镇得住台面的强人了。靠强人政治结束强人政治这条路,在朝鲜也许还有机会行得通。也许,在很多官员眼中已经明白了某个道理,可是没有人有能力有勇气去承担这件事。

在西方游戏规则里,作为三权分立的第四权“媒体”,在中国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力量,网易、南方报业集团在做一些尝试,有程益中这样敢于说话敢于捅的报人,虽说影响到的民众是有限的。另外一方力量就是民众,通过启蒙让民众懂得自己应该有的权力,在被欺压时学会去反抗,这也许是本朝仅存的希望之火了。

捶地。

《我想去台湾》有3个想法

  1. o 我计划十一假期跟团去的,只是不知道届时会不会太多人~。 有朋友去年十一跟团走,说是也很好,不一定要自由行,当然,那是因为我不想操心而已^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